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114章 有一腿
    “好吧,无论如何,还是谢谢你救了我们。”杜子辕再一次诚恳地向孙天韵道谢,今天如果不是她,可能真的要出事。

    “哎呀,小事啦,”孙天韵大方地摆了摆手,然后一把揽过杜子辕的脖子凑到他耳边小声道,“不过你要是知恩图报我也是不会拒绝的,正好呢,我这里有件事情需要拜托你。”

    “什么事?”杜子辕被她勾着脖子,肩膀正好抵在她的胸口。虽然没什么弧度,但好歹是女人,还是很柔软的。而且她说话的时候凑到他的耳朵边上,吹得他耳朵也痒痒的。

    “嘿嘿,”孙天韵看了一眼李青莲,“你前些日子不是给小莲画了一本《哪吒闹海》么,我想请你帮我也画一本,就是那种把我画得很威猛,然后把天帝画得很挫的那种。”

    怪不得她一见面就问自己是不是空白,杜子辕闻言直接翻了个白眼:“你当我活腻了么?画一本《哪吒闹海》就搞出今天这么大的事情,我要是编排天帝,他不得把我摁死?”

    “哎呀,不会啦,”孙天韵拍拍胸口,“有老娘在,他敢找你麻烦就让他尝尝老娘的棒棒!”

    “我怎么觉得那么不靠谱啊。”杜子辕肯定是不信的。

    毕竟从小到大,他的固有观念里天帝就是整个仙界最牛逼的存在。虽然实际上好像有点不靠谱,但那完全和实力无关,孙天韵说不怕天帝,那也只是她不怕,杜子辕可不能随便就答应了。

    “你不信?老娘当年打得他抱头鼠窜可是有人证的!”孙天韵一把拉过李青莲,“小莲你说,他是不是打不过我?”

    李青莲道:“他怕你是真的,但真要打起来,你们俩还指不定谁输谁赢呢。”

    “唉,我说你是不是姐妹啊?瞎说什么大实话!”孙天韵不满地摆弄着她的脸颊,一下子挫扁一下子揉圆。

    “孙天韵!你再这样本公主跟你拼啦!”李青莲想要反抗,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分身的力量太弱了。

    好好把玩了一阵,孙天韵才满意地停手。她抓着李青莲的小腰将她举到杜子辕面前:“你要不要也试试?手感也是很棒的哦。”

    “行了行了,我说,我说还不行么,”看到杜子辕蠢蠢欲动的样子,李青莲连忙道,“肚子,你就尽管画去好了,天帝不会怪罪你的,因为他和这个坏女人有一腿。”

    杜子辕被这重磅消息刺激得张大了嘴巴,连惯例的反驳都给忘了,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孙天韵。

    孙天韵脸色顿时一黑:“别瞎说,我跟他有个毛的关系,那个混蛋,老娘把他当兄弟,他竟然想上我!当时老娘抄起棒棒追着他就从东天门一路打到了西天门,再从西天门打到了南天门,看他还敢不敢打老娘的主意。”

    “呃……厉害了。”这么劲爆的八卦,杜子辕感觉自己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宁寒露和小金,她们倒是什么反应也没有,看来孙天韵早就把声线束在一定的范围内,只能让她选中的人听到她的话。

    “那么就这样吧,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李青莲仿佛是想要快点逃离孙天韵的玩弄,随便找了个借口道,“我也是放下工作赶来的,再不回去估计财神要哭了。”

    说着,她从孙天韵手中跳了下来就飞走了。孙天韵见状撇撇嘴:“那死胖子你就让他哭去呗,管他干嘛。”

    说完,她再度将视线转回了杜子辕身上,热切地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画不画?画不画?画不画?”

    杜子辕苦笑道:“那行吧,你先把你的事情跟我说说,我再想办法给你画,不过我要是把天帝刻画成很搓的样子,不会遭到功德反噬吧?”

    上次陶籍的事情就已经让他很肉疼了,这次要是针对天帝,虽然他没有恶意,但天晓得天道意志是怎么算的?

    孙天韵却是道:“唉,有老娘在呢,你尽管放心去画,因果牵连不到你身上的。”

    “怎么说?”杜子辕好奇地问道。

    孙天韵昂首挺胸得意地说道:“老娘独创了一门因果不沾的神通,名为‘大梦轮转’,可以直接把你身上的因果转移到梦中的人物身上,到时候你就不需要担心任何报应了。”

    “那么夸张!?”杜子辕闻言大吃一惊。他虽然初涉修行,但也明白因果轮回在天地大道当中有多重要的地位,要想彻底逃避因果报应,这得多强的手段才能办得到啊!?

    这孙天韵不愧是敢和天帝叫板的逆天人物,这种操作都搞得出来!

    “你不是已经体验过一次了么?”孙天韵道,“你画的《哪吒闹海》可是把龙族黑惨了,但是有因果缠身么?”

    “是哦。”杜子辕这才反应过来,好像的确是那么回事,龙族那么大,总会有几个功德超过1000的存在吧,但是他却没有接到任何系统提示,功德值也没有减少。

    孙天韵道:“我教过小莲这神通,不过她修炼的不是《大梦星辰妙法》,所以只能把因果转移到自己身上,龙族的功德反噬应该全被她一个人扛下来了。”

    “这……那她不要紧吧?”杜子辕这才知道,原来李青莲在背后居然还做了这种事情,看来这个朋友交的还是值得的。

    “没事,她本来就和龙族因果纠缠,也不差这一点,”孙天韵满不在乎地说道,“而且对天仙来说,因果功德也不算什么了。”

    “那好吧。”杜子辕放心了一些。

    就在这时候,宁寒露忽然喊道:“老师哥哥!师傅醒啦!师傅醒啦!”

    杜子辕闻言连忙朝穆承安看去,后者此时果然已经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有些茫然地看着屋子里的其他人,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后背:“杜兄,这是怎么了?我的伤……”

    “你还好意思说!”杜子辕瞪了他一眼,“带着那么重的伤你也敢来,嫌命长想作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