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226章地府
    七锋祭投票期间,作品的创作者都是隐藏的。所以大家就只能去猜测《无常到》到底是谁画的。

    杜子辕最先被提到。因为他是“漫画模式小说”的开创者,而且他的画比别人都要精美很多,几乎无法被复制,目前为止,只有一个“空白”是能够与他比肩的。当然,因为“空白”的名气比“山风”大,所以大家往往都会认为还是空白的比较厉害。

    只是,当有人爆出杜子辕第三天一早就退场了之后,大约有九成的人都觉得《无常到》不可能是他画的了。毕竟这可是200页的大工程,仅仅两天半的时间几乎不可能完成。(念写笔目前只是在部分地区做市场调查,还没有普及。)

    所以《无常到》的作者必然是一个有强大修为的作者日以继夜赶出来的,甚至于还有猜测这是某个国家好几个作者共同创作的。后一种猜测也是得到了不少的支持,毕竟如此神作,只是出于一人之手的话还是有点太惊世骇俗了。

    除开杜子辕,第二个被提及的自然就是七星落月了。毕竟这次100个作者当中名气最大的就是他了。在此之前,七星落月也曾经创作过一部漫画作品,画风虽然和《无常到》有点区别,但还是无法否认他有那个作画实力。

    而且七锋国这次有好几个作家在比赛时间到了之后被强行拉出大楼,很明显是没有写完作品。所以自然而然地就有人怀疑他们是因为帮七星落月的忙才会导致延误时间的。

    这个猜测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可,是网络上最主流的观点。毕竟如果是曾经上过封神榜的作者,那么快获得功德嘉奖就可以理解了。

    不过争议还是很大,其他98个作者也都不是什么简单人物,所以大家的猜测也是五花八门,猜狂少的也有,猜君日天的也有。在真正公布之前,谁也说服不了谁。

    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个作者是真的强,《无常到》是真的好看。

    排行榜上,第一名和后面的作品差距越拉越大,几乎完全成为了两个世界的存在。前第2名到第10名还偶有变动,但是第一名的票数简直多到令人绝望。

    到底是谁?画出这部神作的作者到底是谁?

    是单人?还是团队?

    是七星落月?还是其他什么人?

    这一切都将在第十天投票结束的那一刻揭晓。

    ……

    相比于众说纷纭的浑天星,地府却是早已知道了《无常到》的作者是谁。

    事情还要倒退回几天前说起。

    地府隶属于天庭,却是一个最特别的部门,因为这里掌管着六道轮回,主宰着大千世界所有生灵的生死轮回。能够成为地府之主,承担起如此重任者,实力必然非同小可。

    阎王一直都是非常神秘的存在,极少在外界露面。下等的鬼差鬼将几千年都不一定能见到阎王一次,地府的诸多事宜一直都是判官、鬼王、孟婆三位二等天仙在处理。

    不过也正因如此,散仙们反而更加觉得阎王高深莫测,深信只有到了危急关头阎王才会出来一举定乾坤。

    然而……事实真是如此吗?

    “不想去见他啊,”判官一脸地不情愿,“每次看到他那张脸都想狠狠地踩上一脚,还有他抠鼻子那样子,真想把他的鼻毛全给拔光!”

    “你当老子不想踩啊?!”鬼王被一套阴气森森的铠甲覆盖,看不清容貌。粗犷的声音从铠甲内部传来:“当年老子替他挨揍的时候,那混蛋居然还帮忙按住老子双手,真应该一斧子阉了他的!”

    “那你们倒是去踩啊!老娘也可以帮你们按住他双手的!”成熟妩媚的孟婆鄙夷道,“这都多少年了,老娘光听你们两个在这里bb,也没见你们真动手过。”

    “这……”判官顿时一脸尴尬。

    鬼王直接一摊手:“关键是打不过他啊。”

    “啧,真是派不上用场。”孟婆抱怨道。

    “你说得倒是轻松,你不也是没赢过他么?每次还不是‘好哥哥饶命’。”判官小声地嘀咕道。

    只是再小声,大家都是神仙,还离得这么近,自然全都被听得一清二楚。

    鬼王立刻用手肘戳了戳判官:“喂,你把心里话说出来啦。”

    “什么!”判官顿时一惊,然后就看到孟婆那张越来越黑的脸。他心里咯噔一声:“那个……我能狡辩,不对,是解释一下吗?”

    “不能!”孟婆咬牙切齿地拿出自己的九阴子母环,“臭吊丝,又特么偷听老娘墙角!老娘今天跟你拼了!”

    “别,别啊!姐我错了还不行吗姐……别打脸,啊——”

    狠狠地揍了判官一顿,孟婆这才舒爽地回到了轮回通道前的奈何桥边。奈何桥是一座空间无限大的神桥,所有等待投胎的鬼魂都在上面排队。

    她化作一个老妪,推着一辆小推车就上了奈何桥:“酒水饮料孟婆汤,花生鸡爪鸭脖子啦…来,那个鬼,把脚收一下。”

    另一边,鬼王从地上撕起一片薄薄的“物体”抖了抖,然后放到下风口经风这么一吹,这“物体”很快便鼓了起来,最终变成了判官的模样。不过此时的判官眼耳口鼻都有些错位,于是鬼王又扇了他几个耳光,将五官都打回了原来的位置。

    “嘶——你就不能轻点?”判官揉着自己的面孔抱怨道。

    “那你下次自己弄。”鬼王不爽地说道。

    “好好好好好,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还不行么?”判官连连赔罪。

    鬼王也不跟他计较,只是道:“我说你这听墙角的坏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改?不然你迟早被她给揍死,人家都老夫老妻了,那点事情有什么好偷听的。”

    判官却道:“你不懂……这两个狗男女明明都喜欢彼此,但偏偏就是不肯承认,几万年了都还是一见面就吵架,吵得上头了就打,打到一半就滚到床上去了,完事之后还是一幅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这么有趣的事情,我就算偷听个一亿万年都不会腻啊,哈哈,嘶——疼疼疼疼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