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67章 约定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山村,可以看到男人出去打猎,女人在家中干活,几个小孩嬉闹追逐着穿过了杜子辕他们的身体。显然这些都只是阿朱制造出来的幻影而已,是她当年记忆中的画面。

    大家虽然很好奇她为什么要提到这个小山村,但都没有开口发问。阿朱带着他们来到了一间很普通的木屋前,杜子辕在门外就很清楚地听到一个男人的怒骂声还有一个女人惨叫的声音,期间还夹杂着一个孩子的哭闹声。

    阿朱打开门,四人这才看到屋里的情况。一个男子正拿着藤条抽打一个女人,不远处的床上则搁置着一个一岁大的孩子,没有人理会。

    阿朱指着女子道:“她是被卖到这个村子里来的,经常会想着逃跑,但是每次都会被抓回来,然后被丈夫毒打。”

    穆承安皱起了眉头,显然他对这种事情十分痛恨,只是这些只是阿朱的回忆,所以他也无可奈何。

    男子毒打完妻子之后又威胁了几句,把她用铁链锁在家里之后就出门打猎了。女子在他走后来到了床边,孩子还在哭,杜子辕本来以为她会抱起孩子哄一哄,结果却见到她一巴掌抽在了这个才1岁大的幼女脸上。

    阿朱道:“她憎恨着这个村子的一切,包括这个孩子。”

    说话间,场景再度变换,时间似乎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一岁大的幼女转眼间已经四五岁了。她看上去并不健康,浑身上下瘦骨嶙峋的,身上还有着许许多多的淤青伤痕。

    啪!

    又是一耳光,已经苍老了许多的女人还是和当年一样,憎恶着自己的女儿,觉得她就是自己洗不去的污点恶梦。

    幼女捂着自己被打的脸,悄悄地走出了家门。她蹒跚地来到村子后方,找到一株半焦半秃的树之后坐在了树下。

    “树树,今天娘亲又打我了,我只是想要给她递杯水……”

    阿朱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了怀念的神色:“她在村里没有朋友,有什么事情就喜欢来我这里倾诉,我似乎成了她唯一的朋友。”

    画面再变,这一次整个村落都燃起了大火,所有人都在惨叫着,想要逃跑,但是火势太大,根本逃不掉。唯有一个人在笑,笑得很疯狂,那便是被卖到山里的那个女人。

    “她谋划了数年,最终一把火烧死了所有人。”阿朱道。

    小金忍不住问道:“那个孩子呢?也被烧死了吗?”

    阿朱摇了摇头:“不,她那时候正好在我那里,逃过一劫。”

    小金闻言松了一口气。

    画面再度变到了树的那一边。小女孩躲在树下,看着远处的火光瑟瑟发抖,这时,她的母亲却找到了这里。她呼喊着“娘亲”,以为母亲是来保护她的,然而迎来的却是一对铁钳般的双手。

    “我那时候伤势太重,根本无法救她,只能看着她被掐死。”阿朱叹了一口气。

    四人的脸色都不算好看,他们都清楚地看到了小女孩临死前眼中的那一抹绝望。

    女人掐死自己的女儿之后就跳崖自尽了,小女孩的尸骨就这么落在了阿朱的边上。

    “她因为沾染了我的气息,并没有被鬼差发现,而是成为了一个孤魂野鬼陪伴在我身边,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天都和我说话,一直持续了50年。”

    “50年后,我已经恢复了一部分力量,”阿朱指着自己那仅剩的一根枝条,“我用自己剩下的妖元结了一枚果子,我的果子能够生死人肉白骨,为一个鬼魂重塑肉身也是可以做到的。”

    小金却是大吃一惊:“重伤的时候还消耗妖元,你不想活啦!?”

    阿朱却笑道:“我已经活得够久了,她的生命才刚刚开始,不应该停在这里。”

    故事还在继续,帮助小女孩复活之后阿朱消耗太大沉睡了过去,等她再度醒来时,小女孩已经不见了。不过,在沉睡中她隐约听到小女孩对她说过一句话。

    “树树,我还会回来看你的,你要等着我呀。”

    阿朱记住了这句话,一直在这里等着小女孩。然而这一等便是700年,一直等到了她的寿元即将耗尽小女孩也再没回来。也许她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也许她已经死在了外面……

    妖帝本应与天地同寿,然而她重伤在先,强行分离妖元结果实在后,能够撑700年已经是极限。现如今,就算没有那些个高手盯上她,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我的第二个条件便是,如果有一天她来找我了,希望你们能够代我向她说一句‘抱歉,我失约了’。”阿朱的声音响起,众人再度回到了石室当中。

    “至于礼物,我死之前还能再结一次果子,虽然效果会差一些,但对你们应该还有些价值的。”

    “我不要你的果子!”凌血刀忽然激动地大吼道,“是我欠你一条命,你说的事我一定会办到,这不是交易!”

    阿朱再度用枝条拍了拍他的头:“傻孩子,你有你自己的人生,不应该被束缚在这种地方。”

    “没错,”这时,一直沉默的小金忽然开口道,“既然要等,那就一直等下去好了。”

    说着,她走到了树前:“你不会死的。”

    只见小金伸出了手臂,另一只手在手腕上一划,破开一道口子,她的血直接喷到了阿朱身上。

    “你在干什么!?”所有人都被她这突如其来的行为吓了一大跳,尤其是杜子辕。他很清楚地看出了小金表情的不对劲,这绝对不是因为听故事被感动了而决定帮助阿朱,而是有着更深层次的理由。

    只是……“你疯了吗!”杜子辕上前想要阻止小金,“你自己的伤都还没好,这时候放血,你不想活啦!”

    小金回头朝他笑了笑:“没事,我是龙,命硬,没那么容易死的,就是……头有点晕。”

    阿朱的枝条迅速地缠上了她的手腕,堵住了往外涌的血液,但是就刚才那一下小金就已经损失了大量的精血,直接晕倒在了杜子辕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