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74章 诡异张家
    杜子辕用照魔镜看过,夏无衣的的确确是人类。除非他的境界高到能把杜子辕的照魔镜就给骗过去,就像罗云天君那样。但那种存在会被区区紫电妖王的法术击落到海中?

    “无衣,你到底是谁?”

    夏无衣闻言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们找到我的时候我就已经什么也不记得了。”

    “他们?谁?”

    “那艘船上的人,”夏无衣按着脑袋,“我醒来的时候就飘在海上,除了名字和一些小时候的事情以外什么也不记得,是他们把我捞了起来关在笼子里,打算把我卖到傲岚国去,后来船突然被毁,我被穆大哥救下,我怕你们也要把我卖了就没说实话,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穆承安看了一眼杜子辕,后者道:“我没有看到他有说谎的迹象。”

    也就是说,他说的都是实话。

    “那么,你是真的记得自己家在这里?”穆承安又朝夏无衣问道。

    “我不知道,我记忆里明明是在这里的,周围都和我记忆中一样,只有这里不对,我家不是这个样子的。”夏无衣茫然地说道。

    他几乎失去了全部的记忆,只有这里是他找回自己身份的唯一希望。但他的记忆似乎出现了偏差,希望破灭了,如此打击对一个孩子来说的确是有些承受不来。

    这时,吕纯心忽然道:“不如我们去问问这家的主人吧。”

    杜子辕和穆承安都是点了点头。于是他们带着夏无衣来到了张府大门前敲了敲大门,然而并没有人来开门。

    穆承安又敲了敲:“请问有人在家吗?在下有事拜访,主人家可否出来一见?”

    这一次,里面终于传来了回应,是一个年轻的男声:“你们是谁?今日府中不方便招待来客,还请改日再来。”

    “嗯?”几人都是露出了意外的神色。

    杜子辕更是看向了吕纯心:“你不是这里的负责人吗?你不知道这家住的是谁?发生了什么?”

    “呃……”吕纯心尴尬地顿在那儿,对于杜子辕的问题完全回答不出来。

    不过穆承安对此并不意外,对杜子辕道:“抱歉,杜兄,其实我们有事隐瞒了你,吕师妹并非我蓬莱剑宗弟子,她也不是这里的负责人。”

    “哦。”既然穆承安是知道的,那杜子辕也就没有过多追问。

    虽然张府的人让他们改日再来,但他们显然不可能真的照做。穆承安继续道:“在下蓬莱剑宗穆承安,今日来此只是询问几个问题,不会耽误太久的,还请主人家开开门吧。”

    然而这似乎激怒了府内的人,只听见有人大吼道:“吹牛不打草稿啊!什么蓬莱剑宗!你当我们傻子啊!?”

    穆承安无奈,对方似乎不相信他。

    既然软的不行,那就只好来硬的了。

    “冒犯了。”穆承安忽然将手伸到大门前轻轻一推。顿时这扇五米多高,需要好几个人才能推开的大门直接向两边弹开,一根粗大的门闩直接从中间断裂,门后甚至还有好几个顶着门的人也一同被击飞了出去。

    门打开后,杜子辕就看到门后一群衣着华丽的年轻男女聚集在一起,手持刀剑棍棒严阵以待,但是有好几个人的手脚都在颤抖。当看到大门被如此强势地推开,每个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恐惧之色。

    穆承安眉头一皱,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敌视自己。不过他还是很有规矩地抱拳道:“失礼了,在下蓬莱剑宗穆承安,诸位似乎有所误解,在下并无恶意,此次前来只为一事……”

    他刚想说夏无衣的事情,那群华衣青年中的一个就大喊着打断了他:“你休想!无耻贼人,我跟你拼了!”

    说着,他竟然真的拿着一柄长剑朝穆承安冲了过来。

    这家伙有点武道基础,看速度大约在锻体4到6阶左右,在普通人当中也算是不错了。但是这种修为在穆承安面前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看吧,他伸出手指轻轻一弹就迫得青年握不住长剑松开了手,此剑也被弹飞出去插在了大门上。

    “你为何骂在下……”穆承安还想理论一下,但对方根本没有听的意思,剑没了居然改用拳头。

    穆承安无奈,只好打出一道定身术,将他定在了原地。在实力差距极大的时候,定身术还是很有用的。

    被定住的青年大惊失色,但是他现在除了动眼珠子,就连说话都做不到。其他人见状也被吓到了,甚至还有个少女尖叫了起来。

    穆承安终于也有了时间解释:“我想我们之间真的有误会,在下并非你们的敌人,还请冷静一下。”

    说着,他随手一招,那柄插在门上的剑又飞到了他的手中。他解开了定身术后,将剑递给了那个青年。后者愣了好一会儿,惊疑地接过了自己的剑。

    他这才开始有点相信穆承安的话:“你们真的不是刘家的人?”

    “刘家?”穆承安摇了摇头,“在下并不认识什么刘家。”

    “真的?”不止是青年,张府内所有的人闻言都松了一口气。

    “我叫张鸿哲,抱歉之前好像误会你们了,最近我家中遭遇大敌,大家都心惊胆战的。”青年解释了一下。

    穆承安道:“误会解开便好,在下刚才鲁莽,毁了贵府大门,之后肯定会赔偿的。”

    “不用不用,一根门闩而已,”张鸿哲连连摇头,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先生真是蓬莱剑宗的真人?”

    “真人不敢当,”穆承安立刻纠正道,“在下还只是一个弟子。”

    张鸿哲似懂非懂,反正在他们看来,只要是修仙者就都可以称作真人。他恭敬地让开身位:“一直站在门口也不是事,我们还是进去说吧。”

    杜子辕他们便都由他领着进入了张府当中。那些原先和张鸿哲一起的青年男女也都散去了,其中一个年纪稍小的少年看着小金身上的衣服,小声对同伴道:“那不是《天才麻将仙女》里的衣服吗?做得好逼真啊!不知道他们是在哪里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