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97章 哈!一条老黄鳝!
    有人欢喜有人愁。

    《哪吒闹海》的热销使得民间对李青莲的印象大大转好,相信等到十几年后,这一代的小孩子长大,以往那血腥的斗神传说将被人嗤之以鼻,取而代之的是可爱、勇敢、正义等等正面形象。

    但是在故事里作为反派的龙族则是给大家留下了一个无耻残暴的印象。凡是看过《哪吒闹海》的小朋友,基本上都会说“龙王大坏蛋”。现在看来或许是童言无忌,但却会潜移默化地影响一个人的感官,尤其是自年幼起就保留的印象是很难改变的。

    龙族作为浑天星最大的势力之一,自然也知道这本漫画的存在。他们在一开始就意识到了不对,企图阻止《哪吒闹海》的发售。奈何发行方乃是月神庙,整个浑天星龙族唯一一个不敢招惹的势力,所以直接用暴力解决是别想了。那么干脆就用舆论攻击吧。

    龙宫的虾兵蟹将可都是根正苗红的水军,加上他们在陆地上也有不少盟友,网络上一时掀起了一股声讨《哪吒闹海》的热潮。

    什么“空白的画离经叛道,是歪门邪道”、“哪吒小小年纪就残暴无比,会教坏小孩子”、“空白污蔑龙族,龙族将正式封杀空白”等等……

    几乎所有的评论都是在骂空白,骂《哪吒闹海》的,只要有一个敢说好话或者表示质疑的都会被喷成烂香蕉。

    然而,就在龙族觉得优势很大这波稳了的时候,《哪吒闹海》的销量依旧在往上不断地冲着。他们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这次《哪吒闹海》的销量大头是在实体,而非网络。

    虽然《哪吒闹海》在网络上风评不好,但去月神庙的信徒可不会受到影响,月神庙的人一推荐他们就买了,买完还会跟邻里宣传。什么自家孩子变得爱学习了啊、《哪吒闹海》的画真的很好看啊之类的。那些家长一听,觉得别人家的孩子都有了,自己的孩子可不能落后,自然就也去买了。

    一本哪吒闹海也就20个铜板,基本上只要不是太穷都买得起。而买来之后,他们立刻就会发现,网络上抹黑的那些话根本就是子虚乌有,顿时又会转化为自来水的一部分。

    渐渐的,网络上那些水军开始变得乏力了,因为有很多看过《哪吒闹海》的读者都开始为它鸣不平,和水军吵了起来。这越吵,反而把名气炒得越大,龙族本来想打压的,结果反而还助涨了其销量。几大龙王知道之后,差点没气吐出血来。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东海龙王龙霄坐不住了,“我要去天庭,请天帝封杀了这本书!”

    “可是父王,这能成么?”大太子龙金云不确信地说道,“以天帝的性格,他不会管这事吧?”

    龙霄道:“我又不是直接去找他,我找龙妃去,她会帮我们的,到时候让她再吹吹枕边风,天帝大抵还是会听她的。”

    “可是天帝那么重视文娱产业,《哪吒闹海》这么火,他会舍得封杀吗?”

    龙霄道:“有些事不方便跟你解释,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哪吒闹海》卖得再好,终究只是给小孩子看的玩意儿,它对天帝的价值还不如半本《天才麻将仙女》,所以他肯定不会心疼的。”

    “是么!”大太子一喜,“那儿臣就预祝父王马到成功了。”

    “好!”龙霄点了点头,摇身化作一条青龙飞出龙宫,扶摇而上直冲天际。

    他是浑天星上有数的几个长生地仙境高手,可以随意往来浑天星与天庭。这次既然是去求人,自然是要亲自去的。

    “该死的月神!该死的空白!你们给我等着瞧!”

    就在龙霄飞出浑天星,准备前往东天门进入天庭的时候,宇宙虚空中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哈!一条老黄鳝!”

    闻言龙霄顿时龙躯一震,浑身的鳞片都立了起来,明显是惊惧到极点的样子。

    逃!

    意识到这个声音主人是谁的龙霄果断掉头逃遁,什么告状啊报复啊全都被他甩到了尾巴后面。

    然而那个声音再度响起,似乎是有些不满:“你跑什么啊?老邻居见面,大家不该亲热亲热么?”

    【老子亲你个小喇叭!】龙霄逃得更卖力了,同时大吼道:“姓孙的!我知道你和李青莲是朋友!但这次我针对的可是月神庙!你和月神不是有仇吗!为什么要帮她!?”

    虚空中忽然探出了一只大手,一把就捏住了龙霄,那强大的法力压迫得堂堂龙王无论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就像是一条被小孩子抓住的蚯蚓一般。

    “啧,两口子能有隔夜仇么?傻逼。”

    “噗!”龙王吐出一大口鲜血,蔫了下去。

    ……

    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的杜子辕此时正站在自家门口,一脸蛋疼。

    “山风老师。”

    “哎。”

    “山风老师。”

    “哎。”

    “山风老师。”

    “……哎。”

    “山风老师。”

    “……”

    “山风老师。”

    “丫头你要叫几遍吗?”他无奈地看向身边一脸兴奋,两只眼睛全是小星星在闪啊闪的宁寒露。

    自从这丫头知道自己就是《天才麻将仙女》的作者山风之后,就兴奋得不知道跟什么似的,一天到晚黏在身边喊自己笔名。这很羞耻的好吧。

    宁寒露没回答他,而是用手指戳了戳杜子辕的手,然后兴奋地大叫起来:“噢噢噢噢,是真的山风老师!我摸到真的山风老师啦!”

    杜子辕没好气地使劲揉了揉她的脑袋,把她那一头好看的头发给揉成了鸡窝:“给我冷静一点啊喂!”

    这疯狂迷妹模式着实有点恐怖。

    然而宁寒露完全不管自己的发型,反而希冀地看着杜子辕:“山风老师,你能教我画画吗?”

    “教你画画?”杜子辕一愣,说起来她的确说过自己长大了想当个画家来着。

    “可你不是个修仙者么?好好的单属性地灵根你不修练,还学画画,你师傅知道了还不埋怨死我啊?”

    “不会的,不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