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242章 催泪
    “思雨,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吗?”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让谢思雨顿时一惊。

    她连忙转过身去:“风、风师姐,没事,我,我只是在看漫画,被里面的故事感动了。”

    “漫画?”风暮昭一听,立刻就想到了杜子辕,毕竟他可是漫画的创始人。那天杜子辕对她说的话让她一直很在意,“想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她对谢思雨道:“好了,准备准备,音乐项目第一轮的颁奖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她们四个嘉宾可不仅仅只是小说比赛的嘉宾,七锋祭的七个项目她们都要参与。当然,郭雍由于被小金打掉了一嘴的牙,已经没有脸出来见人了,不老峰也没有继续派人来的意思。

    “是!”谢思雨立刻跑回了自己房间补妆,刚才哭得太狠,脸上已经哭成花了。这次风暮昭带她出来,无非就是看中了她在唱功方面的天赋,想要将她培养成歌姬。深知功德好处的谢思雨自然不愿错过这种露脸的机会。

    只不过,她由于太心急,倒是把漫画书给落了下来。

    “这丫头。”风暮昭无奈地摇了摇头,正准备将漫画收好,忽然想起了她刚才说自己看漫画看到哭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漫画,能让她哭成那样。】好奇心促使下,风暮昭翻开了这本漫画。

    空白,这个名字她当然是知道的,说是目前浑天星最火热的小说家也不为过。当然,现在也可以称之为漫画家。

    有传言空白或许是一尊神仙,风暮昭对此不置可否,但不得不承认他的作品的确都非常出色。

    “仙剑奇侠传。”或许是身为剑修的缘故吧,看到居然是以剑为题的漫画,风暮昭便生起了一丝兴趣。

    ……

    “风师姐,我好了!抱歉让你久……等了,风师姐?”谢思雨补好了妆回来,却发现风暮昭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喊她也没反应,不由得大为不解。

    于是她转到了正面,结果却被吓了一跳:“哇!风师姐你怎么了!?”

    此时的风暮昭完全就和刚才的谢思雨一样,泪水不要钱地往外涌。虽然她脸上的妆很淡,但被泪水化开之后依旧十分夸张。

    “风师姐,我懂的我懂的,你快去补补妆吧,”谢思雨从她手中拿过已经翻到最后一页的漫画,道,“颁奖典礼真的快开始了。”

    虽然身为大宗门的嘉宾,像彦无双那样迟到也无所谓,但是她们蓬莱剑宗规矩最是刻板,在这种事情上她们向来是准时准点的。

    然而这一次,风暮昭却完全没有关心迟不迟到的问题,反而抓住谢思雨的手问道:“思雨,你说……这故事是真的吗?”

    “什么故事?你说这漫画?我觉得……半真半假吧,”谢思雨老实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既然说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那肯定有真实的地方,也会有改编的地方,这个真的不好说。”

    风暮昭又问:“那后面的呢?这漫画怎么到第11话就没了?后面的故事呢?”

    “这个是才发售的,下部要等15天后呢。”

    “15天……15天……”风暮昭嘴里念叨着,忽然抬头盯着谢思雨,“等下部发售的时候,你一定要记得提醒我。”

    她想要知道,徐承安和紫萱最后到底怎么样了!谢思雨地位低所以不清楚,但是她哪里认不出来,除了徐承安和穆承安长的一模一样,漫画里的紫萱也和前几天闯入锁剑崖的那个妖女一模一样啊!

    她现在总算明白杜子辕说的那些奇怪话是什么意思了,原来那要女不是想害穆承安,而是喜欢他!怪不得杜子辕一点也不担心,最后还让自己想清楚。如果漫画是真的,这两人真的有三世姻缘,那自己难道要在她们中间插上一脚吗?

    风暮昭内心很纠结,说到底,这漫画里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她也不清楚。所以她必须要将这个故事看完才行。

    “哦哦哦,好的。”谢思雨完全不知道风暮昭的想法,还以为她也成为了空白的粉丝呢。

    ……

    另一边,七锋国的皇宫内。

    “金兰姐,你眼睛怎么红了?谁欺负你了?”

    “别瞎猜了,去种你的花去。”宫女金兰赶走了新来的小花匠,然后悄悄拿出了一本《仙剑奇侠传》继续看了起来。

    她刚刚看到龙葵为龙阳跳铸剑池那里,这一段实在是太感人了。九公主就是看到这里,哭成了一个泪人儿,所以直接命人把七星落月老师给叫进了宫中。然后又把她和另外一个宫女丹若赶出了大殿,两个人也不知道在里面做些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还好她机灵,买书的时候多买了两本,此时她和丹若一人一本,正好可以看一看。

    结果这一看,她也就深陷了进去。仙剑系列多苦情,各种虐心虐得人是肝肠寸断。

    龙阳和龙葵的故事一过,之后又是紫萱和徐承安的三世苦恋。在看到第二世,紫萱抱着纪桓的尸体痛哭道:“秦曦南是你!纪桓也是你!都是你!我爱的从来都只有你一个!”这一下,金兰的眼泪终于又止不住了。

    “呜呜呜……山风老师太坏了,这是要把我的眼泪榨干吗?为什么要让紫萱和纪桓产生这种误会,明明已经有过一次痛苦了,为什么还要来第二次!”金兰今年才16岁,正是少女怀春的年岁,感情极为丰富。被这种故事一催,自然是哭得止都止不住了。

    “金兰姐!你又怎么了?为什么要哭啊!?”小花匠又跑了过来,想要安慰她,然而却不知她哭的理由,只能急得在原地不停打转。

    金兰抬头看向小花匠,这个脏兮兮的小花匠大概是她在宫里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了。她向他问道:“丁六,你说……紫萱最后能和徐承安在一起吗?”

    “啊?什么?”小花匠一脸懵逼,紫萱是谁?徐承安又是谁?

    “就是这个啊!”金兰晃了晃手中的《仙剑》,“你没看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