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在仙界当漫画家 > 第2章 我抢劫你什么了?
    “幸好没有在这上面蹉跎一生,不然这辈子就废了。”脑子清醒了的杜子辕自然不会再钻这个牛角尖。

    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优势在哪里。

    歌舞戏剧是别想了,他没那个天分。抄歌抄剧本什么的倒是可行,但很有可能给别人做嫁衣,毕竟歌手和演员总是要比词曲作家、编剧容易红。

    乐器他也不会,创作游戏更不行,让他玩游戏还差不多……

    思来想去,现在最适合他的无非是小说和绘画。但小说的竞争太激烈了,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投稿。毕竟已经有人在这条道上成功过,大家都觉得这条路更稳。他一个新人如果去投稿,说不定稿件连审核编辑的面都见不到。

    “结果还是要干老本行。”杜子辕看了看自己的手,不知道这双手能不能重现梦中的技艺。

    说实话,他对自己的前景还是很看好的。毕竟这个世界的娱乐产业也才发展了80年,在那之前刀光剑影才是世界的主流,文人墨客只是小众。

    如今的社会风气虽然比封建社会要开放不少,但帝制仍在,这里还是古代。大家画画用的还都是毛笔,画的是水墨画,意境上登峰造极的不少,但晦涩难懂,不适合大众。

    也不是没有走大众路线的画家,例如一些画春宫图的大触。在杜子辕看来,他们就是仙界的本子画家。

    而且仙界的“绘画”还停留在风景人像上,并没有“漫画”这一概念,就连春宫图也少有剧情。顶天了也就是在别人小说里加一两幅插画的程度。

    这些“名家”的水墨画功力自是出神入化,其中最顶尖的比之地球上的顾恺之、吴道子也要更胜一筹,有所成就者比比皆是。

    然而对于杜子辕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他压根就不会。

    “水墨画这种东西终究还是需要足够的底蕴和天分,不是谁都能玩得转的。”杜子辕自然不会去画水墨画,他不可能放着自己最大的优势不去用。

    他要把梦中自己最喜欢的“漫画”带到这个世界来,他相信,这绝对会对浑天星的文化娱乐产业造成巨大的冲击,而第一个吃螃蟹的他说不定还能成为开山祖师。到时候飞升成仙也不会是空想。

    不过现在有一个问题,他没有工具。

    无论是他所需的画笔还是画纸,都不是这个世界原有的东西。以浑天星的工艺倒是可以制作出来,但那必须去定做。

    杜子辕掂量了一下钱袋,里面大概还有3两银子和十几枚铜板:“也不知道够不够。”

    想到就去做,杜子辕当即便离开家门,朝镇上走去。

    他家住在海边,距离最近的一座镇子大约有十里的路,现在中午刚过,徒步走过去还来得及。

    “真刺眼。”不知道多少日子没出过门的杜子辕有些受不了天上那灼眼的烈日。

    传说中,每一颗星辰上面都居住着一位仙人,而太阳上住的便是太阳真君。太阳真君只是封号,这位仙人在民间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旭东大仙”,取旭日东升之意,在一些传说中这干脆就成了他的本名。

    浑天星存在得太久远了,凡人一代接一代地繁衍,虽然说法上是仙人后裔,但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一定能见到一个修仙者,多数只能在传说中听个稀奇罢了。

    当杜子辕顶着日头走入镇子中时,他已经觉得有些头晕目眩了。

    “应该没中暑吧。”他也舍不得花钱去买冰棍,径直往里走去。

    走没多远,他便遇见一堆人围在一个路边摊位上。

    “这是怎么了?”杜子辕好奇地上去围观,发现原来是一个卖鱼的摊子。这在临海区域是再常见不过的摊位了,旁边也有别的卖鱼摊位,为什么大家都围着这里呢?

    杜子辕才想发问,就听到里面有一个人大声道:“卖鱼强,你这也太贪心了吧!10两黄金!你抢劫啊!”

    紧接着另一个稍显尖锐的声音响起:“我抢劫你什么了?我是抢劫的人吗?我大老远地从深海把它带到这里,冒了多少危险?10两黄金不该给吗?大家看看啊,这可是金鳞鲤鱼,你们这辈子见过这么纯粹的金鳞吗?10两黄金一口价,爱买买,不买滚,瞧你那吝啬样!”

    “你……”那人被怼得够呛,又舍不得真掏钱出来买鱼,便恨恨地留下一句“就你这价,傻子才来买呢”离开了。

    其余人好奇地凑上去瞧了瞧,杜子辕也在其中。只见地上一个大木桶中一条金灿灿的鲤鱼正在水里游动着。杜子辕也不是没见过金鲤鱼,但那种都是稍微带一些金色罢了,像这条这种浑身如同精心打磨过的黄金一般的还真是第一次见。

    不过这种东西看看也就罢了,在这种穷乡僻壤能有几个拿得出10两黄金的?傲岚国的货币购买力1枚铜板能买一个大馒头,1千枚铜板等于1两银子,10两银子等于1两金子。非要用软妹币算的话,10两黄金差不多等于10万元还要多一些。

    谁会用那么多钱去买一条鱼?

    杜子辕看了一眼之后便转向了不远处的一家书画用具店。

    结果进去一问,这里定制最便宜的毛笔也要5两银子一支。要有特殊要求的话更是贵得离谱。文娱产业的过度发展,使得其周边产品用具的价格暴增,80年前的一支毛笔50个铜板顶天了,现在却是涨了百倍不止。

    “3两?喏,这是你唯一买得起的。”店小二认识杜子辕,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指着旁边的一堆白纸讥讽道。

    杜子辕转身看去,发现他所指的乃是这店里档次最低的一类纸张,粗糙不说,还不怎么吸水,也就一些家庭想给孩子启蒙又不舍得多花钱才会买。浑天星上造纸术发达,纸张的价格是很便宜的,这种纸一个铜板就能买两张。

    感到被侮辱了的杜子辕默默将这件事情记在了心里,他现在没本事打小二的脸,又不喜欢梗着脖子跟人大喊“莫欺少年穷”。不过他不会一直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会把这些人的脸打得啪啪响。

    不打算继续在店里听人嘲讽的杜子辕直接离开,打算去别的店铺看看。不过就在他刚走出店门的时候,眼前忽然一黑,似乎撞到了什么。身体孱弱的杜子辕当场就被撞倒在地,脑袋一阵晕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