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205章 浮觞饮
    是的,一个看上去很酷很拽的男人,手上托着一大盘炸酱面。他坐下后,从衣襟里取出了一个瓶子,然后开始往炸酱面上面倒。

    杜子辕瞥了一眼,发现那应该是一瓶辣椒酱,隔着一张长椅的距离他都能闻到辣味。而这位冷面男神却脸色从容地将之洒满了整盘的炸酱面,直到瓶子彻底从红色变成透明,而炸酱面则是完全被辣椒酱覆盖他才停手。

    他随手将瓶子一放,从怀里又取出一双象牙筷搅了搅那不知是辣椒酱还是炸酱面的物体,准备开始吃。一旁的文弱书生则是看得心惊胆颤,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看了看杜子辕,又看了看新来的,感觉如坐针毡。

    一个吃什么都往外吐,一个拿辣椒酱当饭吃,这世界是怎么了?咦?难道是我自己太奇怪了吗?

    就在冷面男神张嘴准备吃的时候,一个声音却打断了他。

    “哟,堂堂大作家‘浮觞饮’怎么在这么个阴暗角落里呆着啊?”语调中调侃的味道十分明显。

    杜子辕看了一眼,发现走过来了几个作家,他们中有大半是中年模样,也有几个看上去比较年轻。功德有助于修行,所以有功德加身的作者修练起来会比一般人快很多。

    能来参加七锋祭的人,不免有身怀不俗修为的,所以看起来年轻的并不一定真就年纪小。当然,资质这个东西是天生的,有些修炼废柴就算加速100倍,0还是0。所以那种驻颜老怪的占比并不算高。

    嘲讽浮觞饮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杜子辕并不认识他,不过站在他身边那个人倒是有些眼熟。

    【我认识他吗?为什么这么瞪着我?干眼症?……哦!想起来了,这货不是昨天晚上被松子气晕过去的那个煞笔么?】杜子辕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这家伙是谁,实在是没怎么关注他,所以想起来也费劲。

    面对嘲讽,冷面男神浮觞饮只是冷冷地瞥了那人一眼,用和表情一样冰冷的低音炮说道:“滚!别打扰我吃面。”

    “你……”被当面说“滚”,是个人都会生气,更别说那人本来就和浮觞饮不对付。但是他却也无可奈何。

    大家都有功德在身,谁敢先动手?连杜子辕那种损人名誉的事情都会被反噬,天道根本就不会给人钻空子。更别说他还不一定打得过人家。骂回去吗?他又不是市井泼妇。

    当然,也不是说什么都做不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虽然无漏,但却不严,一些事情只要不是太过倒也不需要如履薄冰。就比如刚才那个“滚”字,浮觞饮便没有受到反噬。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天道只管“刑事案件”,程度不够的“民事纠纷”它往往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这种规则,千万年来大家早就摸索清楚了。

    于是那被浮觞饮骂的男作家也不计较,反而继续道:“等会儿七锋国的九公主将会光临交流会,九公主最喜欢文学,各国都在准备献上一部作品给她作为礼物,你身为武国的皇子,难道不应该有点表示吗?”

    【九公主?礼物?武国皇子?这信息量还挺大的。】杜子辕发现这家伙短短一句话居然透露出了不少信息。

    他可没听说过送礼这事,估计唐君昊和松子也不知道。毕竟唐君昊是七锋国人,不需要准备礼物,松子更是和杜子辕一样才知道有交流会。

    【我也要准备吗?】杜子辕想道。傲岚国现在就他一个在这边,要是其他国家都送了,就他们没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影响。

    想到这里,他便拿出传讯牌打算问问裴明央的意见。

    而与此同时,浮觞饮对于男作家的揶揄无动于衷:“我有没有表示干你何事?‘滚’都听不懂,古易人果然都有畜牲的血脉。”

    “放肆!”被骂的男作家气极,但是又放不下架子去和浮觞饮对撕,因为那样他自己的形象也不好看。一个“放肆”憋到最后也没憋出后续来,他只能悻悻地转身离开,同时留下狠话:“我就看你到时候还笑不笑得出来!”

    他这么说当然是有理由的,他事先就做了小动作,武国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有献礼这回事。也就是说浮觞饮现在只能临时抱佛脚,这样写出来的小说质量必然不佳。

    武国和古易国自古以来就有仇怨,两国之间战事不断。近80年军事战争虽然有所减少,但其他方面却愈演愈烈。就比如说文化,两国的歌手、小说家、乐师等等都会相互较劲,故意一起参加某些活动争夺奖励的事情层出不穷,有的还会公然和敌国明星撕逼,爆人家黑料。

    此外还有经济方面的封锁什么的。总之就是不死不休。

    而七锋国一直是中立的存在,这两国要是哪一方能够获得七锋国更多的青睐,必然能够在争斗中占据上风。所以这次献礼也无异于一次小小的国家之间的斗争。

    七锋国九公主和太子乃是一母同胞,母家背景强大不说,本身也十分受宠。七锋国皇帝甚至为她拒绝了不少宗门的联姻请求,这在皇室中绝对是十分罕见的。所以她在皇帝面前影响力可一点也不小,能够获得她的好感绝非无用。

    对于古易国作家的威胁,浮觞饮却始终无动于衷,还是自顾自地吃起了炸酱面。好像九公主什么的完全不被他放在眼里一般。

    杜子辕正准备和裴明央联系,忽然发现远处有人对自己指指点点,正是昨天被松子气晕过去的那个家伙。看他那一脸猥琐相就知道他没安好心,果不其然,也不知他说了什么,原先针对浮觞饮的小群体在看杜子辕时眼神也变得有些不善。

    “呵呵,这群二愣子。”杜子辕懒得理会,直接联系上了裴明央。

    当他把事情的具体情况说明了之后,裴明央问道:“你行吗?就这么点时间,要不然就别参与了吧,反正我们正式的大队还没到,到时候再补也不算失礼。”

    “擦!你这问题让我怎么回答?”

    浮觞饮:我,腐上瘾,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