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名单(二合一)
    凌晨一点多,清远市南郊居民区,才在闹市区关店打烊的许青川刚刚回到小区门口,和门口熟识的夜班保安笑着打了个招呼后,拖着疲惫身躯将车子开进了小区。

    今年四十出头的他,单身一人,带着一个今年刚满十七岁,正在上高中的女儿。

    他在市区开了一家烧烤店,生意还算可以,至少在这种层次的小区中属于有钱的那种层次。

    就是辛苦了点,每天要忙到凌晨一二点才回家,不过每当感到辛累的时候,想想家中乖巧懂事的女儿,他就会再次全身充满动力。

    他性情和善,就是因为劳累长相有点偏老,小区里认识他的人都称呼他为老许。

    将车子停在了自家车位上,许青川走进了楼梯,拍响时常失灵的声控灯,向着楼上走去。

    这栋居民楼建的比较早,只有六层,并没有到安置电梯的规格,所以上下只能走楼梯。

    快要走到自家三层,正低头在钥匙串上摸索着大门钥匙的时候,一道温和的男声突然响起。

    “王川。”

    他下意识抬头,一个健壮的青年正抱着双臂,面色平静地看着他。

    “你是在喊我吗?”

    许青川显得有些疑惑,他左右看了看无人的四周,指着自己的脸对着青年问道。

    随后摇头轻笑一声,说道:“小伙子你认错人了,我叫许青川,不是什么王川。”

    他的表情动作很是自然,任谁看到都会以为自己确实找错了人。

    然而健硕青年没有。

    “王川,惠省钦州人,五十一岁,e级能力者,能力是制造催眠力场,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操控影响他人心智。”

    随着青年的话语,许青川的笑容一点点消失了,脸上慢慢爬满了阴沉。

    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仿佛当场换了一个人。

    “十年前觉醒,两年后因为滥用能力将十三名女性转化成你的被发现,其中包括一名到惠省开演唱会的天后,于是被惠省星罗剑派追杀,于五年前逃到清远市时,杀死路上让你搭车的许青川,从而顶替他的身份,在清远市一直定居到今天。”

    “你是谁?”王川眯起了眼睛,“为什么这么清楚我的事情?”

    “想死还是想活?”

    青年没有回答他,只是脸色平静地反问一句。

    “蠢货!”王川冷哼一声,悄无声息中已经将能力施展开来。“知道我的能力是什么,还敢靠我这么近。”

    “跪下来抽自己耳光!”他的眼中散发着淡淡红光,在黑暗的楼道中就像嗜血的恐怖妖魔。

    “告诉我你的身份还有目的,并且我的消息你是从哪里…哪里得…得到的……”

    说着说着,王川不由就开始结巴了起来,因为对面那个青年依旧是那一幅平淡如水的沉着表情,完全没有出现像其他人那样刚刚中能力时迷茫的神色。

    “看来你是想死了。”

    王川的瞳孔猛然收缩。

    青年悍然抽出一掌,仿佛瞬移一般直接横跨两人之间两米多的距离,瞬间就来到王川的面前,王川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感到一阵剧痛从脸颊传来。

    随后在那股大力的作用下,他惨叫一声,整个人都被带飞出去,从台阶上重重地摔落在下方的休息台上。

    好痛……

    王川只觉得自己浑身的骨骼好像散架了一般,到处都痛的不行,脑袋里一片昏沉,至于被抽的那半边脸则已经高高肿起,完全麻木没有感觉了。

    他伸出手颤抖着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湿漉粘稠,低头一看全是暗红色的鲜血,感觉嘴里有些异样,却是吐出了几个断牙。

    看到青年高大的身影从上面一步步向他接近,王川的心仿佛都在跟着他的脚步而颤抖,脑子中的昏沉之意都减轻不少。

    他连忙哭丧着脸道:“我错了!你要我干嘛就说吧!”

    青年一手抓着他的衣领,将他从地上轻而易举地提了起来,王川接近两百斤的体重在他手上就像提着一捆稻草一样轻松。

    提着王川走到了他的家门口,抓住门把手咔嚓一声,就将整个门锁从实木门中硬生生撕裂了出来,看的王川脸皮直抽搐。

    提着王川扔到地上,黑暗中灯光突然亮起,一道少女特有的娇柔声音响了起来:“爸爸,是你回来了吗?”

    随后一个面容精致披着长发的可爱少女从走廊中赤脚走进了客厅,但是让人愕然的是,少女的身上竟然什么都没穿,雪白的胴体尽数暴露在灯光之下,令人炫目。

    而女孩却一脸自若,仿佛这么做理所当然。

    看到躺在地上满嘴是血的王川后,少女顿时一惊,刚要下意识发出惊呼,一个身影就瞬间出现她的面前,一指轻轻点在了她的额头。

    一指点下,少女立刻两腿一软昏迷了过去,被青年放在了沙发上。

    “这位大人若是喜欢这种,我就送给大人了……”

    王川赔着脸笑道,只是看着青年没有丝毫反应的平静面孔,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把你所知道的,像你一样潜藏在清远的各类觉醒者列出一个名单交给我。”青年淡淡道。

    听到这里,王川心中一沉。

    眼前这个青年实力恐怖,要那些觉醒者的名单估计没什么好事,自己若是就这么交给他,日后被他人知道,今晚就算从他手上活下来,以后也别想有安生日子。

    当下他便连连摇头道:“大人也知道我当初是孤身一人逃亡到的清远市,一直都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看出我的跟脚,哪里还敢接触其他的觉醒者啊。”

    青年没有说话,只是伸出一只手,在王川疑惑的眼神中拉起他的胳膊,然后突然用力一抖!

    “咔嚓!”

    王川惨叫一声,右臂上所有的骨头都被那一下给抖散了,整条右臂软趴趴地垂了下去。

    “我真的不知道啊大人!”饶是如此,王川还是满脸鼻涕眼泪地哭喊道。

    “是么?”青年淡淡道:“凌风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

    听到凌风的名字后,王川的脑子里就是轰隆一声,知道刚刚自己的罪是白受了。

    原来是你个王八崽子出卖我!他心中怒骂。

    原本他还在奇怪,眼前这个青年怎么会对他如此了如指掌,现在他可总算明白了。

    王川五年前来到清远市,就是无意中与出行任务的凌风勾搭上了,才一直落脚到今天,不然他也像在其他地方一样,混迹上一段时间后早早就离开了。

    那些外省潜逃而来的觉醒者,很多都是通过凌风介绍,在他催眠能力的帮助下,才在清远市改头换面,拥有了合法合理的身份。

    不过一向狡诈如老狐、阴狠似毒蛇的凌风居然也栽了,眼前这个青年估计就是那个最近在圈子里传的沸沸扬扬,实力强悍恐怖的新任镇守使了。

    妈的!早知道在传出凌风被关押的消息时就该跑路了……

    王川心中懊恼不已。

    知道自己的底细早已被别人全部摸透,王川只能干笑一声,说道:“我这就给镇守使大人把我知道的全都列出来……但是那些觉醒者我只知道他们现在的名字身份,原先的身份和所有的能力就不知道了。”

    被王川识出真正身份,黄奇也不惊讶,只是拉起王川的手拍打两下将其骨头全部接上。

    事实上出卖王川的并不是凌风,而是凌风的师弟薛奇。

    凌风此人心思坚忍,深知一旦吐露出这些东西,那就是真正的永无翻身之日,没人能救得了他。

    他曾经为了磨砺剑道四处游历,结交的好友拜过的名师有很多都是有着相当影响力的人,只要这些人得到消息,找到圣拳门施加影响,黄奇也只能放人。

    但是他没想到自己有个猪队友……

    薛奇不知被秦风施展了什么手段,直接将他所知道的关于凌风做过的龌龊事一股脑全部吐露了出来,其中就包括王川的事情。

    王川走到沙发前,从那个昏睡的少女雪白的手腕上摘下一个桃核串成的手串,转了一圈捏住其中一个,咯嘣一声就打开了,露出了里面一片细小的黑色存储卡。

    在黄奇的示意下,王川将存储卡插进手机,调出了一小串人名,后面还有着详细的住址以及工作,大约二十多个人,分布在清远、白鹤、惠源三市。

    “很好。”黄奇一直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看见黄奇满意的神色后,王川心里也顿时放松了下来,他赔着笑脸,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就看到眼前黑影一闪!

    哧!

    黄奇一指点在王川的额头,劲力灌注之下,王川的后脑爆射出一股红白混杂的浆液,飞溅到了三米外的墙壁上,一个一指粗的血洞出现在他的后脑处。

    噗通一声,脸上还带着谄媚笑容的王川就倒在了地上,后脑的血洞中还在源源不断地向外流着红白混杂的液体。

    黄奇收起芯片,站起身来看也不看王川的尸体就推门而出,出去后不久,四名西装男提着工具鱼贯而入,娴熟地清理起现场来。

    黄奇走到路边的车旁刚准备打开车门坐进去,却看到坐在驾驶位上的安雪已经靠在背垫上,闭着眼睛歪着头轻轻地打盹。

    他想了想,走过去将安雪轻轻的抱了下来,熟睡中的安雪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口中模糊呢喃了几句,抱紧了黄奇

    让后面车上的司机出来坐上了驾驶位,带着他去了安雪在南郊的房子。

    “大人,回去吗?”看到将安雪送上去的黄奇孤身一人走回来后,司机出声问道。

    “不。”黄奇关上了亮着的手机,收回视线。

    “去二院。”

    …………

    清远市第二医院,住院部。

    两名年轻护士坐在护士台后面无聊地把玩着手机,桌面上摆放着一个小闹钟,闹钟做成了猫咪的形状,很是可爱。

    空气中除了手机中传出的游戏声外,就只剩下闹钟秒针行走的嘀嗒声。

    “嘟……”

    护士台上的电话座机突然响起,打破了这份宁静。

    “喂,您好。”

    一名护士接起电话,嗯啊回应几声后便挂断了。

    “谁啊?这个时间还打电话过来。”

    另一个护士盯着自己的手机,无聊地问道。

    “保安室那边打来的,好像有人要找罗小素。”那个护士说道,随后她有些疑惑地说道:“罗小素和王雨桐去三楼查房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回来?”

    “还用问吗?她们两个肯定又是跑到五楼去了。”另一名护士撇嘴道。

    五楼……

    那个护士想到住在五楼尽头病房里的那个俊美少年,脸色不由就是一红。

    “我给她打个电话。”

    她拿起座机,拨打起了罗小素的电话。

    手机中忙音足足响起了三十多秒,对面的人才终于接起。

    “喂?”

    里面传来罗小素的声音,只是奇怪的是,护士好像还听到一种滋滋的古怪声响。

    就好像水管出现了裂缝,正在有大量的水雾从里面喷出来一样。

    不知为何,听到这股声音的护士,只觉得全身都不自在,不经意间皱起了眉。

    “是我。”护士皱眉道:“保安科那边打电话过来,有人找你,快点回来吧。”

    得到对方的回复后,护士就立刻挂断了电话,那股声音却总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就好像,她曾经在哪里听过似的,想着想着,她的手不知觉中就伸向了自己后颈的某个部位抚慰了起来。

    很快,罗小素就从电梯中走了出来,跟着她们两人打了一声招呼后,就准备向门外走去。

    “唉等等。”护士喊住了她,“王雨桐呢?”

    这句话刚刚下意识问出口,护士自己就意识到了什么,顿时就有些懊恼。

    “她啊。”罗小素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她现在有点私事,你要不要去帮帮她?”

    说到后面,声音中已经带着明显的调侃。

    护士的脸顿时红了,摇摆着双手连连摇头,罗小素与另外一名护士不由笑出了声。

    再度挥手与两人告别,罗小素转身出门向着保安科走去。

    三楼一个病房的卫生间内,王雨桐正在水池前搓洗着手上一个毛巾。

    只是不知为何,她的动作很是呆板,神情也完全呆滞,就像一个木偶。

    而水池里面,清水已然化作鲜红。

    卫生间的浴室中,一个中年男人正睡在浴缸中,身材壮硕的他此刻脸色惨白一片,就像大病了一场。

    而他的脖子上,依稀可见两个细小的血洞。

    (这个世界大概十个大章内就会结束了,回原本的世界去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