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78章 是小哥哥呀!
    杜子辕和穆承安在张府等了好一会儿,吕纯心始终都没有回来,夏无衣渐渐变得焦虑起来。

    还好有杜子辕在一边一直安慰他,乖巧的宁寒露也是很贴心地过来拉着他的手:“小姐姐,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吗?寒露陪你一起玩好不好?”

    却不曾想,她这话竟使得夏无衣的脸像个包子一样缩了起来。一旁的杜子辕则是别过脸去,捂着嘴尽量不让自己笑出来。

    【小姐姐,哈哈哈,笑死我了!小姐姐……】他忽悠夏无衣穿女装不就是为了这一刻么?瞧他那憋屈的表情,实在是太有趣了。

    似乎感受到了杜子辕深深的恶意,夏无衣幽怨地着他:“哥!都是你害的!”

    “?”宁寒露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脸迷茫地看着两人。

    还是穆承安实在,跟她解释道:“夏小兄弟其实是男的。”

    他这话说得夏无衣更想哭了,什么叫“其实”是男的,这无形补刀真的是致命,夏无衣顿时觉得生无可恋。

    “是小哥哥呀!”宁寒露似懂非懂地看着夏无衣,然后道,“那漂亮的小哥哥,和寒露一起玩吧。”

    夏无衣就像是放弃了一般,一脸生无可恋,任由她拉着到一边玩去了。

    杜子辕使劲地在小金的脸上掐了几下,把劲使出去之后才恢复了正常。他转身朝穆承安问道:“刘家的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修仙者不能随意插手普通人的事情,但是现在对宁寒露下咒的修仙者很可能与刘家有关,这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穆承安想了想,道:“我打算去调查一番,这种邪魔外道是绝对不能姑息的。”

    “哦,那你走好。”杜子辕说着就拿出了灵光玉自顾自地开始玩了起来。

    穆承安诧异地看着他:“杜兄,你不跟我一起去吗?”

    “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去?”杜子辕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喂喂喂,我可是一个作家唉,拿笔杆子的,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穆承安想了想,觉得好像是这个道理,便点了点头:“那么我就自己去了,你和夏小兄弟注意安全。”

    “等一下,”杜子辕一听,连忙改口道,“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

    他忽然想起来,现在小金正在沉睡,这要是穆承安走了,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他是无所谓,他有功德在身,一般脑子正常的人不会来攻击他,但是夏无衣呢?他现在身份成迷,难保会遇到什么危险。

    穆承安当然不会拒绝。上次就是杜子辕帮他破了翻云阵,这次也是杜子辕他才能够救下宁寒露的。他这次不但要带上杜子辕和夏无衣,还有宁寒露也要一起。在这张府里面可远没有在他身边安全,一个地灵根的单属性天才还是要谨慎对待的。

    根据张家人提供的情报,他们来到了刘府外面。两家离得挺远,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不过都是非常繁华的住宅区,寻常人想进去都千难万难。

    “杜兄,你能找出那个邪修吗?”穆承安并没有靠近,在离刘府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停下来向杜子辕问道。

    杜子辕背着小金,朝他翻了个白眼:“你当我是雷达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到?”照魔镜是照破弱点的能力,根本不能拿来搜索目标。

    “雷达……是什么?”穆承安疑惑道。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杜子辕道,“你不是星天位的高手么?不会用神识搜索么?”

    这半个月,穆承安偶尔也会跟杜子辕聊起一些关于修炼的话题。这当然是杜子辕故意引导的缘故,他要为以后的战斗漫画做铺垫。

    从穆承安的口中得知,就和聚元、先天境界可以分成前中后三个时期一样,武者的御空天境以及修仙者的融天境也都能分成三个小阶段。

    御空武者有凌空、造物、化生三境,那天在山上战斗的御空天境全都是凌空境,只有凌血刀在服用朱果后达到了造物境。

    而融天境则分为小、大、星三个天位,穆承安目前就处于星天位,只差一步就能突破进入下一个境界。不过他手上那根绿竹仙剑“碧落”很特殊,拿着它,穆承安完全可以越级杀敌。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够以融天境成为监管傲岚沿海者的原因。

    小天位只能将神魂融入并掌控方圆几百米的空间,大天位则可以达到几千米,而到了星天位,甚至可以感应天上的星辰,发挥出远超大天位的威能。在杜子辕看来,既然穆承安是星天位,那么扫描一下刘府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

    然而穆承安却有些为难地看着他:“我刚才已经搜索过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如果不是刘家真的清白的话,我估计那个邪修很可能修有隐藏气机的法术。”

    神识在战斗中很好用,因为大家的气息都在动荡,很容易感应到。但是像这种寻常时候,别人特地把气息收敛起来,那除非你修为比对方高很多,或者修习了特殊的法术,不然就别想找到目标了。

    “那你还能找到吗?”杜子辕问道。

    穆承安道:“只能到刘府内部一处一处地找了。”

    “玩潜入啊,”杜子辕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那你加油,我会在外面掩护你的。”

    穆承安点了点头,正准备进入刘府,忽然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哎呀,别那么急嘛,你们是不是要找这个人?”

    众人闻言立刻转身看去,只见半个月前曾经见过的那个心魔教妖女此刻正坐在一户人家的院墙上。她赤着一双雪白的脚丫子,上面挂着两串银铃,随着晃动发出清脆的声音。

    她的边上,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正被一根银枪穿透了小腿,倒挂在墙壁顶端,看样子似乎是昏迷过去了。

    杜子辕看到这一幕,脑子里瞬间冒出了一个想法:【这种围墙顶上都是有防盗刺的吧?那她现在岂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