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61章 意外的支线
    很尴尬。

    杜子辕看着穆承安,后者此时也不知道该摆出一幅什么样的表情来才好。

    才说出口的话,瞬间就被打脸,这体验简直酸爽。

    同时他也很好奇,到底是谁那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在这种地方劫道。

    穆承安打开车门走了下去,其余三人则是从车窗探出了脑袋。然而当他们看清楚劫道者时,都是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因为那道瘦弱的身影,分明只是一个十岁大的孩子嘛。这家伙穿着一身破旧的麻布衣,手里拿了一把带着锈迹的菜刀,就这模样还想来打劫,你特么在逗我?

    “谁给他的勇气来干这行的?梁静茹么?”杜子辕惊叹道。

    此时穆承安已经下了马车,看清楚小孩的样子之后他也是有些猝不及防。

    “对不起,穆爷,这孩子突然闯出来……”车夫向穆承安道歉着。他知道穆承安的身份不一般,他刚才那个急刹车可是让车里人受惊了,若是追究起来,他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这车夫也是性格纯良,这要是一些仗势欺人的车夫,就直接把这小子碾过去了。反正都是劫道的山贼,死了也是白死。

    “无妨,”穆承安倒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反而看向那小孩,“小兄弟,你为何独自一人在此?半途劫道可不是你应该干的事情。”

    杜子辕就知道会这样,这穆承安性格太过刻板认真,而且还严守礼法,简直就是个教科书般的正人君子。但在他看来其实就是个榆木脑袋,完全不懂得变通,也不知道蓬莱剑宗是怎么教出来的。

    这要是换成他,虽然不会对这小孩怎么样,但也就是把他赶走,然后自顾自继续赶路。哪里会像穆承安一样还多管闲事去教育人家。当然,如果是个可爱小萝莉的话就说不定了。

    这小男孩显然是初次打劫,两只脚都还在发抖。看到穆承安靠近他就更慌了,胡乱地挥舞着手中的菜刀哇哇大叫着:“别,别废话,赶紧把钱交出来!不然我就不客气啦!”

    结果一不留神,手一滑,菜刀直接飞了出去。

    空气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小男孩愣愣地看着马车上的人和穆承安,僵在那里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穆承安大概想安抚他,上前一步伸出了手:“小兄弟……”

    哪知道小男孩忽然大叫一声:“啊!”紧接着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刷的一下跪倒在了穆承安面前,那叫一个流畅。

    “大爷,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饶命啊……”

    看着这家伙不断磕头的样子,杜子辕吐槽道:“这家伙是来搞笑的么?”

    穆承安反应过来之后立刻上前扶起了他:“小兄弟,你不用怕,有什么事尽管跟我说。”

    那小男孩却没理他,还是自顾自地在那里磕头,穆承安劝了好一会儿他才安静下来。仔细地询问了一番才知道,原来是他爷爷生病了,家里却没钱请大夫,年幼的他又没办法弄到钱,迫不得已才想到了抢劫。只可惜他显然不是这块料。

    “这也太狗血了。”杜子辕听完这家伙的话,顿觉无趣。反正给他点钱就能完事了,还以为能有什么有意思的展开呢。

    然而,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忽然系统的提示跳了出来。

    “支线任务触发:解决少年村庄的困难。”

    “任务奖励:初级道具抽奖次数+1,初级临时助手(7天)+1。”

    “支线任务为可选择模式,拒绝则任务消失,无法再度触发。”

    “请选择:接受/拒绝?”

    【嗯?触发任务了?】杜子辕顿时来了精神,选择了接受之后看向了马车外。

    穆承安已经给了小男孩10两银子让他带回去给他爷爷看病。多了他也不敢给,怕给这孩子召来祸害。小男孩激动不已,差点又要跪下来给他磕头了,不过被穆承安拦住了。

    就在这时,趴在车窗上的杜子辕忽然开口了:“喂,小兄弟,真的只要给你钱就能救你爷爷了吗?”

    穆承安疑惑地看向杜子辕,小男孩则是浑身一震:“当,当然,有钱我就能请大夫给爷爷诊治了。”

    杜子辕却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这样啊,那你去吧。”

    “谢谢。”小男孩如遭大赦,立刻带着钱跑入了官道边上的一条小岔路。

    等他离得差不多远的时候,杜子辕对车夫道:“王师傅,麻烦你跟上那小孩行么?”

    “杜兄,你这是为何?”穆承安此时已经回到车上,不解地看着杜子辕,他刚才突然问话的行为就很奇怪。

    车夫此时已经照着杜子辕的话跟了上去,那条岔道不算宽,但容纳这辆马车通过还是勉强可以的,远远地跟着小男孩,也不怕跟丢。

    车上,杜子辕则是跟穆承安解释道:“看到刚才我问他话时他的两只手在干什么了吗?”

    穆承安回忆了一下,他的记忆力还是很强的:“他一只手拿着我给他的银子,另一只手在不停摸着那只手。”

    “这就对了,”杜子辕道,“这是一种自我安慰的手势,代表他说的话连他自己都不信,需要靠这个动作来说服自己。”

    “你是说他有什么在瞒着我们?”穆承安诧异地说道。

    杜子辕点了点头:“我想是的,他爷爷生病的事情可能是真的,但给他钱显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

    穆承安有些佩服地看着他:“杜兄,你能够轻易地看出一个人是否在说谎吗?”

    “一般吧,”杜子辕道,“我有个表情不太丰富的邻居,为了读懂她的意思,我习惯了去观察一个人的小动作或者小表情。”

    夏无衣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他就是被杜子辕的这个本事给逼得穿上了人生的第一件女装,直到现在,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接触过男装了。小金也是一样,当初她想骗杜子辕,结果瞬间就被识破了,沦落成了他的女仆。

    一行人尾随着小男孩一路前行,小男孩的脚力不算快,停停歇歇大概三个多小时才赶回了他的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