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235章 直径5厘米
    “小金。”杜子辕忽然喊了一声,远在别馆的小金瞬间来到了他的身边。

    “主人,有什么事吗?”

    “看到那边那个老头了没有,把他的牙全给我打了。”

    “好嘞!”小金应了一声,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直接冲到了郭雍面前,双手左右开弓啪啪啪啪啪一连打了十几个耳光。

    由于速度太快,所有人就见到一道金色幻影来到郭雍面前,然后又消失不见。与此同时,郭雍则肿成了猪头,一嘴的牙齿更是一个不剩全掉到了地上。

    “啊——啊——”他痛苦地倒在地上打滚,那模样看得大家头皮发麻。

    在场修为最高的是端木杏,她是知道杜子辕身边有一条劫境五爪金龙,所以并没有感到意外。风暮昭却是被吓了一跳,她好歹也是虚境高手,但是小金刚才的那一套让她觉得换做自己也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好强!这个山风到底是什么人?穆师弟结识这等人物,也不知是好是坏。】

    这一变故也是来得太过突然,谁也没有想到杜子辕会突然发难。对方可是不老峰的长老,哪怕修为再低,也是关乎着不老峰的颜面啊!这怎么说打就打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郭雍不是不老峰的人,他也是凝聚了功德金身的,杜子辕直接对他动用暴力,就不怕功德反噬吗?

    杜子辕当然不怕,他身上4000多的功德,杀了郭雍都扣不完,打掉他一嘴牙又如何?

    “由于你主动对功德值高于1000的‘郭雍’做出恶意行为,扣除功德值10。”

    看到系统提示,杜子辕笑了。才10点,看来打掉牙齿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要不要把他的舌头也给割了?】说实话,这家伙说的话实在让杜子辕讨厌。不过考虑了一会儿之后他还是没有让小金继续行动。因为他自己也不确定,这次只扣10点是不是和郭雍事先恶意针对他有关。

    不排除他第一次反击属于正当防卫,所以少扣点的可能。说不定他再让小金打郭雍就要扣几百功德了。

    杜子辕如此简单粗暴的行为也是让在场的一群“读书人”完全没有想到。梁羽星在一边都看傻了眼。

    这个圈子里,因为大家都有功德在身,平日里顶多爆发一下口角,没有谁会真的闹到见血的。杜子辕这一下绝对是打破了常识,让他们一时间根本难以接受。

    还是端木杏及时出面,对七锋国礼部尚书道:“我们只是嘉宾,不是裁判,郭长老刚才的行为属于越界了,得到惩罚也是理所应当,你们继续,不用管我们。”说完她便让人把郭雍给拖了下去。不老峰的人没了主心骨,根本不敢多说什么。

    “好……好吧。”既然端木杏都这么说了,尚书也不好再说什么。

    可是真的要把第一名颁给杜子辕吗?刚才的那一幕肯定通过灵光玉传出去了吧,不知道观众们会怎么想。

    事情也正如他预料的那样,杜子辕的暴力行为仿佛一颗核弹,直接引爆了网络。

    一时间,称赞他霸气的也有,讽刺他心虚的也有,双方争执不下,谁也说服不了对方。

    而就在这个时候,颁奖现场再次发生了变化。

    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了颁奖台上,从尚书手中拿过了奖品。

    与此同时,沙哑的声音响起:“我好歹也是嘉宾,一个奖都没颁可不成。”

    说着,她便将奖品递给了杜子辕。

    杜子辕看着眼前被黑色斗篷完全覆盖的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将奖品接了过来。

    “是彦无双!”

    “他怎么在这里?他不是缺席了吗?”

    “他这什么意思?认同了山风的第一名吗?”

    ……

    台下议论了起来,台上的端木杏、风暮昭也好奇地看着彦无双。心魔宗向来特立独行,这位彦无双长老更是神神秘秘的,连真实面貌都没人知晓。之前突然就离开了,现在又突然回来给杜子辕颁了个奖,这算是个怎么回事?

    “不能!不能把奖给他!”被驱逐出小说协会的八公子秦敬已经完全失了智,一想到自己即将被迫散去一身功德,他就疯了一般挣扎道,“他作弊!凭什么给他!你们都帮他作弊!”

    “你说他作弊?”彦无双看了他一眼,忽然一件东西从她的斗篷下飞了出来,落到地上之后瞬间涨大,成了一根三米来高的青铜柱子。柱子上篆刻着各种铭文,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炮心烙魂柱!”端木杏和风暮昭一眼就认出了这根柱子的来历。

    在场其他人听到这个名字时,也纷纷露出惊容。

    杜子辕朝小金问道:“什么是炮心烙魂柱?”

    “不知道唉,不过看起来好像冻米糖,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别吃!这是别人的,想吃我们自己去买。”杜子辕警告了她一句,接着直接用照魔镜看起了这根青铜柱子的虚实。

    云雾缭绕的圆镜升起,映照出了青铜柱的本来面目。这是一件中品灵器,里面布置有针对灵魂的阵法,至于具体效果如何就不是照魔镜能看出来的了。毕竟这个能力是用来找弱点的,不是鉴定术。

    还是他身边的彦无双为他解释道:“这炮心烙魂柱是我心魔宗的特制灵器,一共就只有九根,一个人只需要将手放在上面,然后说出违心之语,灵魂便会遭受极大的痛苦,堪比炮烙,只有说出实话才能减轻痛苦。”

    “就是测谎仪咯。”杜子辕明白地点了点头,也不用别人多说,径自走到了炮心烙魂柱的边上。

    只见他将手放到了上面,然后大声道:“我的丁丁直径5厘米!”

    炮心烙魂柱没有任何反应,杜子辕收回了手自言自语道:“看来是真的。”

    “谁让你说这个了!?”风暮昭哭笑不得,还好她及时捂住了宁寒露的耳朵。【宁师侄跟在这种人身边真的不要紧吗?会不会被带坏啊?】

    “刚才是验证一下它会不会误断,现在可以了。”杜子辕再次将手放在了柱子上,道:“《无常到》全部都是我一个人在比赛期间绘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