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77章 迷妹
    “……灵台,接着是少海、少商、阳溪……最后风府,好了,搞定。”杜子辕一口气说出了二十七个穴位的名字,而且还有着固定的顺序,如果没有照魔镜,可能就只有施法者本人才会知道此咒的解法了。

    当穆承安最后一道剑气注入宁寒露的后脑风府穴,她的身上忽然涌出了大片的黑色烟雾。穆承安眼神一凝,打出一道法术,瞬间将这些烟雾湮灭于无形。隐约间,还能听到其中有着一声声凄厉的怪吼。

    宁寒露的脸色很明显地红润了起来,张陈氏见状险些没有哭出声来。她这个外孙女从小就吃了太多的苦头,有时候她都会抱怨老天为什么要对一个小女孩那么残忍。现如今,她终于得到了拯救,再没有比这更加令人开心的事情了。

    与此同时,一直被宁寒露握在手心没有反应的天灵竹终于也开始有了变化。原本洁白的竹节渐渐变成了金黄色,一节、两节……一直到第七节才停下。

    “地灵根!单属性金灵根!”见状,就连穆承安也忍不住惊叹。这资质实在是太优异了,无论是修炼金系功法还是无属性功法,她都将一飞冲天。尤其是蓬莱剑宗这种以剑修为主的宗门,在没有比金属性灵根更适合他们的了。

    杜子辕趁机又补了一句:“这可是被吸了11年以后剩下的,她原本说不定是一个天灵根。”

    穆承安闻言顿时痛心疾首:“到底是谁,竟然做出如此可恨之事!”他这一辈的蓬莱剑宗弟子,地灵根虽然稀有,但也有百来个,但是天灵根却仅仅只有他一个,如果能为宗门再带回去一个天灵根,这对宗门来说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只可惜他来晚了,好好的一个天灵根,如今已经被毁得变成了地灵根。如果让他知道是谁下的咒,他说不定真的会拔剑砍了那家伙。

    张陈氏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她不在乎宁寒露将来有多大成就,她只要自己的孙女平平安安没事就好了。至于灵根?地灵根也不错了。

    “先生,露儿如今是否已经痊愈了?”她不放心地朝杜子辕征询道。

    杜子辕道:“是没事了,不过那个下咒的人还在,如果防不住,他完全可以再下第二次。”

    “这可怎么办?”张陈氏焦急地问道。她不是御空天境,对于修仙者的手段没有多少应对方法。

    穆承安在一旁忽然道:“夫人还请放心,不会有第二次了。”

    张陈氏向他看来,他则是看了一眼一旁还有些懵懂的宁寒露:“先前我是碍于门规不好出手相助,但是现在有了一个解决法子,你们不是不愿意将她嫁到刘家么?那么让她拜入我蓬莱剑宗如何?相信常陵国还没有人敢为难我蓬莱剑宗之人。”

    “真的!?”张陈氏闻言大喜。家里能出一个修仙者已经是天大的好事,如果拜入的还是最顶级的修仙宗门,那可真是全家都要沾光了。

    原本张家因为顶梁柱的张老爷子去世,已经摇摇欲坠即将崩溃了,但如果有一个修仙者做后盾,哪怕尚未成长起来,只是借着她师门的名声就足够为张家争取足够的时间了。等到时候缓过了这口气,张家下一代成长起来,他们未必就真怕了那刘家!

    身为正主的宁寒露还完全没有理解外婆为什么突然那么开心,不过自己好像不再是累赘而且还帮上忙了,这一点让她十分欣喜。所以在穆承安询问她是否愿意拜入蓬莱剑宗时,她很痛快地就答应了。

    穆承安完全不需要做任何多余的事情,只是将宁寒露带回师门便可。师门不可能因为他带回去一个天才而责怪与他,至于常陵国这边,仅凭蓬莱剑宗的威名便足够压下刘家了。

    宁寒露大病初愈,张家还因此迎来了转机,整个张府内都增添了几分喜色。只可惜人有些少,并没有以往那么热闹。

    杜子辕一行人得到了更加盛情的款待,即将与穆承安成为同门的宁寒露也陪着他们。这并非是谁让她这么做的,而是她自己要求留下。她似乎对沉睡着的小金特别感兴趣。

    “大哥哥,这位姐姐怎么了?”宁寒露好奇地看着被放在椅子上的小金,问道。

    杜子辕随口道:“她在睡觉。”

    宁寒露似乎想要接近小金,却又有些畏首畏脚。

    杜子辕看出了她的心思,问道:“怎么?觉得她很漂亮吗?”说实话,沉睡的小金完全隐藏了智障的一面,无论是身材还是颜值都是极其出色的,令人心生好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杜子辕称之为“诈欺”。

    不过眼前的幼女似乎有些特殊,她看着杜子辕,恳求道:“大哥哥,我能摸一摸姐姐的衣服吗?”

    “衣服?”杜子辕看了一眼小金身上的女仆装,“你喜欢女仆装?”

    “是啊是啊,”宁寒露脑袋点得如同小鸡啄米似的,“这是《天才麻将仙女》里面的衣服吧!”

    “你看过《天才麻将仙女》?”

    “当然,我最喜欢山风老师画的这些女孩子了!”宁寒露的眼中闪烁着一颗颗小星星,“我以后也要当一个画家,画出和宫永咲一样可爱的女孩子。”

    “……”杜子辕不知该说什么好,他心里有些小得意,原来这么可爱的幼女居然是自己的迷妹。

    接着他又听到宁寒露失落地说道:“可惜我年纪太小了,还不能看《权力的游戏》,我真的好想看看山风老师的新作啊。”

    “呃,那个你还是不要看的好。”杜子辕略显尴尬地说道。

    “为什么呀?”宁寒露仰着脑袋,一脸无邪地看着他。

    杜子辕有些窘迫,纯洁的幼女怎么可以看那种东西,会变坏的。他一转身,忽然穆承安正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哦,没有,只是没想到居然能在一贯从容的杜兄脸上看到这种表情,实在是有些意外。”穆承安老实地说道。

    杜子辕心中顿时冒出一句mmp,差点没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