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240章 良心有点痛
    “这……好吧。”既然杜子辕都这么说了,孙萱儿也不好拒绝。

    她张开嘴,从体内逼出一枚金色的宝丹。这枚丹就直接悬浮在半空中,只需要伸手在下方虚托就行了。

    “给,直接让他吞服就行了。”她直接把金丹给了杜子辕,也不担心杜子辕会私吞。

    毕竟杜子辕可是得到孙天韵认同的人,他额头上那三根头发孙萱儿也是有感应的。从某种角度来算,说杜子辕是她的弟弟也不为过。

    倒是一旁的小金,眼睛直直地盯着金丹,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别流口水,”杜子辕拍了她一下,“别人家的东西我们不要,想要我们自己去弄,知道了么?”

    “哦。”小金乖乖地点了点头。虽然杜子辕的修为比她低那么多,但是他说什么她都会听,毕竟他可是自娘亲去世后第一个真心待她之人。嗯,除了偷吃冰箱里的东西以外。

    杜子辕又看了一眼孙萱儿:“好了好了,你赶紧走,我知道你厉害,但你要的是他的心,这又不是能硬抢的。”

    “哦,好吧……”孙萱儿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不过还是离开了锁剑崖。

    “穆兄!穆兄!”等孙萱儿走了以后,杜子辕喊了喊穆承安。只不过他现在封了五感,根本听不到。

    “这要怎么办呢?”杜子辕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也犯蠢了。【难道要在这里等到他自然醒?好麻烦啊!】

    “主人主人,”这时候小金忽然推了推他,然后指着他的头发道,“你可以问问韵儿阿姨。”

    “对哦!”杜子辕才反应过来,这碧落剑可是孙天韵炼制的,她或许会有什么办法。

    于是他立刻捏着自己刘海中的三根头发,心中默念:【阿姨,阿姨在吗?】

    【臭小子!再叫老娘阿姨信不信老娘用镇海盘龙柱堵住你的嘴!】脑海中果然传来了孙天韵的声音。

    【不信!话说你最近去哪里了?怎么出门那么久都不回来?】杜子辕翻了个白眼,这女人口硬心软,他是一点也不怕她。

    【怎么?想老娘了?唉……都怪老娘魅力太大,但是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你死心吧,不过你要是想当老娘的儿子倒是可以。】

    【你特么是白胡子么!】杜子辕稳了稳心神,不能和这个女人较真,较真就输了,【别扯了,我现在遇到点事情要你帮忙。】

    杜子辕将穆承安的情况跟孙天韵说了一遍。

    【嗨,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就这啊……你直接把剑拿下来不就行了?】

    【喂喂喂,那可是仙器唉,我一个养神境怎么去拿?】

    【老娘让你去拿你就去拿。】

    【那……好吧,我试试。】

    杜子辕看了看悬浮在半空中的碧落剑,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空着的右手,试着朝剑柄伸去。

    抓住了!

    没有任何反应!

    他接着一拉,直接就将剑给拿了下来。

    “我靠!这就行了!?”杜子辕觉得事情肯定不是这么简单,应该是孙天韵做了什么手脚没跟他说。

    不过算了,他也懒得问。

    他拿了碧落剑,穆承安封禁五感的仙法立刻断了,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杜兄,你怎么在这里?”他疑惑地看着杜子辕,然后立刻站起来挡在杜子辕身前,紧张地扫视四周,“那妖女呢?小心偷袭!”

    “偷什么袭啊,人家早就走了。”杜子辕好笑地推开他,这家伙也太实在了,第一反应居然不是自保而是挡在自己面前。

    “走了?”穆承安闻言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妖女不知道为什么修为大涨,师尊都被她打伤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你啊……刚刚醒来关心的全是别人吗?”杜子辕无奈地看着他,将碧落剑还了回去。

    “哦,谢谢,”穆承安接过碧落剑,道了声谢后又问道,“对了,你是怎么破开我的‘剑禁’的?”

    “不要在意那种细节,总之,嗯……你先闭上眼睛。”杜子辕才懒得解释那么麻烦的事情。

    “哦。”穆承安想也没想就真的闭上了眼睛。两人一同旅行了半个月,他对杜子辕的性格也有了相当的了解,对他还是十分信任的,不然也不会连自己的徒弟都送到杜子辕身边。

    “张嘴。”

    “啊……唔!!!”穆承安突然觉得嘴巴里被塞进了什么东西,直抵喉咙。他下意识地咽了一下,那东西就被他吞下去了。

    他忍不住睁开眼睛,捂着喉咙问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宝贝,”杜子辕神秘一笑,“总之对你有好处就是了,真是的,这种事情都要来找我,我简直成你们保姆了。”

    “我们?”

    “都说了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对了,你这禁闭还要关多久?”杜子辕问道。

    穆承安虽然对进入自己体内的东西有点不安,但还是回答道:“师尊的意思是让我在这里思过,什么时候想清楚自己错在哪里了就可以离开,倒也没有规定具体时间。”

    “那你想清楚了没?”

    “没有,”穆承安老实地摇了摇头,“要是再来一次,我肯定还是会去救你的。”

    “那不就行了,你既然已经想清楚了,还呆着这儿干什么。”杜子辕说着就要拉他离开。

    “不行,”穆承安却坚持地摇了摇头,“师尊既然说我错了,那我肯定就有地方错了,不想清楚我是不会离开的。”

    “你错就错在会错了你师傅的意思,”杜子辕道,“他当日真要是阻止你,你以为你还有命离开?”

    “这……”

    “他本来就是支持你的,只是蓬莱剑宗那么大一个宗门,总不可能就只有一个声音吧?他罚你来锁剑崖只是做给别人看的罢了,真要罚你,哪里会这么轻?我就不信你们蓬莱剑宗最严重的刑罚就是关锁剑崖。”

    “是……这样的吗?”穆承安如遭当头棒喝,一瞬间想通了很多东西,“原来师傅是这个意思!”

    “没错,他就是让你坚持自己,就算别人说你错了,只要你自己的本心如是,就不需要去改变,剑修嘛,宁直不弯,不然怎么承得起大道?”

    穆承安越听越入神,仿佛悟透了什么天地至理一般。

    杜子辕则是悄悄抹了一把汗:【妈耶,忽悠老实人,良心有点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