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八十六章 真意(二合一)
    黄奇去停尸间看了一眼方屠的尸体,但就是他也不能从那滩烂肉看出里面到底谁是方屠,谁是跟他一起走的那些小弟了。

    安雪看了一眼后更是当场就呕吐了出来,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比,手脚酸软无力,最后还是黄奇将她拦腰抱了出去。

    “在那辆失控的水泥罐装车上,调查员们发现了异常的电磁反应。”

    办公室内,陆虎在跟黄奇汇报目前得到的最新情况。

    “所以不是意外车祸,而且有觉醒者参与的蓄意谋杀是么?”黄奇双臂支撑在桌面上,微闭眼睛轻揉着两边太阳穴,轻声说道。

    “嗯。”陆虎点头道:“不过从现场留下的能级反应看来,这个觉醒者只有f级,恐怕很难追查到真正凶手。”

    黄奇明白陆虎的意思,f级是级别最低的觉醒者,也是觉醒者中数目最为广大的一个群体。

    没有任何的线索,现场找不到那个觉醒者的丝毫特征,想要找到真凶,难度和大海捞针有的一拼。

    不过方屠苦练多年才有了一身e级的综合战力,却被一个f级的普通觉醒者如此轻松地干掉,甚至没有一丝反抗的能力,想想还真是有点讽刺。

    “这么富有针对性的谋杀,对方应该不是简单的一两个人,恐怕是某个觉醒者团体合谋,你让调查员注意一下这方面。”

    陆虎点头表示同意。

    黄奇用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轻声道:“方屠身为我分部二组组长,竟被人蓄意谋杀,此事可谓相当恶劣,必须严肃处理!”

    “你要跟紧调查进展,发现有用的情况要及时向我汇报,明白了吗?”

    他手头正好缺灵能,有这些到处闹腾不知死活的觉醒者,自然不容放过了。

    “知道了,我先退下了。”

    看到黄奇点头同意后,陆虎退出了办公室。

    陆虎刚刚离开,脸上还有些苍白,脚步略微虚浮的安雪就走了进来。

    “大人,不好了。”

    安雪苍白的脸上带着明显的焦急,她迅速走到黄奇的身前。

    “怎么了?”黄奇疑惑道。

    “调查员刚刚从方屠遗落在现场的手机中,看到了最近的一则通话记录。”安雪紧皱着眉道:“方屠出事之时,正好在与秦门主对话。”

    “那又怎么了?”

    黄奇有些不解,方屠既然是秦若虎的私生子,打个电话不为奇怪吧?

    “方屠和副门主的关系一向不怎么好,平日里更是很忌讳别人将他与副门主提及在一起,更别说相互之间打电话了。”

    安雪解释道:“他刚刚前脚与我们分开,后脚在车上就打电话给了许久未曾联系的副门主,定然是因为大人的事情,在电话中刚刚提及大人,下一刻就死于非命,大人你说副门主会怎么想?”

    安雪心思细腻,竟然一下子就将事情推出了个八九不离十。

    黄奇在听到一半的时候,也知道了安雪想表达的意思。

    方屠死前来了这么一出,任谁都会下意识地怀疑到黄奇的身上。

    他虽然不怕秦若虎,但毕竟生来就讨厌麻烦,仔细想了想,他还是拿起电话打给了名义上的师傅雷龙,将事情经过跟雷龙详述了一番,让雷龙去秦若虎面前为他解释。

    电话中雷龙满口答应了下来,还好好勉励了黄奇一番,让他要勤练武功不可松懈,黄奇也温言问候了雷龙的身体状况,让他保重身体。

    一时间,彼此师慈徒孝,好不温馨。

    挂上电话后,黄奇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恢复成一片漠然。

    雷龙在电话中的敷衍搪塞之意,他很清楚地听了出来。

    看来方屠这个私生子在秦若虎的心中还颇有一番地位。

    黄奇微微眯起了眼睛。

    不过无所谓了,以他现在的实力,别说一个秦若虎,就是整个圣拳门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若是秦若虎能足够理智地对待这件事就最好,若是不能……呵呵。

    “把能召集到的f级战斗成员都召集到地下训练场。”黄奇放下那些杂念,对着安雪吩咐道。

    对战能快速地磨练自身武道,与芯片直接强行提升的相比,自身磨练提升的武道似乎又别有一番滋味。

    南郊拳场终究档次太低,混迹在那里的拳手基本都是一群普通人,就算黄奇压制自身的实力也能轻易将他们解决。

    f级已经属于真正高手的层次,在军队中都能混个兵王之流的存在,与他们对战磨练武道,效果绝对会更佳。

    最重要的是,黄奇现在很多武功,都是从他们手中搜集而来,与他们之间相互切磋对战,武道上有什么疑惑便可以当场请教解决。

    半小时后,地下训练场。

    “穿花蝴蝶手之漫天蝶影!”

    黄奇的双手交缠在一起化成了残影,由于出手的力度太过猛烈,在身周的小范围空间内甚至掀起了阵阵空爆。

    身周几个傀儡木人的脑袋轰然炸开,大片的木屑碎渣随处飞散,爆裂的烟尘又被黄奇双手掀起的强烈气流很快湮灭。

    打完这一套动作后,黄奇平舒一口气,看向旁边眼角正不断抽搐的余成问道:“怎么样?看出问题来了吗?我练这套穿花蝴蝶手的时候,总是感觉差了点什么,可是却一直找不到原因。”

    余成颇为无语,能将以灵巧多变为主的穿花蝴蝶手打出如此罡裂霸道的气势,大人果然非常人能比。

    当然这种讽刺意味明显的话他是不敢就这么说出口的,不然别说明天回老家去看望多年未见的妻女了,恐怕到时候还要妻女来看望照顾他。

    “大人的掌法……”余成最终还是没能昧着自己的良心说出恭维黄奇的马屁,他沉吟一番后说道:

    “虽然我的眼睛有点跟不上大人出手的速度,但还是勉强能看出大人的每一招每一式都绝对规范,无可挑剔。”

    “但是只得其形未得其神,完全没有展现出这套掌法真正的神隨。”

    说话间,他为黄奇演示了一番穿花蝴蝶手,两只手上下纷飞,招招相连,环环相扣,犹如两只在花丛枝叶纷飞的蝴蝶,美丽中隐藏着杀机。

    黄奇沉声不语,他看出余成施展的穿花蝴蝶手看似繁复,但是却没有多余的花哨招式,每一个看似多余的花招,都可以随时化作取人性命的杀招。

    这是真正的杀人技!

    最重要的是,余成施展的穿花蝴蝶手比起他的来,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正是这种韵味,使得这门武功仿佛富有了生命,一下子活了过来。

    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若是能成功领悟这种韵味,或许卡顿不前的铁布衫能够再次提升。

    将他的感觉告诉给余成后,余成告诉黄奇,他所感受到的这种韵味,武者称之为武道真意。

    “武道真意……”

    黄奇若有所思,轻声自语。

    “如穿花蝴蝶手这套武功,想要领悟其中真意,大人首先要将自己的双手想像成一对蝴蝶,在花丛中灵巧地上下纷飞……”

    “但是这类武功更适合女人和心思较为细腻的人学习领悟,大人只需要掌握其中的部分灵巧真意就可以了,大人更适合那些大开大合直来直往的武功,类似于于成龙的爆裂龙拳。”

    余成细心地给黄奇解释述说,黄奇沉着性子,耐心倾听。

    余成的这些武道理论仿佛为他打开了一扇新的武道大门,让一直依赖于芯片的他看到了一番新的天地。

    待余成讲完后,黄奇闭着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一只雄鹰正于高空之上俯冲而下,探出一双苍劲有力的爪子抓向猎物的场景。

    他在尝试按照余成的办法,领悟大力鹰爪功的武道真意。

    “一往无前,睥睨天下的意境么……”

    黄奇蓦然睁开双眼,眼神锐利,双目中似有电光闪过。

    随后他伸出双手,十指弯曲成勾,在空旷的练功室里演练起大力鹰爪功的招式起来。

    余成等人在旁边越看越是惊讶,因为黄奇在前三遍的时候还是一板一眼地按着招式既定的框架打着,等到后面,他的招式已经不拘泥于常规,跳出了原本既定的框架,变得更为地灵活多变。

    到了最后,他的每招每式都带着一股霸绝睥睨的刚绝之意,房间内尽是拳爪撕裂空气的破空之声。

    “大人的悟性简直堪称恐怖……短短时间内就领悟了属于自己的武道真意,武功更上一层楼啊。”

    余成一脸被震动的神情,口中慨叹,旁边的于成龙等人也是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要知道,像他们练武这么多年,对于武道真意这种东西也只是摸到了一个皮毛而已。

    黄奇之前虽然也足够强悍,但却完全是自身恐怖的力量与速度结合起来,所发挥的强大破坏力。

    成功领悟武道真意后,便可在原有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将自己全身所有能发挥出的力量通过意志整合成一体,游散的力量拧成一股再打出去,威力自然大大增加。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领悟了武道真意的武者能以神伤人!

    武道真意是一种武道境界,有的人武功练得再高,都无法领会贯通。

    就在这时,一道尖锐的风啸声突然响起!

    唳!!

    黄奇所有的招式融会贯通,周身气流激荡之下,竟自动化成了鹰唳之声。

    而余成众人在骤然听到这道声音后,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雄鹰正冲着他们俯冲而来,一双宛若钢铁铸就的鹰爪狠狠抓向了他们的脑袋!

    噗!

    当场就有人猛然吐出一口鲜血,那是承受不住黄奇无意溢散出的恐怖意志,气机牵引之下心神为之所伤。

    余下几人也是脸色苍白,一副消耗过大的样子,一个个眼神惊愕,满是震动。

    “恭喜大人神功大成!”

    秦风第一个反应过来,躬身对着收起招式的黄奇恭贺道,其余等人顿时心中暗骂马屁精,一个个也跟着恭贺了起来。

    黄奇没有说话,此刻打完大力鹰爪功所有招式的他只觉得全身异常舒畅,那股酣畅淋漓的感觉甚是爽快。

    这是以前的他从没有感受到过的。

    而且芯片中也出现了变化。

    “鹰爪铁布衫:第三重。特质:铜皮铁骨,武道真意。”

    最重要的是,后面终于出现了可以提升的绿色加号。

    不但可以提升,就连所需花费的灵能都少了许多,区区三点灵能就能将其提升到下一重境界。

    “没有出现所谓的内气,但是领悟属于我的武道真意,打完鹰爪铁布衫中所有的招式后,现在周身体表上下多处隐隐热麻,那是曾经气血运行不到的地方被贯通的体现……”

    用帝国流行的武侠小说中的说法,就等于是堵塞的经脉终于被打通了,多年无法寸进的功力自然也就能更进一步。

    “原来只要气血贯通周身就能继续提升下去么……”

    黄奇心中思忖,又开始演练起爆裂龙拳来。

    练功室内又逐渐响起拳脚轰爆空气的爆裂声响。

    …………

    南郊拳场,一个单独的封闭车间内。

    紧闭的大门将外面沸腾的嘈杂人声隔绝了起来,车间内,拳脚破空声不绝于耳,其中还夹杂着锐器破开空气的尖锐破空声。

    空旷的场地上,黄奇用一根布条蒙着双眼,六名拳手将他围在中间疯狂地进攻,其中四人手上持着武器,一人更是攥着一手的三棱镖,站在最外围找到机会就用暗器偷袭。

    但是无论几人怎么配合,却都被黄奇轻松简单地化解攻势,而且还不是凭借自己强大的肉身硬扛,而是以各种拳法招式进行拆解。

    他正是在训练武者独有的气机感应。

    一段时间下来,老七也知道了黄奇来拳场根本不是为了打拳,就是来杀人的。

    所以今天黄奇来了后,就直接给他单独安排了一个地方,随便挑了几个倒霉鬼送了过来,做他的训练对象。

    “大人!秦风找你!”场地边缘上安雪举着手上正在通话中的手机,冲着黄奇高喊道。

    “嘭嘭嘭!”

    六道围攻他的拳手顿时倒飞而出,摔在场地上没有一个再度动弹,却是全都已经心脏破裂而死。

    “喂?”黄奇走过来接过手机。

    “大人,大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