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69章 前女友?
    【……他只是知道有人会来,但是不知道是穆承安,明知会有麻烦上门还不走,想必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但穆承安显然超出了规格,他的准备没用了。】

    想到这里,杜子辕并没有觉得万事大吉。因为事情太不自然了,他是怎么确信来人的实力的?正常人的反应应该是先躲起来暗中观察才对。除非有什么让他相信了来人实力不强,但实际上却是骗了他。

    “他只是一个诱饵!快走!”杜子辕立刻对穆承安道。

    然而……

    “想走?还是给我留下吧!”

    天地骤然变色,山顶周围的云雾随着那道声音猛地聚拢起来,将四人牢牢地困在了里面。

    穆承安反应极快,随手便是一道剑芒斩向云雾,然而这道剑芒却如同泥牛入海,没有掀起半点波澜。

    “这是什么东西?”杜子辕可不认为穆承安刚才那一剑是闹着玩的。

    刚才八个御空天境的战斗就已经那么夸张了,穆承安的本事怎么也比他们强吧?这一剑说不定就能把山给劈开。

    穆承安道:“是阵法,有人在周围布下了阵法,打算偷袭我们。”

    他话音刚落,一道身影突然从云雾中走了出来:“呵呵呵,谁说我打算偷袭你们了?我现在不就站在你们面前么?”

    杜子辕他们的视线立刻集中到了此人身上。

    这是一个看不出年纪的女子,说她十七八岁也可,说她二十七八岁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她有着红水晶一般的眼瞳,圣女果一般的嘴唇,睫毛如扇眉若细柳,鼻梁高挺笔直,肌肤细致水润,这些全部摆放到一张鹅蛋脸上之后恰到好处,宛如一位画师的最高杰作。

    反正杜子辕看了之后是很想将她画到纸上。不过穆承安的脸色就没有那么好看了,他似乎认得此女。

    女子突然出现,发动阵法将杜子辕四人困在阵内,让他们都是措手不及。但是她现身之后也没有急着动手,反而站在那儿玩味地打量着穆承安。

    “她是谁?怎么看你的表情那么幽怨,你前女友么?”杜子辕用手肘捅了捅穆承安,小声地问道。

    但是他再小声,在场的几人修为都远比他高,这句话一清二楚地传到了所有人耳中。

    地上的神棍诧异地看了一眼穆承安,然后又看了一眼那女子,仿佛听道了什么荒谬至极的事情。而那个女子则是表情一顿,随即再度回复了原本的笑容,不过她还是多看了几眼杜子辕。

    至于穆承安,他直接皱着眉头对杜子辕道:“还请杜兄不要开这种玩笑,此女乃是心魔教妖女,与我蓬莱剑宗乃是大敌。”

    心魔教,这也是东极大陆四大修仙宗门之一,而且还是最近几百年才刚刚顶掉一个老牌宗门上位的。不过他们的势力范围在东极大陆西侧,杜子辕听说的不多。

    【罗密欧与茱丽叶?】杜子辕视线在两人之间转了个来回,发现穆承安似乎并没有那种意思。这就有意思了,这个心魔教的妖女是单相思么?

    【我去,好狗血啊,但是……好像很有趣呀。】杜子辕坏坏地想道。

    穆承安在他满脑子坏主意的时候就已经出手了。他可没有和妖女叙旧的心思。

    翠绿色的剑芒直冲天际,与天地共鸣,甚至还引得域外星光落下。这动静可要比先前凌血刀八人的战斗强太多了。

    然而,心魔教妖女事先准备了那么久的阵法也不是吃干饭的。只见剑芒落到她的身上就像是斩在云雾上一样,直接穿了过去,完全无法伤到她。穆承安又想破开阵法,然而绵延不绝的云雾却又总能抵消他的剑芒,让他无计可施。

    “呵呵呵,穆大真人,你的碧落剑没用了吧?这可是我专门为你准备的翻云阵,滋味如何?”心魔教妖女就像是在看一只被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老鼠一样。

    或许是刚才杜子辕的话刺激到了她吧,现在杜子辕在她脸上看不到任何隐藏的表情,只有不知真假的嘲讽戏谑之色。

    杜子辕看了一眼眼神凝重的穆承安,似乎他真的有些麻烦了。【如果今天我不在这儿,或许真会被她成功也说不定。】

    就在穆承安陷入苦战之时,这片困住他们的翻云大阵当中忽然升起了一面巨大的圆镜,镜面上将整座阵法照得一清二楚。然而除了杜子辕,谁也没有发现这面镜子。

    照魔镜!

    这个能力的发动需要一定的时间,杜子辕一开始就在使用了,现在穆承安与翻云阵纠缠了一会儿,总算是成功了。

    “穆兄,斩那边,连斩3次。”杜子辕指着侧面的一个方向对穆承安喊到。

    穆承安没有多想,下意识地就挥剑斩了出去。

    “然后这边,1次!”“这边,5次!”……

    随着杜子辕的指挥,穆承安连连出剑。整个翻云阵顿时震荡连连,周围困住他们的云雾也越来越稀薄,十几秒之后,阳光再度照入了山顶之上。

    翻云阵,破了!

    穆承安自己也没想到竟然能那么简单地破阵,他惊讶地看了一眼杜子辕,不过很快还是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妖女身上。

    那个心魔教的妖女此刻也是死死地盯着杜子辕,虽然看不出表情,但猜也能猜到她心中的惊讶程度。

    “受死!”

    穆承安破了阵,自然毫不犹豫地朝她发动了攻击。只不过,这一次被他剑芒斩中的心魔教妖女却是化作了一摊黄沙四处散落。

    他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把绿竹剑收了起来,转身走向杜子辕。

    “多谢杜兄指点。”

    “小事,话说你不追了吗?”

    “心魔教之人诡异无比,刚才被我斩杀的是她的一具化身,她的本体可能在万里之外,根本无从寻找。”穆承安摇了摇头,显然对心魔教的这种手段十分了解。

    跟杜子辕解释完后,他的视线终于转到了那个被吓到腿软至今都没能站起来的神棍身上。

    “冒充我蓬莱剑宗,还勾结心魔教妖女,你真是好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