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165章 腿上有个“正”(上架爆更15/30)
    “证据?”孙萱儿想了想,“你想要什么样的证据?”

    “我问你,她平常有什么小习惯没有?”杜子辕忽然问道。

    孙萱儿想了想,道:“她想事情的时候会下意识地挠胸算不算?”

    “她为什么会养成这个习惯的?”

    “因为她曾经一度坚信胸大无脑,所以每次想事情的时候都会下意识挠挠胸,生怕大脑太活跃了把胸害小了。”

    “咦,居然是这样吗?”杜子辕下意识地说道,不过很快就继续问道,“那她习惯用哪只手挠胸?”

    “右手,而且她只用中指和无名指。”孙萱儿几乎都是秒答,显然对孙天韵是真的了解。杜子辕也差不多相信她了。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她的大腿内侧一共有几颗痣?除了痣以外还有什么?”

    孙天韵喜欢穿短裙,偏偏坐姿还特爷们儿,杜子辕都看到她大腿内侧不知道多少次了。不过这道题是他用来诈孙萱儿的,他想看看孙萱儿是不是真是孙天韵的女儿。

    “痣的话,只有一颗,在左腿,除了那颗痣,应该再没有别的什么了才对。”

    “错!”杜子辕却摇了摇头,“除了那颗痣,她的左腿内侧还有一个字,一个‘正’字!”

    “不可能!我怎么不知道?”孙萱儿否认道,她觉得杜子辕就是在诓她。

    然而,杜子辕却道:“这事千真万确,因为那个‘正’字是我写上去的。”那天孙天韵被风油精祸害得浑身乏力,杜子辕便趁机写了个“正”上去,并留了影像作为以后“威胁”她的资本。

    “你居然!”孙萱儿眼睛瞪得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杜子辕。

    这也能理解,换了谁突然听人说“我在你妈腿上写了个正”估计都会懵逼的。

    好在孙萱儿毕竟是心魔教的大高手,对于情绪调控这一块自然是精擅无比。因为孙天韵与她来说太过重要,才会被杜子辕影响了心态,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她反而道:“这么说,您是真的认识家慈的咯?”

    杜子辕见她得意,便反问道:“你说你是她的女儿,那么为什么她不去主动找你呢?你觉得是因为找不到吗?”

    孙萱儿一时语塞,的确,孙天韵被月神镇压的事情,她虽然还未成仙,但多少还是有一些了解。如今她已然获得自由,却从未回去找过心梦天宗以前的伙伴,这让她十分难受。难道她真的要抛弃大家了吗?

    见孙萱儿不说话,杜子辕便道:“以她的本事,想见你们随时都可以见,既然她不见你们,你有何必强求?”

    孙萱儿却咬着下嘴唇,使劲地摇了摇头:“不行,我一定要找到她,然后当面跟她问清楚那件事。”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但我想那个答案你心里应该已经有了才对。”杜子辕这可不是在说空话。而是刚才孙萱儿由于一系列的变故,似乎忘记了再控制面部肌肉,以至于杜子辕很轻易地看出了她在说谎。她要的不是答案,而是一个向孙天韵发泄的机会。

    孙萱儿闻言呆住了,过了一会儿她才苦笑道:“和您面对面压力真大。”

    “那么,你还有什么事吗?”杜子辕这是要送客了。杜子辕家已经住满,宁寒露那边肯定不会让她去,总不至于让她去林玉颦家吧?

    “真的不能让我见她一面吗?”孙萱儿恳求道。

    杜子辕想了想,道:“你们自己的家事我管不着,我顶多帮你问一句。”说着,他走进了自己的画室,并且打开了隔音功能。

    杜子辕伸手在刘海上摸了摸,找到了一根触感冰凉的头发,轻轻地拉了三下:“喂,听得到吗?”

    这根头发是孙天韵的,她将之拔下来接到了杜子辕头发上,为的就是让杜子辕可以随时联系到她,并且在他遇到危险的时候还能隔空保护他。

    杜子辕耳中很快就传来了孙天韵的声音:“找老娘什么事啊?”听语气好像有点不高兴,呼吸也有些急促,也许是在做什么的途中被杜子辕打断了吧。

    “我这里来了个找妈妈的小蝌蚪,说是你的种。”

    “胡说!老娘这辈子就没被男人上过!哪里来的女儿?”孙天韵气急败坏地说道。

    “可是她对你很了解啊,连你用哪两根手指挠胸都知道,你再仔细想想,是不是哪天睡着了没注意,被人偷偷地那个了。”

    “不可能!你当老娘是猪啊?不过等会儿……亲生女儿是没有,不过老娘好像还真有一个干女儿。”

    杜子辕连忙道:“叫什么名字?”

    “嗯……嗯……被镇压了太久,记不清了。”

    “我靠,有你这么当妈的吗?我要是有你这种妈,绝对会和你断绝母子关系!”这下杜子辕反而有点替孙萱儿打抱不平了,这种干妈还不如老干妈呢,后者至少还能下饭。

    “话别说得那么死……对了,她叫什么来着?”

    “孙萱儿。”

    “对对对对对,就是这个名,还是老娘给起的呢!”孙天韵大笑道,一点也没有为自己忘记干女儿的名字而感到羞愧。

    杜子辕也是接受了“天上神仙都不靠谱”的设定,连吐槽都懒得了。直接问道:“她现在想见你,你见不见?”

    “不见不见,这有什么好见的?万一她问我要这500年来欠下的抚养费怎么办?”

    “那好,我会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转告给她的。”

    “唉唉唉,别啊,小子!你拆老娘的台是吧?”孙天韵连忙阻止了他。

    杜子辕一脸无辜:“没有啊,你哪根脑筋认为我在拆你台的?”

    “嗯……总而言之,你随便找个理由打发走她就好了,她要有什么要求你就尽量满足她,到时候老娘一并给你补上。”

    杜子辕闻言冷笑:“你这是想让我先帮你垫着么?不存在的。”他可懒得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别啊!”孙天韵立刻道,“我跟你说,我现在可是在天庭给你拉客户呢!到时候保准你功德拿到手软!”

    杜子辕听到这话的第一反应便是:她这是要当我的经纪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