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247章 笑倾城
    既然唐君昊都这么说了,杜子辕也就随他去了,反正小说也没写完,要画插图杜子辕也没什么灵感。

    又随便聊了几句,他就走了,唐君昊的时间很紧,他也不好打扰太久。

    十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很快,第二轮交稿的日子到了。

    十六个作家来到了审核现场,这一次主持人还是礼部尚书。另外,除了郭雍以外的三大嘉宾也都到场了。

    杜子辕发现风暮昭的脸色好像有些不对,似乎心事很重的样子。另一边被黑袍笼罩着的彦无双也有些奇怪,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杜子辕总感觉她一直在盯着自己。

    杜子辕也没多想,自顾自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第二轮的审核地点是一个露天剧院,半圆形的场地一共有25层阶梯,越靠上座位越多,一共可以容纳大约15000人。此时已经有1万人落座其中。

    为了这次七锋祭,七锋国特地从各个国家、各个行业、各个年龄段找来了8万人担当评委。第二轮每一组比赛都会从这8万人中随机挑1万出来,以保持审核的公正性。

    另外,3位嘉宾则各自拥有1张黄金选票,分值等同于500普通选票。她们就坐在1万观众的最前面。

    而十六个作家则是分坐在舞台的左右两边,轮到上场的两人需要上前坐到舞台正中央特制的高脚椅上等候结果。

    杜子辕是第一个上场的,所以一开始他就坐在了高脚椅上,接受着1万余人的视奸。说实话,感觉挺不自在的。

    在他的左边,体形是他两倍的梧桐叶倒是安然自若,两条腿还摆出了内八的姿势。

    杜子辕在这边吐槽,而台下,大家则都打开灵光玉,开始看起了两人的作品。

    “老大必胜!”唐君昊在后面小声地喊道。

    松子也是朝他挥了挥手。

    杜子辕转身朝两人笑了笑,并做了一个ok的手势。只可惜两人似乎并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事先抽签决定的顺序,先上的是梧桐叶的小说。杜子辕也拿起灵光玉看了起来。

    他写的故事叫做。

    虽然书名有个笑字,但是这个故事却是非常虐心。主角是一个从小被卖到妓坊的孩子,最初时她被各种欺负,同龄人见她瘦弱,总是抢她的饭吃,年长的“姐姐”因为害怕被她取代地位,所以总是打她、骂她,让她干各种重活,也不准她学唱歌、学跳舞、学诗画琴艺。甚至连龟公也总是对她毛手毛脚。

    直到后来,她在后院遇到了一个年老色衰的洗衣老婆子,那老婆子告诉她:“在这里哭是没有任何人会同情你的,想活下去、想爬上去,就笑,笑不出来也要笑,把一切都隐藏到笑容下面。”

    从那时候开始,她开始学着去笑对一切。有人抢她的饭,她不生气,反而笑着把饭递了过去,同时悄悄地在饭里加了泻药。那人最后由于干活没力,被活活打死了。

    龟公对她毛手毛脚,她也笑着,直到有一次,趁龟公完全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将他推下了楼梯。龟公撞到了客人,被打断双腿赶出妓坊。在龟公冻死前,她就在楼上看着街角的他慢慢死去,脸上一直笑着。

    唯有那个姐姐,她一直不是对手,她再怎么笑都会被对方一眼看穿,她的那点小心思对人家来说不过是儿戏。

    “小蹄子,你玩的这些都是老娘当年玩剩下的。”

    不过后来那个姐姐居然为了一个穷书生,拿出了所有积蓄赎身走了。临走前,将一支簪子交给了她。

    “为什么要跟他走?”

    “你不懂,等你哪天懂了,就把这簪子交给下一个吧。”

    姐姐笑着离开了,她成了新的花魁。

    她越来越红,追求者不绝如缕,其中身份显贵者不在少数。

    有人称,她的笑是天底下最美的笑,一笑可倾城。

    但是她越笑,心却越冷。

    直到后来,她爱上了一个人,一个偶然被王爷硬拉来喝花酒的将军。她决定了,她也要和姐姐一样,把簪子交给下一个人。

    小说的最后一幕,是她攒够了钱给自己赎身,临走前将簪子交给了另一个小姑娘,然后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赶往边疆。与此同时,一匹快马与她错身而过,带来的是边关被破将军殉国的战报。

    至此,整个故事就结束了。小说的前半部分详细描述了一个孱弱女孩是怎样在妓坊这种混乱之地存活下来的,笑是她的武器,比刀剑还要厉害的武器。

    后半部分她成为了花魁,但是笑容背后却是越来越大的空洞。直到那个将军出现,两个人只见过一面,话都没有说过几句,但她就是爱上了他。后面梧桐叶完全依靠着自己的笔力,将主角是怎样从开始的一点点想念转变到最终热切的爱恋表现得淋漓尽致。

    大段大段的独白,让人一点一点地看着她是怎么爱上他的。

    “那人真是奇怪,都来了这里,还脸红什么,跟个小孩子似的。”

    “他今天没来,是不会再来了吗?”

    “我看到他骑着马朝城外去了,是要出征了吗?他什么时候回来?”

    “一百天了,我想他也想了一百天,他不回来,那我可以去见他吗?”

    ……

    看完整个故事,杜子辕由衷地感慨,这梧桐叶明明是一个男人,怎么就能把女孩子的心理活动写得那么细腻呢?

    在看到最后将军战死之时,他心中也是一痛。主角这次去边疆,注定是找不到他了,那到时候她又笑给谁看呢?那倾城的笑容还会再出现吗?

    他环视了一圈,发现有好几个已经看完小说的人在那里抹眼泪,基本上都是女人。其中就包括无妄仙宗的端木杏。

    明明是以笑为主题,他却能让人哭出来,也真的是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