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66章 妖帝阿朱
    武者达到御空天境之后,对身体的掌控已经细致入微,如果有意识地掩盖自己的情绪,单从外表来看是绝对看不出任何东西的。当然,这里指的是“有意识”地去掩盖的前提。

    凌血刀显然没有想到杜子辕竟然能根据一个持续不到0.2秒的表情判断他是否说谎,所以在杜子辕直截了当地揭穿了他的谎言时,脸上闪过了一丝慌乱。

    他现在的伤势自己最清楚,随便来个御空天境就能杀了他,更别说是一个能够御剑的修仙者了。但是他没有丝毫要让步的意思,握着刀柄的手又紧了紧。

    就在这时,山洞中忽然传出了一声叹息,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让他们进来吧。”

    凌血刀脸上的肌肉一颤,回头看向山洞中:“可是你……”

    “何必呢?”女人的声音再度响起,“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要再为了我做无谓的牺牲。”

    “……”凌血刀沉默不语。缓过了一口气的他,勉强用刀撑着站了起来。

    冷冷地看了一眼杜子辕他们,凌血刀道:“你们跟我进来吧。”

    杜子辕闻言看向穆承安:“不怕有陷阱么?”

    穆承安摇了摇头,道:“无碍。”这两个字说得倒是颇有底气。

    【不愧是大宗门里出来的人啊。】杜子辕心中感慨着,于是他也从小金的背上爬了下来,三人一同跟着凌血刀进入了洞中。

    进入山洞之后是一条向下微微倾斜的坡道,走了一会儿之后,凌血刀带着三人来到了一个大约30米方圆的石室。在石室的中央,一株两米来高、一半焦黑一半光秃秃的“树”长在那儿。杜子辕好奇地打量着石室,并没有看到女人的身影。

    凌血刀进入这里之后就没有理会杜子辕他们了,径自走到树前坐下,伸出一只手深情地抚摸着那干枯的树皮:“对不起,还是没能保护好你。”

    半焦半秃的“树”晃动了一下唯一的一根枝条,刚才杜子辕听到的女声再度响起:“本就是注定的事情,你又何必伤感。”

    【原来是个树妖!】虽然事先已经隐隐有些猜测了,但当真的看到树说话时,杜子辕还是觉得有些新奇。

    这时,穆承安忽然开口了:“在下蓬莱剑宗穆承安,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我也没有什么正式的名讳,你们就叫我阿朱好了。”树很有礼貌地回答道。

    穆承安点了点头:“阿朱前辈,恕在下直言,你的情况似乎不太好。”

    阿朱笑道:“呵呵,你真是太客气了,我这何止是不太好?还能活几天都是个问题呢。”

    “嗯?”杜子辕惊讶地看着阿朱,虽然看不到表情,但她的语气里可一点也听不出马上就要死了的感觉。

    树前的凌血刀脸上则是露出了极其悲伤的表情,显然他对阿朱的感情非同小可并且也知道了这个事实。

    “前辈豁达,承安佩服,”穆承安道,“不知前辈可否告知一下为何在此,在下也好向师门禀报,毕竟一尊妖帝陨落绝非小事。”

    “妖帝!?”杜子辕和凌血刀都是惊讶地看向穆承安。后者看了一眼之后再度将视线转回了阿朱身上,杜子辕则是一直盯着穆承安。

    “妖帝的话,你是指民间传说中的那种妖帝吗?”杜子辕有些难以置信。

    很多神话故事里都能看到妖帝出没,这是一个称号,同时也代表了一个境界。具体是怎么回事杜子辕境界太低还不了解,但在所有故事里,妖帝都是能够和仙人争锋的,是浑天星上最强大的存在。

    这种传说中的存在如今居然出现在了眼前,也难怪杜子辕要吃惊了。只是眼前这位妖帝和传说中威风八面的妖帝反差还是挺大的,完全看不出哪里厉害了。

    穆承安点头确认道:“阿朱前辈给在下的感觉与我宗掌门一模一样,绝对是那个境界的存在。”

    “呵呵,”阿朱又笑了,“什么妖帝,那都是千年前的事情了,如今的我不过是一株快要死掉的老树罢了。”

    众人闻言均是不知该说什么是好。英雄迟暮的感觉最是让人无奈。

    阿朱道:“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我可以告诉你,并且我还可以送你们一件礼物,只希望你们能答应我两个小小的条件。”

    穆承安道:“前辈请说。”虽然阿朱已经快要死了,但对这种修行界的前辈,他还是保持着基本的敬畏。

    “第一个条件是希望你们放这孩子离去,他在这里不过是为了保护我而已,造成杀戮实属无奈,罪孽就由我来承担吧。”阿朱用自己的树枝碰了碰凌血刀的头,就仿佛一位慈母抚摸自己的孩子一样。

    穆承安道:“武者争斗只要不波及到无辜之人,我们都是不会去干涉的,这点还请您放心。”

    “那便好,”阿朱道,“第二个条件的话,还是先给你们说一个故事吧。”

    说着,她的那根树枝上忽然亮起了一团红色的光芒,穆承安、杜子辕、小金、凌血刀都是眼前一花,回过神来时俱是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山脚下。

    “这是怎么回事?”几人正疑惑之时,一道身影从一旁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看上去30岁左右的女子,她身上穿着朱红色的丝绸长裙,一头青丝则是用一根树枝固定着。树枝末梢还挂着一枚樱桃大小的朱果。

    她的容貌算不得有多艳丽,但是很温柔,看着就会让人下意识地产生亲近之感。

    “你是……阿朱?”杜子辕问道。

    女子笑着点了点头,指着远处道:“一千年前,我与人争斗,受创落入了这座山中变回原形,本来是打算好好养伤的。”

    四人顺着她的手指看了过去,果然在山脚的一个地方看到了一株半焦半秃的树。

    【原来在1千年前她就是这个样子了啊。】杜子辕想道。

    “过了大概200多年吧,山脚下渐渐形成了一个村子。”阿朱说着,四人便觉得周遭景色一变,来到了那个村子当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