<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259章 仙剑下部发售
    杜子辕被这只幼女绕得头都晕了,忍不住伸手将她拦了下来:“我说,我又不是什么珍奇异兽,你这么使劲地在看什么啊?”

    “嘿嘿。”幼女露出了一个神秘微笑,然后踮着脚伸出了手,似乎是想要摸摸杜子辕的头。然而身高差摆在那儿,她并没有成功。

    这也使得她很气恼,对杜子辕道:“你蹲下,让我摸摸。”

    “才不要!”杜子辕见她行为举止那么奇怪,便不打算继续理她,转而对松子她们道,“我们去那边等着吧。”

    书店中,等着买下部的读者可不止他们几个,一个个全都领了号码牌坐在休闲区等候新一批漫画的到来。

    幼女没能摸到杜子辕的脑袋,显然很失望:“一点都不可爱。”不过她也没有追上去,只是和杜子辕他们一样,领了号码牌然后等着排队。

    一小时后,书来了,书店工作人员的效率很高,十几分钟便将书送到了每个顾客手中。买到了书,杜子辕便立刻拉着唐君昊他们要离开。刚才那一个小时,丝巾幼女一直盯着他,眼睛都没眨一下,令他如坐针毡。

    唐君昊要赶去皇宫,自然不会反对,松子姐妹趁刚才等书的时间出去逛了一圈也满足了。于是四人便离开了书店。

    丝巾幼女拿着漫画,并没有跟上,只是站在书店门口一直看着杜子辕他们离去。等到看不见杜子辕了,她又看了一眼远处一座高楼的屋顶上面。

    那儿,一个浑身被黑色斗篷覆盖的人站在瓦片上,正面朝着的方向正是杜子辕所在。她的手中还拿着一块石头,随着她的大拇指在石头上面抹过,石屑一点一点掉落,渐渐变成一个人的模样。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这石人与杜子辕十分相像。

    幼女侧着脑袋思考了一下,最终没有多管,而是拿着漫画蹦蹦跳跳地回家了。一路上,她又买了许许多多的零食,等到了家门口时,她手里的东西已经堆得完全把她给挡住了。

    不过这并不影响她行走,一路来到了卧室,她站在门口喊道:“娘娘,我回来啦。”

    房门自动打开,她走了进去,将手中的零食全部放下后便看到了那足以令神仙都倾倒的美人。此时,她正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幼女:“好慢呐,红线!你怎么那么久才回来?”

    “《仙剑奇侠传》下部脱销了,我排了很久的队才买到。”

    幼女正是随着月神一同下凡的红线。而眼前这个如同废人一样躺在地板上还跟红线耍脾气的绝世美女不是月神是谁?

    “是嘛?哎呀,那不管了,你先把漫画给我。”月神身上披着一条毯子,就露出一个脑袋在外面,此时索要漫画便伸出了一条光洁白嫩的手臂,不由得令人浮想联翩,毯子下面又是一幅什么样的光景呢?

    红线一边将漫画递了过去,一边劝道:“娘娘,您好歹穿一点衣服吧,这要是被人看到了就遭了。”

    “才不要,”月神嘟着嘴,“穿衣服太麻烦了,我现在这样多好,而且谁有本事看得到?”

    “孙大圣不是说过,天帝经常喜欢用玄光术偷看您吗?”

    “哦,那不用担心,韵儿上次戳了他一棍子,他得有一段时间用不了玄光术了,”月神一边翻开漫画,一边拿了一只炸鸡在嘴里吃,松脆的淀粉全都掉到了书上,她也不在乎,“红线,帮我把冬瓜茶拿过来。”

    “哦。”红线将刚买的一盅冬瓜茶捧了过去。

    月神也不接,只是伸着脑袋过来吸了一口,然后一脸嫌弃得吐了吐舌头:“没加糖。”

    “我马上加,”红线用元力摄来一把红糖加了进去,然后又搅了搅,“娘娘,现在好了。”

    月神又喝了一口,满意地咂咂嘴:“味道还行。”说完又继续啃着炸鸡看漫画去了。

    红线看着她这一如既往的废仙作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改是不可能改的了,这辈子都不可能改的,用强又没人打得过她,就只有靠红线在身边服侍这样,才能维持得了这个废仙的日常生活。

    ……

    《仙剑》下部一经发售,立刻就引起了读者们的疯抢,一些管理不严格的地方甚至出现了黄牛,价格翻了几十倍。上部的质量有目共睹,龙葵与景天的故事不知道骗了多少人的眼泪。现在,他们就想着看看徐承安与紫萱最终能不能走到一起。

    下部从雪见出走雷州开始,景天和唐雪见这对欢喜冤家也终于确定了自己对对方的心意,猪头与猪婆也渐渐从骂人的话变成了情人间的甜言蜜语,让单身读者猝不及防就吃了一嘴的狗粮。

    之后,夕瑶篇揭开了雪见的身世。读者们这才想起上部开篇时,的确留有雪见头发会莫名其妙疯长的伏笔,还有她不害怕云霆的雷击,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乃是神树果实的化身。她的容貌都是夕瑶给的。

    原本飞蓬和夕瑶是一对,但是转世之后,和景天走到一起的却成了雪见。无数读者们忍不住为夕瑶惋惜,这么好的一个仙女,怎么就这么凄惨呢?空白老师果然在下部也埋了催泪炸弹啊。

    之后景天临时恢复飞蓬的修为,决战重楼也是帅得一匹。不过徐承安却是由于心魔作祟,放走了邪剑仙,最后为了战胜邪剑仙,紫萱牺牲了自己。

    当然,她并没有真死。只是复活后并没有让徐承安知道,而是让他安心地出家接任蜀山掌门。

    这其中又有上代掌门清微在中间“作梗”,所以有不少读者都骂这老头碍事。

    “什么真正的爱就是放手!简直无耻!”

    “为什么掌门一定要出家呢!?顽固不化,死讲规矩,真是害苦了紫萱!”

    ……

    结局杜子辕改过,景天和雪见生活在渝州城,徐承安成就长生地仙担任蜀山掌门,而紫萱则是随着女儿的解封逐渐老去,最终变得白发苍苍。

    最后一页,杜子辕只是画了一个白发的背影,并没有给出正面。读者们虽然知道红颜已老,但心中留存的始终是紫萱最美的模样。这却是又平添了几分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