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75章 宁寒露
    杜子辕如今的听力也算是不错了,清楚地听到了这句话。他没想到出了国居然还能遇到自己漫画的读者,看来《天麻》真的很火啊。

    他特地看了一眼那个少年,不过他们一接触到杜子辕的视线,立刻就作鸟兽散了。杜子辕估计他们是把自己也当成穆承安那样的强者了。

    到了正厅,一位看上去四十来岁的中年贵妇正站在那儿。她向着穆承安几人施礼道:“张陈氏见过几位仙师。”

    经过张鸿哲的介绍,他们得知张陈氏竟是张鸿哲的祖母,外表虽然年轻,但其实已经是一个百岁老人了。她有武道修为在身,乃是一位先天前期的宗师。

    张陈氏显然已经得知了穆承安的身份,恭敬地接待了他们,还让出了上座。

    杜子辕将小金放好,自己坐在她边上。另一边则是夏无衣,他看上去似乎有些紧张,杜子辕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用害怕。

    穆承安坐下之后,便说起了正事:“今天打扰贵府,其实是有一事想要询问。”

    “您请说。”

    穆承安指着夏无衣道:“这位小兄弟名为夏无衣,不知贵府中可有人认识他?”

    张陈氏和张鸿哲闻言看向夏无衣,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然后均是摇了摇头:“没有印象。”

    张陈氏甚至还叫来了张府的管家,问道:“我们府中有姓夏的人吗?”

    那管家立刻摇了摇头:“禀夫人,不曾有过。”

    穆承安又看了看夏无衣,夏无衣显然也不认得他们。

    “这就奇怪了,”穆承安道,“这位小兄弟带我们来到这里,说他家就在此处,但是在看到贵府时也十分意外。”

    张陈氏闻言笑着摇头道:“这不可能,我自嫁过来已有90年,从未听说有什么姓夏的邻居。”

    “那么,更早以前呢?”杜子辕忽然问道。

    “更早?”张陈氏皱了皱眉,“这我还真不清楚,我夫君是100年前在此建立的张府,我嫁过来时这里已经是这样了。”

    杜子辕的这个问题让她很不解,夏无衣才多大?那么久之前的事情怎么会和他有关?

    然而有人却不这么想,吕纯心闻言突然站了起来:“我立马去查!”说完,她便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穆承安也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对张陈氏道:“多谢夫人相助,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我等可否在贵府多逗留一阵。”

    张陈氏点了点头:“实不相瞒,我张家最近遭逢大敌,实在是不便久留客人。”

    穆承安立刻道:“不知是何缘故?在下刚才上门,竟然被当作了贼人。”

    “唉,说来话长……”张陈氏将事情的原委缓缓道来。

    原来,张陈氏的丈夫乃是常陵国的异姓王爷,军功赫赫,颇受皇帝赏识。张家在常陵国的地位也是举足轻重。而整个常陵国,除掉皇族,唯一能与张家抗衡的就只有一个家族,那便是刘家。理由很简单,因为这两家的家主都是御空天境级别的强者,是无敌的象征。

    张家不掌兵权,所以很得皇帝信任。刘家是皇后娘家,地位也很高。这两家本来表面上还是很和谐的,直到张老爷子去世为止。

    张家是张老爷子白手起家,所以第一代就他和张陈氏两个人。两人育有三子一女,如今已经全部战死沙场,只留下几个三代子孙以及一些旁支庶出。

    张陈氏死去的女儿女婿留有一女,名为宁寒露,从小一直都是在张府长大。张老爷子和张陈氏平日里最宠爱的便是她了。只是宁寒露从小体弱多病,基本上就是个药罐子,二老为了她的病是操碎了心。

    前些日子,刘家家主忽然透露给张老爷子一个信息,说是有个地方有灵药,可以治愈宁寒露的病。张老爷子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去一趟。结果这一去,回来的却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张家的人都怀疑是刘家的人动了手脚,但是没有任何证据,就算告到皇帝那里去也无可奈何。这还不止,张老爷子死时最后在他身边的只有刘家家主,所以他手上有着一份号称是张老爷子遗嘱的东西。这份遗嘱里也没有写别的东西,只是说要把宁寒露嫁给刘家家主的孙子。

    且不论对方人品如何,光是刘家有可能是害死张老爷子的凶手,他们就不可能把孩子嫁过去。更关键的是,宁寒露今年才11岁,这么小就嫁过去,身上还带着病,那还能活得了?指望刘家人精心照顾么?

    刘家人见说不通,便打算来硬的,放言张家不给他们就来抢亲。反正他们也只是要一个女孩,手上还有遗嘱,皇帝根本不会来管这种事情。

    张家失去了张老爷子,树倒猢狲散,面对刘家的压力,一些客卿供奉相继离开,最后只剩下一帮老人孩子以及几个忠心的仆人。这时候穆承安突然上门,自然就被当成刘家的人了。

    “怪不得外面那么冷清。”杜子辕了然,他就说怎么靠近张府之后就看不到人了,原来都是怕事躲起来了。

    穆承安听了张陈氏的话,对她道:“夫人,我宗门规有言,不可插手不相干的凡人俗务,在下身份特殊,你们和刘家的事情恕在下实在是无能为力。”

    如果是像小山村那样有人为恶,那他倒还能出手惩奸除恶。但是张家和刘家的纠纷牵扯到的东西就太多了,稍微想多点甚至可能影响整个常陵国的局势,这其中的因果可不是哪个修仙者敢随便搀和的。

    所以穆承安虽然很同情张家,却也没有破例要为他们出手。

    “是么。”张陈氏闻言顿时满脸失落。她其实早就已经料到是这个结果了,她好歹也是个先天宗师,丈夫还是御空天境,对修仙者的一些规矩还是有所了解的。但是现在张家走投无路,她也只是死马当活马医罢了。

    穆承安见她如此,也是面露不忍。他求助般地看向杜子辕,希望后者能有什么好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