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65章 好讨厌的感觉喵
    御空天境的武者何其稀有?平日里一个国家都没有那么多,如今却集中在了这一座山峰之上,实属罕见。这也证明了山洞中的大妖着实非同一般。

    八个高手,其中那个以一敌七的刀客似乎是在守住洞口,不让其他人靠近,除此之外他自己并没有任何要进洞的意思。这就有些奇怪了,他难不成还是和大妖站在一起的?

    不管怎样,御空天境的战斗着实精彩。杜子辕如今是养神境一重加锻体2阶,记忆力和动态视力都比寻常人强很多。他将这些战斗画面全都刻录在脑海中,准备回去就马上把它们画出来。

    【加油,加油,使劲打,出绝招!这些可都是素材啊。】

    八个高手纷纷觉得背后一凉,但激战中也没时间理会那么多,依旧继续拼斗着。

    终究是七个打一个,渐渐地,那个刀客落入了下风。他的身上伤口越来越多,但是动作却越来越凌厉,以至于他的对手全都投鼠忌器,一时间无法给予他致命一击。

    突然,刀客挥刀斩出一道巨大的刀芒,正好劈在了一个持剑武者身上。后者猝不及防,直接被这一刀给劈飞了出去,虽然没死,但那伤势估计是没办法再战斗了。

    刀客付出的代价则是硬吃了一波其余六人的伤害,他身上似乎有什么防御宝物,并没有被分尸,不过吐血受伤是难免的。他再度挥刀,六人害怕重蹈剑客覆辙,纷纷后撤拉开距离。

    刀客见状也没有追,他直接将刀倒插在面前的地面上,一手扶着刀柄看向其他人:“怎么?怕了?”

    剩余六人脸色难看。他们很清楚刀客已是强弩之末,但在被击杀之前至少还能再拖一到两个人下水。巨大的利益面前,谁也不愿意为其他人做火中取栗的事情。

    “凌血刀,你今天非要和我们做对吗?”一个以折扇为武器的御空天境高手开口道。

    被称作凌血刀的刀客不屑地吐了一口血痰:“废话,不然老子在这里看风景啊?”

    “你,”持扇者脸色难看,不过还是道,“你看,张孝全已经被你击伤,不如我们商量一下,将猎杀大妖之后原本属于他的战利品分你如何?”

    张孝全应该就是那个剑客了,看来这些人纯粹是因为利益而结合,六人中没有一个想为张孝全报仇的。

    然而,凌血刀的回答只有一个字:“滚!”

    这显然激怒了在场的所有人,一个以偃月刀作为武器的武者可能脾气比较暴躁,当即就骂道:“别不识好歹!你真以为我们怕你了!?”

    对此,凌血刀只是冷笑:“那你们尽管上来啊,看看是谁死。”

    持扇者无奈地摇头叹息:“魔道邪徒,果然不可理喻。”

    说罢,六人再度冲了上去,凌血刀也是拔刀迎战,战斗比先前还要激烈了几分。

    “魔道邪徒是什么?”杜子辕还是第一次听说,便向穆承安询问道。

    穆承安回道:“无论是武修还是修仙者,原本是没有正魔之分的,只不过在修行途中有人走上了歪路,企图用血腥残忍的手段谋求速成,那种人就被称为魔道邪徒了。”

    “这么说,那个凌血刀就是走了歪路咯?”杜子辕看了看凌血刀,总觉得有些不像啊。

    穆承安又道:“那只是最初的定义,后来一些喜好血腥杀戮之人也被归为此类,以至于演变成只要手上稍微沾点血腥,有心者就会将其称之为魔道邪徒。”

    “哦,懂了。”杜子辕了然,武者嘛,一言不合就容易拔刀相向,出点人命很正常。像凌血刀那种不合群的人的确容易被人盖上魔道的帽子,想来他自己也不会在乎。李青莲不也是那样的么。

    高手交锋往往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他们这边聊天的功夫,那边又有一个人被凌血刀重伤了。正是先前叫骂的持偃月刀之人。相应的,凌血刀的胸口要穴也被击中,吐出了一大口血,他的刀更是被击飞了出去。

    失去了刀的刀客就像是没了牙齿的老虎,剩余五个人眼中俱是杀意大盛,想要趁机杀死凌血刀。就在此时,山洞中忽然涌出一股恐怖的妖力,五人毫无反抗余地便被击飞。

    在杜子辕的视野中,这五个家伙就好像流星一样朝着远方倒飞出去,沿途洒下了一大片的血雨,一会儿就没了身影。

    “好讨厌的感觉喵。”杜子辕小声地给五人配了个音。因为他们消失的方式实在是太像火箭队了。

    “你说什么?”背着杜子辕的小金扭头疑惑地看向他。

    “没什么,情不自禁而已,不要在意,”杜子辕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们过去。”

    “哦。”小金脚下猛地一蹬,直接跳到了山顶。穆承安也是御剑跟了上去。

    见到又有人来,凌血刀强撑着想要捡起自己的刀继续御敌。然而他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就算是用刀撑着也没能站起身来,他只好盘坐在山洞口,把刀往面前一插:“靠近者死!”

    杜子辕看了看穆承安,心道在这位大佬面前装逼,不是作死么?这凌血刀今天算是到头了。

    然而穆承安却并没有动手,只是站在那里疑惑地看着他。

    “怎么了?”意识到不对的杜子辕问道。

    “奇怪,”穆承安说道,“他身上血煞之气明明很浓郁,但是却感受不到多少业力,这太不正常了。”

    按照道理,一个人杀人多了肯定会被因果业力缠上。这凌血刀手上人命显然不少,但是业力却不多,这就有点诡异了。

    杜子辕忽然发现凌血刀的眉毛上扬了一下:“看来他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穆承安对凌血刀道:“你身上业力不多,我不想伤你性命,但是这里面的妖物必须得到确认,若是超过融天境,就必须接受监管。”

    凌血刀对此无动于衷,只是手握紧了刀柄。

    杜子辕好奇地看着他,问道:“你是在保护这只大妖吗?”

    凌血刀哂笑一声,摇了摇头:“你想多了。”

    “看来是的。”杜子辕没有理他,对穆承安这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