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58章 杜子辕的缺陷
    大概是十二年前吧,当时杜子辕和林玉颦都还是两个小屁孩,两个人一天到晚腻在一起,无论是玩耍还是睡觉。一般来说都是杜子辕到处瞎跑瞎闹,林玉颦就乖乖地跟在他身后陪着他。

    后来有一天,他们遇到了一个人,一个大概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小姐姐。杜子辕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个小姐姐有着一头金色的秀发,他再没有在第二个人身上见过这种发色。

    小姐姐陪着他们玩了一段时间,具体多久他已经记不清了,毕竟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可能是一个月,也可能是半年。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两家的伙食就渐渐变得由林玉颦负责了。

    杜子辕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十二年吃下来,他早就已经对林玉颦的料理习以为常了。直到这次出门,吃了外面的菜,再结合夏无衣和穆承安的话他才意识到,似乎林玉颦的菜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那么“家常”。

    “就算是在蓬莱剑宗,要料理融天境的大妖也不是寻常人能够办到的,灵食在整个浑天星都是十分稀有的东西。”穆承安如是说道。

    杜子辕听了之后连连摇头:“不不不,颦颦只是一个普通人,她身上一点修为也没有,就连灵根也不存在。”

    “这个在下了解,”穆承安道,“在下一开始也以为林姑娘是一个隐藏修为的高手,但后来却发现并非如此,能做到这种事情,或许是因为她拥有着什么特殊的工具。”

    “工具么?”这个杜子辕就不清楚了,他从来不去管林玉颦的事情,她想说的都会主动告诉杜子辕的。

    “算了,颦颦的事情先放一边,现在最关键的是,”杜子辕指着自己,道,“我实在是吃不下这些东西,这该怎么办?我不会被饿死吧?”

    他也试过不顾味道,闭着眼睛硬咽下去,但是被养刁的似乎不止他的舌头,他整个身体都在排斥着这些“难吃”的料理,就算他吞下去了最后也会反胃把东西吐出来。

    这就麻烦了,他总不能不吃东西吧?

    【难道我注定了不能出远门么?还是出门一定要带上颦颦?】杜子辕觉得这不是个办法,林玉颦自己也有自己的事情,自己总不能把她绑在自己身边吧?

    他现在也能够明白林玉颦送自己点心盒子的意思了,她或许也猜到了杜子辕会吃不惯外面的东西,但肯定没想到杜子辕的反应会那么夸张。和小金、夏无衣不同,他可是吃了林玉颦的料理整整十二年,而且是他生长发育最关键的十二年。

    穆承安建议道:“不然,在下御剑带杜兄回去?”

    因为夏无衣恐高,所以不能御剑带他,但是杜子辕可以啊。以穆承安的速度,从这里回到龙角村不过是两三分钟的事情,便利得很。

    杜子辕摇了摇头,既然都接了任务了,那就应该好好完成。他想了想,转身在系统粉丝商店里买了一只大肉包,咬了一口。

    还好,这次总算是能够吃得进去了。毕竟是系统出品,1两银子一个的大肉包,物有所值。

    【看来我这段时间得靠系统过活了。】杜子辕无奈地想到。

    眼前这一大桌子菜也才不到1两,而他一餐稍微吃多点可能就要好几两,这可真够费钱的。好在他现在还算是有点钱,不然吃饭都吃不起。

    唉,归根结底还是林玉颦做的料理实在是太好吃了。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对四人造成太大的影响,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完了大家便继续上路。车夫早就在下面等着了。

    临出门前,杜子辕又听到了有人在谈论他的漫画。这次是一楼大厅,人多嘴杂,声音可要比楼上的大多了。

    “这山风放着好好的《天才麻将仙女》不画,跑去画什么《权力的游戏》,你说他是不是傻?”

    “《天才麻将仙女》可是受到仙人褒奖的神作,可《权力的游戏》呢?画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就是就是,一出来就是怪物杀人,砍头,光顾着渲染血腥了,也没有什么具体的武技路数,里面的角色就跟乡野蛮子似的,而且还一下子出场那么多,我都记不清谁是谁了。”

    ……

    《权力的游戏》目前才刊登了第一话,内容大概是电视剧第一集三分之一的样子,除了开场的异鬼杀人就是介绍了北境狼家的情况,然后就是收养几只幼狼,最后在结尾两页略微带了下狮家姐弟俩的对话作为伏笔。

    这一段情节无法吸引眼球是杜子辕早有预料的,毕竟对仙界人来说,强大的异鬼并没有在地球上那么震撼眼球。目前唯一的亮点就只有那独树一帜的精美画风而已。他精心绘制的小布兰还是让很多人喜欢的。

    但是抛去画风,仅仅这么点内容的确不如《天才麻将仙女》第一话那么有爆点。尤其是杜子辕还有一个致命的缺陷,他不通武技。他甚至连武者战斗都没怎么见过,以至于漫画开头异鬼出场杀人的画面完全就是按照记忆中的画面画的。这自然会被一些有心人挑刺。

    这个世界对战斗情节的要求是十分严格的,无论是武功招数还是心法口诀,只要有一点出错就会遭到口诛笔伐,严重的甚至还会被禁书。杜子辕目前虽然还没有到那么夸张的地步,但被人鄙视还是少不了的。

    他对此并不在意,《权力的游戏》并非简单的爽文,这是一部群像剧,慢热是必然。当情节进展到中期、后期,它的魅力才会开始真正地爆发出来。以至于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欲罢不能。

    在那之前,承受一点非议和质疑他是不会介意的。

    但事情似乎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只是质疑他的新作品倒还罢了,可他还没走出多远,忽然发现话题正朝着一个很奇怪的方向发展。

    “其实从《天才麻将仙女》就可以看出来了,这个山风并不是那么地会讲故事,他只是画得比较好,所以掩盖了这一事实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