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257章 还有这种写法?
    《疯刀狂剑》诞生于小白文时代初期,虽然文笔不错,但故事情节大抵还是难逃那些固有的套路。

    无非就是一个废柴男主角,从小拜入修仙宗门却备受欺凌,上头还有个狂拽酷炫吊炸天的师兄。这个师兄各种欺负他,于是他努力修炼势要狠狠地打师兄的脸。然后男主角还有一个师妹,就算他是废柴也没有看不起他,对他非常好,总是给他送药。

    接下来就是主角和师兄抢师妹,师兄因为修为强大而获得了师妹父亲的青睐,于是主角和师妹决定私奔。半路上师兄杀出,杀死师妹,将主角打落山崖。

    根据掉崖定律,主角获得奇遇,出山后一路装逼打脸+收美女,最后打败堕入魔道的师兄。

    不过,这本书在写到主角出山装逼打脸收美女的途中就断了,原因是因为作者景艳昌在渡三尸神劫的时候没扛住,挂了。

    功德能加速修炼,能减轻劫数,但不能完全抵消劫数。三尸神劫凶险无比,小金在渡第一劫的时候都差点死掉,更不用说别人了。

    作者挂了,书自然就没法写下去了,这本书也就成为了后来许多人心中的遗憾。比起《兽神传》,这本书其实有点狗血,读者们把它评为经典名作更多是因为情怀。所以要怎么把它写得精彩,绝对是不小的难题。

    杜子辕见唐君昊这么说,忽然想起了梦中在知乎上看到的一个段子。便对他道:“反正你都已经放弃了,那干脆就写点有意思的东西出来吧,我给你几个点子怎么样?”

    七锋祭的作品必须得是自己原创才行,像八公子那种把别人的小说改一下措辞,然后东拼西凑成小说的自然不行,可如果只是听别人给几个意见还是没问题的。周不同他们的漫天花雨洒金钱就是例子。

    唐君昊当然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一三二人也并没有隐藏的意思。现在见杜子辕这么说,知道是他要给自己提点创意了。

    本来,以他的自尊心是不愿意接受这种赠与的,哪怕是自己的义兄。不过这次既然都已经输定了,而且杜子辕自己也说是写点有意思的东西,玩的成分比较大,那他自然是乐意奉陪的。

    “老大你有什么想法?”

    “其实很简单啊,这本《疯刀狂剑》不是标准的男性向意淫小说么,那你就把它写成女性向的,怎么样?”杜子辕裹着被子,就像是一根海苔卷一样,露出一个脑袋看着唐君昊。

    “女性向?什么意思?一男多女的小说还能改成一女多男不成?”唐君昊一头雾水。

    “唉!谁跟你说女性向小说只有一女多男了,不是还有男人和男人的腐文么?”

    唐君昊闻言一惊,连忙拉开自己和杜子辕的距离:“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难怪每次三妹喝醉了你都不会占她便宜,还一个劲地往我身上凑。”

    “日!臭小子你找死啊!劳资才不是基佬!”杜子辕怒了,“哥好心给你提意见,你特么地竟然怀疑我是弯的?!”

    “那你怎么解释你每次都往我这边靠?”

    “草!松子胸那么大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以为我乐意往你这边靠啊,我是被她挤过来的!”杜子辕不爽地说道,“你要不想听拉到,滚滚滚,赶紧滚!下次画个你和别的女人的春宫图然后送去给九公主!”

    “别!大哥我错了!”唐君昊立刻就给跪了,“小弟的终生幸福就掌握在您老人家手里啊,您可千万别给毁了!我以后要是娶不到媳妇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进宫当太监呗,性盛致灾割以永治,松子说的那首诗是这么念的吧,去了烦恼根,你就六根清净了,说不定还能研究出一门《葵花宝典》什么的神功。”

    唐君昊连忙又是恳求又是道歉,最后甚至许诺说要带杜子辕去诗河大保健。杜子辕当然是拒绝了,他可是第一次,怎么可以给诗河的那些小姐姐。

    不过看把他折腾地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杜子辕也就气消了。开始讲起了自己看过的那个段子。

    “他师兄不是经常欺负他么?男孩子欺负人往往都是希望引起对方的注意,就像是扯女孩子辫子什么的,你就写其实他师兄其实是喜欢他,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就只有整天欺负他。”

    “师兄喜欢师弟?噫——”

    “你还要不要听了?你以为我不恶心?”

    “好好好,您说,哥您继续,小弟给你斟茶了。”

    “我不要喝茶,去把我的卡布奇诺拿过来。”

    “是是是,给大哥递一杯卡、卡布……奇、诺?”

    “吸——嗯,那么我们继续,他师妹不是经常去看望他照顾他吗?你就写那其实是师兄授意的,因为他师兄很在意他,不过后来他和师妹好上了,师兄就受不了了,情商太低的师兄为了阻止两人结婚就去和师妹父亲提亲了,再之后杀死师妹将他打落悬崖也可以设计为失手,嗯,师兄堕入魔道的理由也可以设定为看到他死在自己眼前所以精神崩溃了,最后他杀死师兄以为自己成功报仇了,实际上却是师兄故意让了他一招,就是想死在他手上,成就他的英雄地位。”

    杜子辕一口气把那段子的大概意思说了一遍:“差不多就是这样吧,细节你可以自己去填充。”

    唐君昊捧着卡布奇诺,已经听傻了:“原来还有这种写法的吗?”

    “就是有这种写法。”杜子辕骄傲地仰起了头。只可惜他现在裹着被子,看上去就像是一条蚕宝宝抬头,完全没有任何威严可谈。

    “我算是知道为什么你能够连续两次获得功德了,你的怪物思路果然和我们不一样,”唐君昊由衷地感慨道,“梧桐叶老师真的是可怜,我差不多可以想象他当时心里有多绝望。”

    “滚蛋!我才不是怪物。”杜子辕翻了个白眼。

    唐君昊又道:“老大,你这创意是很有意思,不过小说的大纲都已经被你定下了,我都不知道这能不能算我自己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