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187章 龙嚼牡丹(为盟主“ 有基佬开硪裤链”加更5/6)
    【我靠!又来这套!】杜子辕看到心拓术的属性时,原本坚定的心开始动摇了。

    他本来以为自己只能改修武道之后就与“意念成像”无缘了,谁晓得这时候居然跳出来一个心拓术!两者的功能大同小异,只不过一个仙法,一个武技,杜子辕有很大可能无法满足前者的兑换资格,后者却正好适合他。

    他如今已经获得了躲避灾劫的神通“七十二变”,武仙之路不说畅通无阻难度也已经小了很多。还有孙天韵的指导,区区御空天境对他而言并不算难。

    这可是咸鱼王必备的终极神技,若是有了它的话,杜子辕以后画漫画就不用废那么大功夫了。

    【这系统真是奸诈,明明说了可以自由选择,但每次都摆出这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奖励,太过分了。】杜子辕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选择了接取。

    过了这村可能就没这店了,心拓术必须要完成支线任务才能上架,不然有钱也没地方买。至于让他去跟别人学?天晓得谁会这种武技?而且从头开始学一门武技太麻烦了,远不如系统直接提升到大成方便。

    “也罢,不就是出门么,”杜子辕看向皇帝,“参加七锋祭包食宿吧?”

    “当然!”皇帝虽然不知道杜子辕为什么突然就转性了,但他愿意参加七锋祭绝对是天大的好事,连忙答应,“参加七锋祭的各位老师都是在为国争光,我们自然会提供最好的后勤服务。”

    “那行吧,算我一个,什么时候出发?”杜子辕问道。

    “三天后,正好云曼也要在那天去往七锋国,虽然婚礼还有很久,但按照礼节她得提前去那边准备。”皇帝如是说道。

    杜子辕挠挠头:“这完全是浪费人力资源嘛,反正到时候几个人出去的,依旧会是几个人回来的。”

    “山风老师有信心是最好的,”皇帝笑道,“朕也很希望我国能诞生一位锋王。”

    之后他又鼓励了一下王知秋和周不同,几人便告退了。出御书房时,周不同眼中充满了斗志。

    裴明央向杜子辕道谢:“山风老师,这次真的是太感谢你了。”他还以为杜子辕是为了帮助他和云曼公主才参加七锋祭的呢。

    “想报答我就女装啊。”杜子辕坏笑道。他这次固然是为了心拓术才接下的支线任务,但未尝没有帮助裴明央的意思。这两者叠加,才组成了足够推动他参加七锋祭的动力。

    裴明央听到他这么说,连忙后撤出去十几步,捂住领子使劲地摇头:“不可能!我绝对不会再穿那种羞耻的东西了!”

    自从他因为跳极乐净土火了之后,就经常有人在各个论坛催他女装,甚至于还有一帮闲得无聊的死宅组成了他的粉丝团,到处宣传他的女装形态。这简直就像是噩梦一样,裴明央之前从没想过自己只不过是穿一次女装后果竟然会有那么严重,真的是追悔莫及。

    杜子辕见他这幅反应,也是露出了愉悦的笑容。他也不是非要逼裴明央女装,他真正感兴趣的不是女装,而是裴明央那充满了纠结的表情啊。

    几人出宫的路上正好经过御花园,小金就在那里。杜子辕找到她时,她正拿着一朵牡丹花在那里笑着。

    “好美。”周不同感慨道。他身为一个画家,对画面还是十分敏感的。此时小金站在御花园中央,周围是各式各样的珍稀花卉,搭配上她的颜值以及那纯真的笑容,绝对是一幅令人惊艳的美人嗅花图。他顿时有了想要将之画下来的冲动。

    然而,同样作为画家的另一个人却不这么想。

    “我靠!别!”杜子辕还没来得及阻止,就见小金张开嘴一口将手上的牡丹花给吃了下去,并开始不停地咀嚼。

    一瞬间,画面崩坏,周不同只觉得胸口一闷,有一种想吐血的冲动。

    “这……这是什么套路?”他一脸懵逼。画风变得太过突兀,他就像是遇到了急转弯却没系安全带的乘客一样,被狠狠地甩到了车窗上。好好的一个女神,怎么一下就变成女神经了?

    “呸!”小金在嚼了几口之后又嫌弃地将牡丹吐了出来,“真难吃。”

    “难吃你就别吃啊!”杜子辕走过去,使劲敲了敲她的脑壳。

    “可是我又没吃过,怎么知道它好不好吃啊?”小金一脸无辜地说道。

    “总而言之,别什么东西都往嘴里放。”杜子辕也是拿她没办法,连忙牵着她往外走,再下去他怕她把整个御花园的花都给吃了。刚才他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很多光秃秃的花杆子,显然遭殃的花朵远不止一朵牡丹。

    “那我饿了嘛。”任由杜子辕拉着自己走去,小金可怜兮兮地说道。

    杜子辕闻言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一天24个小时,你哪个时间肚子是不饿的?睡着了都能把地板给咬穿,下次真该把你的牙给拔光。”

    “别。”小金连忙捂住嘴,生怕杜子辕拔了她那一嘴的龙牙,“我,我只是在长身体,所以需要磨牙而已。”

    “你是仓鼠么?!”杜子辕瞧了瞧她那快把女仆装撑破的胸脯,心道:【长身体?你骗鬼呢!?】

    两人就这么自顾自地向前走去,裴明央四人则是在后面看着。

    “山风老师真乃神人也,面对龙尊也能如此自然相处,叫人好生羡慕。”周不同故意咬文嚼字,想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更有水平一些。只可惜效果并不算好。

    裴明央瞥了他一眼,道:“羡慕他有女仆吗?你说你这话要是被雨妃听到了会怎样?”

    “别,别啊,”周不同瞬间就萎了,“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你不能这么污我清誉的。”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裴明央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一旁的老五见状心中一惊:【公子这是和山风老师呆久了,也学会了他的那一套么?】

    周不同只好连连讨饶,直到出了皇宫时,已然和裴明央签下了许多不平等条约。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裴明央或许真的已经学坏了……而这一切自然都是杜子辕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