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115章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杜子辕所喝液体的名字
    对于杜子辕的埋怨,穆承安很是认真地道:“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知道会让人担心下次就别做了,”杜子辕道,“你大伤初愈,我让颦颦给你做点补身体的东西。”

    穆承安连忙摆手:“不用不用,我感觉现在并无大碍,倒不如说充满了活力。”

    “那是当然,两条青龙的精血啊,”杜子辕仔细看了看他,想要找找有没有龙角龙鳞长出来,“话说你身上的伤是哪里来的?”

    穆承安闻言脸色一黯,但还是老实道:“龙族早已和我宗有过协议,今日之事蓬莱剑宗是绝对不能插手的,但是承安执意要来,师尊便提出只要能承受他一剑便可任承安自由行动。”

    “你师傅什么修为?”

    “十年前,师尊便已渡过死劫。”

    “那就是和小金一样的生劫境咯,你那时还只是星天位吧,扛一个生劫剑尊的一剑,脑子出问题了吧!?”杜子辕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才好了。都说剑修性格宁折不弯,但他似乎连脑筋也不会转弯了。

    剑修的攻击力爆表在整个仙界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就算是太乙劫境的强者也不敢说硬抗生劫境剑修的一剑。

    “我当时手上还有一枚朱果,师尊也手下留情了,所以并不会有什么大碍。”穆承安解释道。

    对此,杜子辕嗤之以鼻:“然后你就为了和那条青龙交战而借用朱果的力量突破,导致伤口压制不住差点挂掉?你这是在玩命吧?”

    穆承安赧然,今天的事情他的确有些冲动了。但是蓬莱剑宗迫于龙族的压力,任由他们残害人类的行为穆承安实在是无法坐视不理,他心里也憋着一股气,所以就算是拼了命也要击退龙金云。

    不过好在结果没什么人受伤,穆承安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为了庆祝大难不死,杜子辕让林玉颦做了一大盆海鲜火锅。龙族这次可是送来了不少的海鲜,经过林玉颦处理,全都变成了令人垂涎欲滴的大餐。

    “噢噢噢噢,这个还真不错!”孙天韵吃了第一口便忍不住称赞起来。她惊讶地看着林玉颦,“丫头你的手艺不错啊,都快跟食神有得一拼了,你跟谁学的?”

    林玉颦坐在杜子辕身边,轻声道:“小时候跟一个姐姐学的。”

    “是么,那还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呢。”孙天韵随口说了一句,便再度加入了和杜子辕、小金争抢海鲜的行列当中。显然对这件事情并没有太多的兴趣。

    “唉唉唉,那是我的蟹肉!”

    “不管,你叫它一声它会答应么……哎!笨蛋,别吃锅啊!”

    “啊?我说怎么味道有点不对。”

    ……

    酒足饭饱之后,穆承安便向杜子辕告辞了。这次他一意孤行,事后还是必须要回宗门把事情交代清楚的。宁寒露他没有带回去,他这次回去多半是要受罚了,还是没办法好好照顾她。

    孙天韵则是赖在了杜子辕家中,似乎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这里的东西那么好吃,你答应我的东西也没画好,我为什么要走?”

    杜子辕也没有拒绝,他甚至还在想办法把这个超级强力的保镖长期留在家里,这样以后再有什么妖魔鬼怪上门他也不方了。

    “可是神仙不是不准本体进入浑天星的么?你这样一直呆在这里不要紧?”杜子辕问了一个他一直都非常在意的事情。

    孙天韵以一种怀疑他智商的语气说道:“你觉得天条对我有意义?”

    “呃,好吧,你牛逼。”

    她说得如此理直气壮,杜子辕竟无言以对。

    “那么,来说出你的故事吧。”他和孙天韵面对面坐在地板上,开始了交流。

    “从哪里说起呢。”孙天韵随手掀起裙子,取出一根牙签大小的物件开始剔牙。仔细一看的话,正是镇海盘龙柱。

    “呃,你用这玩意儿剔牙?”杜子辕的表情很微妙。【卧槽,虽然都是嘴,但这棍子还能两用的?】

    “不用来剔牙还能干什么?老娘当初就是看中它能大能小,正好可以拿来当牙签才去东海龙宫要来的。”

    【难道是我想污了。】杜子辕开始动摇了:“那刚才你棍子上沾的水……”

    “哎呀,那种事情你就不要再提了嘛,好害羞的。”孙天韵故作矜持地说道。

    这么一来,杜子辕反倒被她搞得很难受:“我靠!你这样会让我很在意的啊!那到底是什么啊!?”

    然而孙天韵却开始顾左右而言他,杜子辕怎么问她就是不肯说。

    杜子辕只好放弃:“算了,你还是继续说你的故事吧,想从哪儿说起就从哪儿说。”

    “那就从500年前我刚渡过劫境开始说起吧,”孙天韵抓了抓胸部,说道,“那一年我还年轻,喜欢到处去玩,一次路过东海,偶然间发现他们那儿有一根又粗又大表面还有螺旋纹路的大柱子,我当时一眼就相中了它,于是就去跟东海龙王讨要。”

    “我说,老黄sh……啊不,老龙王啊,我怎么着也是东极大陆的霸主,和你也算是邻居,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借你点东西不过份吧?”

    “龙王说‘好啊,你看得上什么尽管拿’,那我就拿了呗,谁晓得我刚把那根大柱子拔起来,他就立刻冲过来说不行,说那是他们龙族重宝,不能给我拿去。”

    “我就说他们不讲信用啊,说好的怎么能反悔呢?他们不管,就是要把大柱子抢回去,那我哪里肯啊,就把他们全给揍了一顿,临走时我突然发现自己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把戟,我想大概是刚才和他们打的时候随手抢过来的,我这人是很讲道理的你知道嘛,该我的就是我的,不该我的我也不会要,所以我就把戟给还了回去。”

    “然后就插到小金头上了?”杜子辕拨开小金的刘海看了看,隐隐约约还可以在脑门处看到一个小凹痕,“啧啧,你当年没被插死也算是个奇迹了。”

    小金皱着眉头:“当时的事情我记不清了,那一整个时期我都是迷迷糊糊的。”

    孙天韵见状讪讪一笑:“我就那么随手一丢,谁晓得会这样,我也不想的呀。”

    “我觉得你要对小金负责,”杜子辕“认真”地说道,“就因为你的无心之失,瞧瞧,一个龙族的大好青年变成这幅蠢样,你的良心不会痛么?”说着他就把小金推到了孙天韵面前。

    孙天韵托着小金的胸部端详许久,若有所思地说道:“这孩子……或许可以拿来煲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