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公务员备考指南 > 基础班 第 11 章
    得到了陈天笙的肯定,倒是有卫鱼有些意外之喜。

    虽然对于公务员这个行业有了一个了解,但毕竟卫鱼一开始是没有想要步入这一行的。如果一份工作自己不适合不喜欢却还要继续干,那么幸福指数会肉眼可见的降低。

    如今,陈天笙说卫鱼会适合这份工作,也让卫鱼对未来多了几分信心。

    不过,现在职位表都没有出来,考不考得上还不一定,她开始担心自己考上之后能不能适应的问题似乎也有些太早了。

    “那你有想考的地方么?”陈天笙继续问道。

    “还没有。”卫鱼老老实实道,“除去公检法之外,其它很多单位也招法律专业的学生。我对每个部门的职责是什么的都不太清楚。”

    “这个其实不用太在意。”陈天笙想了想,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很多时候,就算职位表上出现一些职位,你去调查了这个职位所需要做的工作,但实际等到你去单位报到的时候,也有很大可能去其它科室或者其它单位,具体来说,还是看哪个部门缺人。”

    公务员的考试卷子基本都是一样的,除去少数专业岗位还需要多考一个专业知识,行测和申论基本上都是一样的,选出来的学生都会拥有不错的学习能力和书写能力。至于岗位职责什么的反而没有特别严格的界限。

    有些部门是缺人的,但是在招聘发布岗位需求的时候可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审核通过,只能借着同单位其它部门的名义招人,到时候再从新人里挑选自己合用的人手。

    很多人都以为公务员是一份工作干到死,其实不然。很多公务员都调换过好几次的岗位,一般工作满两年之后还能参加公务员内部的遴选考试去其它地方。

    “这个是不能提前知道的么?”卫鱼好奇问道。

    “嗯。”陈天笙点点头,“不过一般来说,都是新人能干的活儿,重要的工作也不会一开始就交给新人,在这一点上,公务员和私企也没有什么不同。”

    “那就好。”卫鱼很是松了口气。

    点心很快就摆满了桌子,加上刚才的畅谈也让陈天笙和卫鱼之间变得不那么尴尬了。

    刚才是陈天笙先挑起的话题,卫鱼想了想,觉得接下来的话题还是自己开始比较好。

    “学长,你……你怎么会来培训机构当老师呢?”卫鱼憋了好一会儿才提出这个问题。

    其实在见到陈天笙出现在培训班的时候她就想要问了,但她却没有这个立场。

    陈天笙当年是隔壁政法大学的高材生,政法大学的法律系可比卫鱼所在的x大法学系好了不止一两个档次,用高考分数换算的话差不多就是30分以上的差距。就算放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

    更不用说,陈天笙本人在大三就以423分的成绩通过了司法考试,以他在学校取得成绩而言,国内的律师事务所估计都会对陈天笙抛出橄榄枝。

    就连卫鱼所在法学系的教授,提起隔壁学校的陈天笙也是一脸赞赏,十分郁闷自己当初没能聘用上政法大学的教授,不然就能收陈天笙当徒弟了。

    这样的陈天笙,应该在大三拿到司法证之后出国留学,回来的时候顺利直升政法大学的研究生,硕博连读才对,又怎么会出现在定公教育,当一个培训老师呢?

    在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卫鱼像是察觉到自己的失礼一样连忙道歉,“抱歉,学长,我只是单纯的有些好奇,不用回答没有关系。”

    “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陈天笙微笑道,“也有不少朋友问过我这个问题,多回答你一个也没关系。”

    卫鱼不由的坐正了身体。

    “我是单亲家庭出身,父亲和母亲离婚,我被判给母亲,后来父亲就消失无踪了,告给的抚养费一分也没给。我母亲辛苦将我送上大学,我大三的时候,她就被检查出了癌症。”

    卫鱼脸色涨得通红,她意识到自己提了一个相当不友好的问题。

    “对,对不起。”

    “已经过去很久了,没关系。”陈天笙微微摇头,“当时的治疗费用很贵,我又年轻气盛,不愿意向老师和同学开口,当时其实日子过得不怎么好。正好当时定公教育的老板,也就是我学长回校聚会,他知道了我的难处,与我签订了雇佣合同,直接给我预支了一百万的薪水。托这笔钱的福,我妈妈走的并不痛苦。”

    那个时候,其实定公教育自己本身也算是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它新出来的老师都被一个个挖走,本身青黄不接,学员招生率也达到了几年新低。但定公教育的老板还是看见了陈天笙本身的才能,直接拿了钱出来帮助陈天笙。

    当初的陈天笙虽然被很多公司事务所欣赏,但能毫不犹豫的拿出钱来投资他的人始终还是少数。毕竟政法大学里和陈天笙取得类似成绩的学生还有好些个,没有他还有其他人。

    因为当初的恩情,哪怕后来远图和厚笔的价格出的再高,陈天笙都没有想过要跳槽。

    “是金子哪里都发光,就算学长你没有从事法律行业,你在这一行取得的成绩也已经很让人羡慕了。”卫鱼真心实意道。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陈天笙这样的人真的不管到哪里都能活的很好。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是灭顶之灾的困难,在陈天笙的生命里只是一个坎罢了。

    “我也这么觉得。”陈天笙颇有些自恋的话语打破了刚才压抑的气氛,“不过定公教育还是给了我不错的平台,它也为我联系好了一个很不错的大学,继续送我去深造,再过不久,定公教育应该也会开设司法考试培训班的业务。”

    不仅如此,为了留下陈天笙,定公教育这边还承诺当司法考试培训业务开始之后,会全部交给陈天笙来管理,这也意味着公司的高层管理席位里有了陈天笙的一席之地。

    只是这些就没有必要说了,显得像是在炫耀一样。

    “真的吗?太好了,我在这里提前恭喜学长你。”卫鱼惊喜的看着陈天笙。

    “谢谢。”

    这一顿饭吃的还是很不错的,夜宵吃完之后,两个人也交换了联系方式,当然,是陈天笙先提出来的。

    当陈天笙提出交换手机号的时候,卫鱼拿手机的手似乎都有些颤抖,实在有趣的很。

    卫鱼回去的时候还有些晕晕乎乎,似乎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我就这么拿到了男神的联系方式?

    陈天笙这么好说话的么!

    和卫鱼分别之后,陈天笙就接到了姜海的电话。

    “你再这么打我电话别人会怀疑我性向的,抱歉,我对你没有兴趣。”陈天笙冷漠的说道。

    “滚,老子是钢铁直男。”姜海一口喷了回去,“这不是听说你主动邀请女孩子吃饭,我没有忍住好奇心么?你都多少年都没有请过女孩子吃饭了啊,我很好奇这个女孩子是什么大美女,让你这个石头都动了心。”

    “你见过的。”陈天笙随口回答道。

    “……我见过?”姜海在脑海里回忆了起来,他才回过没有多久啊,以前他在国外,想要帮陈天笙这个好友都鞭长莫及。他们都见过的女孩子……

    姜海想起了之前的小龙虾。

    嗯,他就吃了几个而已,第二天都是在马桶上度过的。

    “是那个坐我们对面的那两个女孩子之一?唔,是那个可爱的妹子?”

    “嗯。”

    “原来你喜欢这个口味。”姜海算是服气了,“我还以为你喜欢成熟优雅独立有女人味的大美女。”

    “远远谈不上喜欢,只是有点兴趣而已。”

    “不,这也已经很惊人了。”姜海冷静的回答道,“我本来都做好了以后多生几个小孩让他们认你当干爹给你养老的准备。”

    “……那我可真是谢谢你。”

    “好兄弟,一辈子,不用客气,到时候记得将你的遗产给我孩子就好了,生多了我恐怕养不起。”

    插科打诨的话说的多了,姜海总算步入了正题,“不过你到底对她哪一点有兴趣啊?我记忆不错,这个姑娘只能算个小美女吧,比她漂亮学历好的女孩子,围着你转的多得是啊,你那个公司老总学长的女儿,不就有事没事缠着你么?”

    “是性格吧。”

    “哈?”

    “她是会真心为我的成就高兴,为我的过去道歉的人。”陈天笙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给了一个回答。

    “哥们,你知道的,我大半时间都在外国,中文博大精深,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我懂就行了。”陈天笙笑道。

    大概是社会越来越浮躁的关系,陈天笙见过许许多多的人,但绝大多数人都有“恨人有笑人无”的心理,其中也有许多是陈天笙的好朋友好同学。

    当初他宁愿一百万投向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行业,都不愿意和身边的同学求助,差不多也正是因为如此。

    他生活无忧之时,尚且有人拿他的家庭背景说事,若被人发现他的窘境,恐怕此事会伴随他一生。那些人或许会高高在上的怜悯着支援一些钱,但他们的嫉妒和窃喜也同样会伴随而来。

    即使是在同一个宿舍的室友之间,陈天笙也不止一次的看见过类似的眼神。

    等到他功成名就,身边照样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人。

    陈天笙若是活的迟钝一些,或许会更加幸福,但他偏偏敏锐的过分。

    但在吃夜宵的时候,他是真切的感觉到,卫鱼是真的为得知他的过去而道歉,也真心为他现在的成就而高兴。

    没有廉价的怜悯,没有可笑的嫉妒。

    设身处地,这四个字说起来简单,但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