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116章 我怎么感觉你更加过分?
    孙天韵的一句话瞬间让小金缩了回去,捂着自己的躲到了杜子辕身后:“我,我不好吃的!”

    “啧啧,你没试过怎么知道呢?我跟你说,黄鳝的用途可多了,补气养血、滋补肝肾,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拿来……呃,总之很补就对了。”孙天韵朝着小金坏笑道。

    小金也很配合地瑟瑟发抖,杜子辕没好气地朝孙天韵道:“你吓她干什么,她都已经是个智障了,再吓也不会变得更糟糕的。”

    “我不是笨蛋!”小金虽然还在发抖,但依旧抗议道。

    “是么?”杜子辕呵呵一笑,随手兑换出一只菠萝包朝门外丢了出去。

    “嗷呜!”小金瞬间扑了出去,在半空中就叼住了菠萝包,几口就将之吞入腹中。吃完后,她一脸期待的看着杜子辕,似乎在等着下一个菠萝包。

    “没了。”

    “呜……”

    孙天韵看着这一主一仆,咂舌道:“你还说我,我怎么感觉你更加过分?”

    “有么?”杜子辕毫无自觉,“你还要不要我画漫画了?接着说啊。”

    “哦哦哦,我刚才说到哪儿了?”

    “你说到你抢了镇海盘龙柱,然后一戟把小金砸成了智障。”

    “哦!对,是这里,然后我拿了棒棒不是就回家了嘛,谁晓得那老黄鳝居然那么没肚量,被老娘打了之后就去天庭告状了,正好天庭也有规定,除了几个他们规定的地仙,其他人一旦渡过劫境就必须离开浑天星,所以就派了一个神仙来找我。”

    “那个大块头叫什么名字我忘了,总之就是很臭屁的一个家伙,被老娘一脚就给踹飞了,天庭知道了之后就让小莲来抓我,小莲跟龙族不是不对付么,所以她虽然来了,但也没跟我打起来,我俩反而还成了好姐妹。”

    “她回去之后说她打不过我,天庭这下再不敢来硬的了,就派了那个谁,那只金乌鸦,哦对,太阳星君,让他来劝老娘去天庭当天仙。”

    “老娘当年也真是单纯,他是怎么说的来着?‘我看这种局面还看不懂么?你那么牛批,一棍子能挑翻斗神,上天之后肯定能捞个大官’,老娘真是信了他那只乌鸦嘴的邪!”

    “怎么了?上天之后他们让你去养马么?”杜子辕连忙问道。

    “养马?他们怎么会让我去养马?”孙天韵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们让老娘先当了个巡逻天将,三等天仙,我那时候想啊,三总比一多吧,那什么太阳星君也才一等,我有三等,哎嘿,还挺不错的。”

    说到这里,她猛地一拍大腿:“可谁特么也没告诉老娘这仙位是倒着排的啊!三等天仙居然是最小的!老娘那个气的啊,就跑到御马监把那些天马的小丁丁全给割了,然后带回家给徒弟们补一补。”

    “哇,要不要这么凶残?”杜子辕顿觉胯下一凉。

    “哼,老娘才不管那么多呢,”孙天韵赌气道,“谁让他们欺负我的,我就是要这么干,气死他们。”

    【呃,女人生气起来真是可怕,还是我家颦颦好,从来不生气。】杜子辕默默想道。

    孙天韵缓了口气:“接着说,我不是又逃回来了么,这次他们干脆就派了武神来抓我,还别说,那武神还真挺厉害的,老娘从来没碰到过那么能打的,后来我俩打得实在难分难解,就干脆罢手,商量着再这样打下去也不是个事,要不然石头剪刀布得了。”

    “喂喂喂,等一下等一下,”杜子辕听到这里忍不住了,打断道,“你们都是神仙吧,要不要这么随便啊?”

    “不行么?我反正觉得还可以啊,所以就答应武神咯,结果武神出了石头,我出了剪刀,我既然输了也愿赌服输,按照事先的约定跳进了太上星君的八相炼天炉中,嘿嘿,那些人肯定没想到我是故意输的。”

    “故意?”

    “是啊,我那时候功法还差最后一点才修炼完成,正好需要八相炼天炉中的两仪金晶焰,就诓了武神一把,不过那炉里面是真的恐怖,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进去第二次了。”孙天韵现在说起来还有点后怕的样子,看来那次的事情远没有她说的这么轻描淡写。

    “后来我找了个机会悄悄从炉子里溜了出来,正巧溜到蟠桃园,就顺手摘了几个桃子吃吃,结果没想到另外还有一个家伙也跟我一样去偷桃子吃,我觉得他肯定也是跟我一样是很讨厌天庭的,就跟他聊了起来,聊着聊着就觉得还挺聊得来的,唉,我那时真的是瞎了眼。”

    “怎么说?那偷桃子的是谁?”

    “这个等会儿再说,反正我们俩的关系已经好到可以烧黄纸结拜的地步了,后来他说要带我去看美女洗澡,那我肯定答应啊,我最喜欢美女了,他就带着我往月神殿去了,到了那里,我们还没看到洗澡的美女呢就被月神给揍了一顿。”

    “月神那么厉害?连你都打不过?”

    “话不能这么说,”孙天韵强调道,“最主要是心虚你知道么,老娘当年脸皮子是很薄的,偷窥被抓住就很丢脸了,关键我们家月神宝贝是真的美,第一眼看到她老娘就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她了,那她要打我,我肯定是不能还手的呀。”

    【我去!还真是个百合啊。】杜子辕没想到自己之前随便吐的一个槽居然成真了。

    孙天韵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继续道:“后来,我们两个就经常去月神殿跟月神交流交流感情,兄弟嘛,我们俩都知道对方的心思,所以约好公平竞争,谁晓得他竟然那么无耻!老娘把他当兄弟,他特么居然想着连月神带老娘一起收,这你说气不气?”

    “我靠,真卑鄙!”杜子辕跟着骂了一句,但很快反应了过来,“等一下,你说的不会是天帝吧?”他之前就好像听孙天韵说过类似的话。

    “就是他。”

    这天帝……还敢更不靠谱点么?带着一个女人去看另一个女人洗澡,他的脑回路是怎么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