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60章 《百变小樱》
    之后的几天,杜子辕基本上都没有出过车厢。除了吃林玉颦给他准备的点心和系统兑换的食品以外,他基本上都在画画。晚上睡觉的时候就用《大梦星辰妙法》的修炼代替,反正天庭也没人召唤他。

    他当然不是因为想要勤奋工作了,纯粹是画上瘾了罢了。脑子里有点灵感的时候,再懒的作家也会主动去创作的,等到画完了,马上就会再度变成一条咸鱼。

    这一点,如果有过创作经历的人相信都是知道的,很多人觉得自己有一个好创意可以写小说,结果才写了个开头几万字立马就觉得写不下去了,这是很正常的。

    杜子辕除了画《全职高手》,同时还在画另外一部漫画。那是出发前一天,夏无衣的女装为他带来的灵感。其名为《百变小樱》。

    由于《天麻》原作者小林立也是一条能把周刊拖成月刊的咸鱼,所以《天才麻将仙女》注定连载不了太久。夏无衣很喜欢这一类萌系漫画,所以杜子辕就只好给他开一个新坑了。

    《百变小樱》的主角小樱可是初代萌王,萌这个词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她也是让杜子辕感慨“小学生真是太棒了”的源头。另外还有她的好闺蜜大道寺知世,宠物小可,各式各样的库洛牌,都是非常吸引人的。

    杜子辕小时候,《百变小樱》的动画片简直风靡了整个小学,同学们都在谈论其每日放送的内容。以至于当他长大之后,这部作品也一直是他美好的童年回忆之一。他画的第一张同人图就是小樱。

    他以后还打算画《魔法少女小圆》,但如果没有萌系魔法少女打底的话,《魔圆》根本发挥不出其三集断头的杀伤力,所以《百变小樱》肯定是要先发布的。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他会不会也被称作“爱的战士”了。

    《百变小樱》的动画内容他其实也记不太清了,但他曾买过一盒库洛牌,对53张牌倒是记得很清楚。这种本来就只是卖萌的漫画,记住个大致框架就差不多可以重现了。

    首先将小可设定为上古御妖师洛礼多的契约妖兽,品种为大日圣金虎。这是他跟小金问来的,据说大日圣金虎是一种血脉可以和龙族比肩的强大神兽。

    洛礼多炼制有一套强大的灵器,名为“洛神牌”,洛神牌一共53张,每一张封印有一只独特的妖兽,掌控洛神牌就能够御使妖兽。其中一张最强大也最难以掌控的“无”被单独封印,剩余52张被放入了一本特殊的书里面,由洛礼多的两大契约妖兽看管。

    洛礼多死后,书被某个教书先生木藤隆偶然得到。木藤隆的女儿小樱偶然间打开书,触动了其中的“风牌”,以至于其余51张牌被风吹散。负责看守洛神牌的小可也因为洛神牌的丢失而实力大损,变成了一个玩偶一般的存在。之后,小樱在小可的忽悠下,成为了仙法少女开始搜集起遗失的洛神牌。

    关于小樱父亲是库洛里多转世的设定杜子辕没有用,他只是打算按部就班画单元剧而已,每个单元收服一张牌,大概2话左右,之后转成小樱牌又能重来一轮,中间还能水一点日常,有得画了。

    目前,他已经画完了4话。虽然离了画室没办法用那些画图软件了,但他现在也只是画一些草稿,很多细节都没有处理,背景甚至就只是随便画个几笔,所以速度还是很快。一天大概能完成40页的样子,其中20页《全职高手》,20页《百变小樱》,正好都是一话的量。

    能看到他的最新作,夏无衣和小金当然是很开心的。倒是穆承安,他觉得看一个作家未发表的原稿很失礼,所以并没有主动要求看。

    杜子辕没想那么多,便也没管他,只是自顾自地画着。

    只是,正如之前说的那样,灵感来的时候任何作家都有强大的创作欲,但是这东西显然是支撑不了多久的。仅仅4天,杜子辕就被打回原形,再度变成了一条咸鱼。

    “好无聊啊。”他把自己的脑袋搁在马车的窗口上,左右两边,小金和夏无衣也可他做着同样的事情。

    如果从外边看过来的话,就可以看到马车窗口并排摆放着三颗脑袋,表情都是一脸木然。

    “主人,我想吃菠萝包。”离家那么久,小金也开始想念起林玉颦的料理来了。吃不到她的料理,就只能用系统兑换的食品凑活了。

    “没有,滚。”杜子辕可不想浪费粉丝值在这家伙身上,她吃起来可不是一个两个菠萝包能满足的。

    “哥,你什么时候继续画啊,在书院里捣乱的洛神牌封印着哪种妖兽呢?我好在意啊。”夏无衣此刻俨然化身成为了一名小催更党。

    “让我颓废一阵子再说,”杜子辕随便找着借口,“关键是太没有激情了,完全不想画啊。”

    “那你要怎么样才会有激情?”夏无衣好奇地问道。

    “嗯……我想想,”杜子辕道,“比方说有一个山贼忽然跳出来喊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之类的。”

    很多小说里面,基本上主角只要出门一趟就肯定会遇到事情。什么调戏女孩的弱智公子哥啊、不自量力的劫匪啊、需要帮助的美女姐妹花啊之类的,杜子辕本来以为自己这次出门也能遇到那么一两个,结果4天了,鸟都没一只。真是不能相信那种小说啊。

    穆承安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认真地对杜子辕道:“杜兄,我们走的一直都是官道,治安很好的,而且我们的马车上也有我蓬莱剑宗的专属印记,在这一带还没有谁敢轻易招惹我宗。”

    话音刚落,马车忽然一个急刹,杜子辕和夏无衣差点被甩飞出去,还好小金及时拉住了两人。

    “怎么回事?”杜子辕惊魂未定,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前面的人听着!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