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92章 这太没节操了!
    杜子辕的话正好被进门的小金听到了,作死的龙女仆立刻就开启了嘲讽。

    结果:

    “你今天晚饭没了。”

    “啊,主人我错了。”

    小金抱着杜子辕的大腿,摆出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三尸劫境大尊的威严荡然无存。

    一旁的穆承安和吕纯心都是看得心惊胆颤,这可是劫境的大高手啊,在整个浑天星都是最顶尖的存在,一个人就能撑起一个顶尖势力,杜子辕这么搞就不怕小金恼羞成怒给他来一爪子么?

    不过联想到小金的性格,这种事情好像并不会发生。而且杜子辕虽然看上去修为很低,却绝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他们的担心显得有些多余。

    “去去,干活去!”杜子辕甩了甩脚,把小金抖开让她去把餐具拿出来。

    小金乖乖地去干活之后他才继续和客人们聊起来。

    “呃哼,刚才的事情你们就当没看到好了。”

    “嘻嘻,哥你和小金姐姐的关系还是那么好。”夏无衣笑着说道。

    “好么?”杜子辕摇了摇头,转而看向他,“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夏无衣明明是一个男孩子,却和无妄仙宗的吕纯心关系亲密,而且还是一个劫境高手。然而在杜子辕这里住了那么久,却一直都是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他隐藏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杜子辕就想看看他愿意坦白多少。

    夏无衣也没有继续隐瞒的意思,站起来之后一个转身,裙子随着他的动作飘了起来。当裙摆转了一圈再度落下,他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幅模样。

    黑色长发双马尾,瓜子脸,小酒窝,一对仿佛会说话的大眼睛和密如刷子的睫毛,完全就是一个超级超级可爱的小萝莉。融合了梦境中死肥宅萝莉控记忆的杜子辕差点就看呆了。

    “这……这简直完美啊!”李青莲虽然可爱,但毕竟看上去未满14岁,属于幼女范畴。而夏无衣现在的这个样子大概十五六岁,正是一个萝莉最可口的时候,对萝莉控的杀伤力简直达到了99999999。

    【不对!】杜子辕沉迷了一会儿之后立刻醒悟过来,他是个男孩子啊!但是男孩子怎么可能那么可爱?

    他被心中的疑惑催动,鬼使神差地伸手就要去掀夏无衣的裙子。不过夏无衣的修为比他高太多,他手还没碰到裙子就躲开了。

    “哥,你干什么!”萝莉开口了,声音虽然和夏无衣有点像,但无疑是要更甜美一些,配合上她的颜值,简直要让人骨头都酥光为止。

    “无衣,你跟哥说实话,你到底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杜子辕死死地盯着她问道。

    “我当然是男的啊。”夏无衣的回答让杜子辕瞬间冷了下来。

    “哦,是么,”他收回了手,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果然还是男孩子,我就说嘛,这么可爱,怎么可能是女孩子。”

    谁知,夏无衣又说了一句:“不过现在这具身体倒是女孩子的,是我用独门法术变化而成的。”

    “什么!”杜子辕的视线再度锁定在夏无衣身上,看着看着,他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等一下。”

    夏无衣现在这个样子好像很眼熟,总感觉在哪里见过……“卧槽!”

    杜子辕连忙跑回卧室拿了灵光玉,点开了一个视频之后恍然大悟:“果然是你!”

    他点开的乃是“李沧海东极大陆巡回演唱会”的视频,夏无衣现在这模样不正是传说中的歌姬李沧海么!

    杜子辕总算明白为什么吕纯心会那么在乎夏无衣了,这也能解释夏无衣为什么会出现在大海上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眼神灼灼地看着夏无衣,“这么说来,无衣你真的是无妄仙宗的宗主?”

    夏无衣还没回答,吕纯心就代为承认道:“是的,师尊就是无妄仙宗的宗主,这个秘密还请你们不要告诉其他人。”

    “那岂不是说,无衣你利用这个法术变成女孩子,然后过着每天被一堆小姐姐围在中间,然后各种洗面奶的幸福生活?”杜子辕不断脑补着,最后愤然道,“这太没节操了!太无耻了!这种法术,请你务必要教教我!”

    吕纯心和穆承安被他最后那句话给搞了个猝不及防,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宁寒露则是一脸天真,她拉了拉穆承安的袖子:“师尊师尊,杜哥哥为什么要学法术啊?”

    穆承安嘴角抽了抽:“我,我也不知道。”

    变成李沧海的夏无衣哭笑不得:“哥,这法术要血灵根才能修习,你有血灵根么?”

    “什么?还要血灵根?啧,什么辣鸡法术,”杜子辕恨恨道,然后羡慕地看着夏无衣,“你肯定每天都跟那些小姐姐们脱光光,然后一起泡澡吧,血灵根真好。”

    夏无衣顿时羞红了脸:“我怎么会干那种事情,我都是自己一个人洗澡的,顶多,顶多小时候被师傅带着……”

    说到后面,他声音越来越小,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羞耻的画面,耳根子都红了。如果她不是男孩子变的,杜子辕现在真想上前抱抱她然后举高高。

    他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做。【怎么就是个男的呢?】

    冷静下来之后,夏无衣就变回了本来面貌,开始向杜子辕说起了他的事情。

    “两个月前,那时候我刚刚渡过生劫,还处于虚弱期,突然收到这孩子在东海遇险的消息,”夏无衣看了身边的吕纯心一眼,继续道,“我也没管那么多,立刻就去了东海,结果和鲛人族的妖尊打了一场,她被我打成重伤,我伤得更重,跌落到了海里。”

    “为了保命,我昏迷前启动了无妄仙宗的独门秘法,封闭一切记忆和修为全力进行的疗伤,后来就被商船的人捞到打算当成奴隶卖掉,再之后就被穆大哥救下带到哥你这儿来了。”

    穆承安连忙道:“前辈,这称呼晚辈怎敢担当。”

    “你们都是我的救命恩人,称呼什么的就不要在意那么多了。”夏无衣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