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62章 没追求的道士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山村,大概几十户人家,房屋都很简陋,有的甚至已经破败需要用茅草、木板修补。村庄外面有一大片田,但是田里却看不到一只牲畜。

    杜子辕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想太多。几人下了车,让车夫等着之后就一起进了村,想要看看小男孩家中的具体情况。

    结果才一进去,就发现那个小男孩被打倒在地,手上的银子已经被一个成年壮汉给抢走了。

    “把银子还给我!这是给我爷爷看病的!”小男孩挣扎着,但是就他那几两肉怎么搏得过一个成年人?

    那壮汉皮肤黝黑,头发似干草,裤脚上还沾着一些泥土,似乎是一个农夫。他操着一口浓郁的方言对小男孩道:“娃!俺这就是拿去救你爷爷的!你怎么就听不懂呢?”

    “我要去请大夫!你把钱还给我!”小男孩还是不听,挣扎着想要把钱抢回来。

    农夫摇了摇头,不管他,拿着钱转身就要离开。

    但是这时候穆承安已经看不下去了,他上前一步拦住了那个农夫:“这钱是那个孩子的,你为什么要抢他的钱?”

    农夫被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捂着钱后撤了几步:“你是谁?俺做什么要你管!”

    穆承安眉头一皱,上前一把夺过了那锭银子,转身走向小男孩。他的动作哪里是一个普通农夫能反应过来的,那家伙就觉得眼前一花,人就已经不见了,连带着手里的银子也不见了。

    转身看到穆承安手里拿着银子之后,他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把银子还给俺!”

    他猛扑向穆承安,然而穆承安只是微微一个侧身就躲了过去,随手一推便让他在地上连续打了十来个滚,不过身上却没受伤。

    “小兄弟,看来你真的有事瞒着我们。”穆承安拿着银子蹲到了小男孩身边。

    他只是性格正直,不代表没有脑子。之前杜子辕说的话他还有些半信半疑,不过看到刚才那一幕,他自然不会再认为小男孩只是单纯地缺钱了。

    小男孩看了一眼他们四人,也没有接过银子,而是对他们道:“你们快跟我来,快。”

    说完,他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带着四人回了他家。

    他家是一间破旧的小木屋,顶上铺满了茅草,墙壁上可以看到许多破洞,就算在整个村落中也是最简陋的那种。

    进了屋子,里面真的有一个老人躺在床上。小男孩上前查看了一下老人的情况,然后才转过身来和穆承安说话。

    “你们不该来的。”

    “为什么?”穆承安问道。

    小男孩缓缓将事情的原委道出。

    原来,前些日子,他们的这个村子里突然有好几个人犯病倒下,病症一模一样,负责照顾病人的人也相继染病。村里的人都吓坏了,本来想去请大夫的,谁晓得村里突然来了一个游方道士,说他们村子里有妖物作祟,所以才会引发瘟疫的。他还当场施法救好了一个病人,村民们立刻信了他的话,把他当神仙一样供了起来。

    这个道士当然不是来做慈善的,救完一个人让大家相信了之后他就不轻易出手了。想让他施法就得供奉上足够的银两。

    这小村子哪里有什么钱?大家勉强凑了点出来,那道士却说只够让他施法将疫情压制住,要想彻底治好还要更多的钱。

    大家没办法,只好把家里的鸡鸭牛猪全都卖掉,这还是不够,那道士便让他们去帮忙干体力活抵债。几十个村民帮他干一天活他就帮忙压制一天疫情,期间他们可以想办法去凑钱。

    这样持续了没几天,这个村子差不多就快被那个道士榨干了。而就在昨天,小男孩的爷爷不巧也病倒了,这倒不是疫病,只是老人家身体不好罢了,小男孩很确定,因为他照顾了爷爷那么久也没有被感染。

    平日里邻里之间有事还能帮一把,可现在这状况他还能指望谁?情急无奈之下只好去打劫了,可一个孩子哪里懂这些,所以才闹出了先前官道上的乌龙。

    他之所以没有告诉穆承安实话,就是怕穆承安惹上那个道士。其实村子里也不全都是愿意任由那个道士剥削的人,有的人家里根本就没有病人,他们不愿意掏钱,那个道士便作法惩罚了一下他们,让他们都染上了重病,这下就没人敢反抗了。

    现在大家都在想尽办法凑钱,刚才那个人就是想要抢他的钱去给道士,觉得凑齐了钱整个村子都能得救。

    “你们快走吧,要是你们也染上了那种病就糟了。”小男孩劝说道。他觉得穆承安是好人,不想牵连他们。

    穆承安和杜子辕对视一眼,这事如果真和小男孩说的一样,那这病八成就是那道士搞的鬼。他自己贼喊捉贼,就是为了剥削这些农民罢了。

    可这也太没追求了。杜子辕现在也在修仙,他很清楚,要能够让人生病起码也要养神第九重。这种修为的人赚钱的路子多了去了,没事跑来剥削一个穷山村完全就是舍本逐末啊。

    这道士肯定是另有所图!

    听完小男孩的讲述,穆承安愤怒不已。立刻让他带着自己前往那些染病人的家中。起初小男孩是不肯的,但穆承安再三要求,他也只好照做了。

    杜子辕没有跟上去,等了没一会儿穆承安就回来了,身后还带着一脸惊喜的小男孩。

    穆承安道:“果然是一些最基础的咒法搞的鬼,这道士真的该死!”

    修仙者一般是不允许用法术加害凡人的,这是浑天星上的大忌。这道士的所作所为足够穆承安将其废除修为了。

    “那就去见见那位道长吧。”杜子辕笑着道。

    他隐隐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这道士明知自己违禁了还要这么做,这里面肯定有着足够让他这么做的利益。

    只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去找那个道士,人家却已经自己找上门了。

    原来是之前那个被穆承安打翻的农夫去告了密,带了一大帮子人回来,其中靠后一些的位置,一位看上去仙风道骨的中年道士正站在那儿打量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