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11章 龙涎洗衣液
    “唔?唔!”小金嘴里含着饭菜,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多大个人了,连吃饭都不会了么?”杜子辕伸手将被她吃到嘴里的头发丝全都拨出来整理好,然后又用手抹去了沾到她脸上的饭粒,没办法,他家毛巾就一条,擦过一些特殊部位,不可能拿来给女孩子擦脸。

    小金嚼了几口吞下去之后傻笑道:“太好吃了嘛。”

    “你这是山珍海味吃惯了,偶尔吃些家常菜才会觉得好吃。”因为一些缘故,杜子辕从小就吃邻居家的饭菜长大,他可不觉得这些菜品有多好吃,也就一般而已。又不是什么能发光、冲浪、火山爆发的料理,小金会喜欢完全就是因为新鲜感而已。

    “是真的好吃。”

    “行了行了,吃你的吧。”杜子辕拿起碗筷,就像是赶垃圾一样往她嘴里扫去。小金也不愧是龙族,一张嘴巴就像是橡胶人一样张得老大,把饭菜全都给接住了。

    投食完毕的杜子辕这才开始吃自己的,直男吃饭向来快速,没几分钟他也吃完了。吃饱之后他打算出去散散步,走到门外发现小金真的已经把自己的衣服洗好了,而且全都晾了起来。

    他一件件地检查过去,发现洗得真的很干净,而且还带着淡淡的清香。杜子辕不记得自家的皂角粉有这么强的去污功效,于是他向小金问道:“你用什么洗的,怎么那么干净?还挺香的。”

    这时候,手脚麻痹减轻了许多,已经可以行走的小金一脸“快夸我呀”的表情对他道:“嘿嘿,我用龙涎洗的,味道好闻吧。”

    “原来是龙涎,嗯?!龙涎!”杜子辕猛然反应过来,“龙涎不就是龙口水么!”

    “是啊,”小金一脸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这点衣服,我放到嘴里嚼两下就干净了。”

    杜子辕顿时一脸生无可恋,这让他以后还怎么穿这些衣服啊,到时候满鼻子她的口水味,就算味道好闻,但心理上的冲击还是很大的啊。

    他越发觉得自己是收了一个赔本女仆,甚至于脑洞大开的他还脑补出了小金其实是被整个龙族给丢弃的剧情,要不然她渡劫失败之后那么久怎么一个龙族都没来找她?他就不信她身上没有传讯的道具。

    想着想着,他忽然觉得小金还挺可怜的,爹不亲娘不爱的(脑补),还是个智障,瞧她那盯着地上寄居蟹的傻样。

    “算了,就当是收养了一个残障人士为社会做贡献吧……我靠!你干嘛!快把那只寄居蟹吐出来!”

    “呸!真难吃。”

    “……”

    觉得眼不见为净的杜子辕在消化了晚饭之后再度钻进了画室当中,小金很听话地没有来打扰他。

    一个通宵之后,杜子辕再度完成了12页的绘画,这绝对是暴走一样的绘画速度了。

    觉得有些困了的他走出画室,发现小金此时正四仰八叉地躺在他的床上,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由于睡相太过难看,她胸前的两个大球球都露出了三分之一。

    “这得有f了吧,唉,可惜是个智障。”杜子辕摇摇头,扯了一块毯子在地板上睡了下去。

    他不能进画室睡觉,进去之后他就不会被危险波及,画室的自我防卫系统就不会被触发了。

    ……

    就在杜子辕呼呼大睡的时候,距离他数十里的一处宅院中,裴明央正带着他的护卫老五来到了一间紧闭的房间前。

    “公子,都一天了,还要再等下去么?”老五站在裴明央的身后,语气中已然透露出了一丝不耐烦。

    裴明央却是笑道:“不急,这些年脾气古怪的人你我还见得少么?”

    “这倒也是,”老五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房门,“希望他有配得上这脾气的才华吧。”

    正说着,原本紧闭的房门忽然被打开了,一个脸上到处都是墨水、头发乱得如同鸡窝上面还插着好几支毛笔的少年神采奕奕地从屋里面走了出来。他的手上还拿着厚厚的一叠稿纸。

    他人虽邋遢,但那叠稿纸却异常地干净整齐。“看看!”少年直接把稿子举到了裴明央面前。

    后者双手接过,也不找地方坐下,当场便默读了起来。

    一页、两页……

    当读完厚厚的50页稿纸,裴明央忍不住又从头再读了一遍。如此反复,直到第五遍他才停下。他小心翼翼地整理好稿纸,然后看向了少年。

    后者一言不发,一对熊猫眼却是充满了自信。

    裴明央感叹道:“一叶先生,不得不说,我被你的故事所折服了,现在,我代表天罡宗正式向你发出邀请,来我们的《天罡志》连载小说吧!”

    天罡宗身为傲岚国最大的文娱巨头,名下的读物自然不止一本,针对的用户群体也各不相同。但要说销量最广的,无疑是创刊最早的《天罡志》了,它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傲岚国的国民读物,可以说,整个傲岚国看小说的人就没有一个不知道《天罡志》的。

    能够在《天罡志》上连载小说,这在傲岚国可以说是一个小说家的最高荣耀了。这可是许多人求爷爷告奶奶,拼搏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够得到的机会。老五见过太多的作者因为得到连载的机会而欢呼雀跃,然而眼前这个少年似乎有些不同。

    “连载啊,”他挠挠自己蓬松的发型,心不在焉地说道,“行啊,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才行。”

    “什么事?”若是别人说这话,裴明央或许理都不会理会,但是眼前的少年有着足够的才华,所以他也有足够的耐心。

    “唔……我还没想到,”少年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裤衩,调整了一下蛋道,随意道,“想到了再跟你说行么?”

    “无妨。”裴明央依旧答应了。

    这不由得让老五多看了少年几眼,看来他的才华真的非同小可。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少年又问道。裴明央先前已经许诺让他在傲岚国皇城定居,他家里就他和一个老管家,物件也不多,要搬家的话随时可以动身。

    “不急,我还有一个地方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