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99章 第一个助手
    杜子辕现在在傲岚国也算是有了一定的地位,是时候将漫画从小说中独立出来了,哪怕不能一蹴而就,至少也要将漫画这个概念提出来。

    他的计划是先以小说的名义发布漫画,然后带起一波风潮,等到同类型的作品多起来之后就提议将漫画作为小说的一个子分类。就像是小说可以分为军事、言情、推理等等分类,那么多一个漫画分类也不算太突兀。

    然后,等漫画类的作者越来越多,影响力越来越大的时候,人们迟早会认识到单纯作为小说的子分类是不合理的。到时候便可以真正独立出来,成为和小说平起平坐的行业。

    第一步已经差不多完成,但是第二步显然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完成的。他需要有更多的人画漫画,为此他也不介意将自己的绘画技巧教出去。

    当然,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傻事他肯定不干,杜子辕很清楚自己的优势不是画风,这玩意儿就算他不教迟早也会被人学去。他真正的依仗是系统,有系统在后面撑着,怎么着也不会被一群他教出来的漫画家超越。

    当漫画发展成媲美小说的一大行业,他必然能获得海量功德,到时候距离飞升成仙势必也不会太远。

    不过虽然说是要教徒弟,但他这咸鱼的性格肯定不会去特地开一个私塾什么的,一次性教一帮人太累了。他的打算是先带几个助手出来,然后让助手去教徒弟。

    既然宁寒露有这个兴趣,他也不妨就将她选定为自己的第一个助手。只要她画画的技术不是像小金那样烂到家就好,杜子辕也曾经想把小金培养成自己的助手,但他终究还是高估了一个智障的理解能力,教了半天他就放弃了。

    成为自己最喜欢的作者的助手,无疑是一件令宁寒露极度高兴的事情,她最大的梦想可就是成为一个像山风一样的画家。

    杜子辕将自己之前兑换的那一套工具送给了她,然后又兑换了一张绘画专用的桌子,一笔一笔地开始教她画画。先是学素描速写,等学会了再让她临摹。

    要学的东西有很多,好在他们并不赶时间,所以可以慢慢来。

    期间,夏无衣带着吕纯心又来了一趟,他是来给杜子辕过目《我的一个道姑朋友》pv的。杜子辕看过之后发现图和曲节奏配合得很好,吕纯心的唱功也不是盖的,完美地演绎出了一个被渣男抛弃了的女人落寞的感觉。

    “……是不是我送的马具不够好看,是不是那天的桂花糕我没捂热,是不是……”这个地方有一个哽咽的声音也没有漏掉,听上去就好像是真的在哭泣一般。

    杜子辕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吕纯心,心道她不会真的在唱歌的时候把自己给唱哭了吧?

    原pv中秀娘和道姑到底谁先并未明确表现出来,不过杜子辕既然有意要针对那个渣男,当然会改一下剧情。总之就是把他往陈世美那个方向塑造就对了,让观众看了之后对他要多厌恶有多厌恶,对吕纯心要多同情有多同情。

    “不错,祝你大红大紫。”杜子辕将灵光玉递了回去,笑道。

    吕纯心则是朝他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谢谢先生。”

    夏无衣则是在一边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这次就先用这首歌收点利息,等我伤势养好了,就算是拼得这一身功德不要,也要帮你将鲛人一族杀个片甲不留。”

    夏无衣说这话时虽然语气平淡,但其中的杀意却瞒不过杜子辕,他是真的想要杀人。

    杜子辕倒是不介意这种事情,只是对他道:“你这次回去之后还是好好闭关吧,把伤养好。”

    “嗯,我知道了哥。”夏无衣乖乖地点了点头。

    ……

    第二天,《我的一个道姑朋友》就正式发布了。以无妄仙宗的势力,事先的宣传早已遍及整个东极大陆,虽然不是李沧海唱的,但也吸引了不少的关注。

    杨悦儿是一个修仙者,她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师兄,两人一同入门,一同成长,约好了相伴终生。结果那个师兄最终却娶了一个长老的女儿,以此换得了高位。

    杨悦儿伤心欲绝,从此封闭心灵,一心扑在了修炼。修为虽然突飞猛进,她的师傅却说她心中障业太重,如果过不了情关,这辈子都踏入不了融天。

    杨悦儿也尝试了很多办法,并没有多好的效果。她渐渐也产生了放弃的念头,反正也没有什么值得自己修练下去的理由,何必在乎融不融天呢?

    于是,她开始变得怠惰,经常在修炼的时间上网看看影视剧、听听音乐,几乎成了一个废宅。

    这天,她照旧登录音乐网站,一眼就看到了封面推荐的《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道姑?我不就是道姑么?”她这么想着,随手点开了这首歌开始试听。

    一开场,首先伴随着音乐响起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十分精美的图画,画中是一个撑伞的道姑。不似水墨画,这个道姑画得非常地精细,逼真,关键还非常漂亮。

    【居然是画?好漂亮!】她想道。以往别人的歌曲要么就干脆一片漆黑只有歌声,要么配一个歌手站在那里演唱的影像,这么有新意的歌曲模式她还是第一次见。

    “那年长街春意正浓,策马同游,烟雨如梦……”伴随着乐声,吕纯心一开口,歌声顿时如同一支利箭瞬间穿透了杨悦儿的心脏。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带入这首歌的情境当中去了。

    她立刻选择了购买,试听只有30秒,根本不够,她要听5分钟的完整版。

    随着pv不断地推进,杨悦儿的眼眶也渐渐地盈湿,她觉得这个故事仿佛就是在诉说自己的遭遇一般。她也曾经送过他马具,她也曾经为他捂过桂花糕,可为什么,为什么他要抛弃自己的承诺呢?

    她不懂,也不愿懂。

    直到最后,歌声歇了,画面停止在最后一格。

    那里只有一片黑色和一行白字:不要像我一样,活的像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