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想法(加更)
    刚刚还不可一世的石大,被黄奇一拳直接轰烂了半个身子,墨绿色的浆液溅得满地都是。

    现场一片狼藉,血肉横飞。

    “这他妈也太夸张了吧……”

    胖子庞贝不知不觉张大了嘴巴,直愣愣地看着从血雨中走出,宛若魔神一般的黄奇,

    脸上满是震撼与呆滞。

    虽然从黄奇刚刚一拳轰炸钢材的时候就知道他实力强悍,但是将他们虐待死去活来的石大居然被黄奇一拳秒杀,还是让他的小心脏有些接受不能。

    不提两者巨大的体型差异,就说石大那一身防御恐怖的鳞甲也没有道理像纸糊的一样被轻易撕烂啊。

    庞贝却不知道,以如今黄奇的力量数值,肌肉的强度与骨骼的密度已经达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

    两者之间的差异有如鸡蛋和石头,结局早已注定,石大敢于和黄奇硬碰硬,这就是他唯一的下场了。

    石大剩下的半边身子,体表鳞甲不断抽搐,整个身形开始收缩,很快就变成了一个赤裸的壮汉。

    他的脸上还带着一丝憨傻,只是半边脸都覆盖着绿色的细密鳞片,使得他整个看上去有些惊悚。

    “觉醒失败的畸变者么?”

    黄奇打量着石大身上各处的鳞片,肉体变异系的觉醒者死后都会彻底变成原本的人类形态。

    像石大这样死后身体上还残留着种种古怪的特征,就只有觉醒失败的畸变者了,是连很多觉醒者都觉得恶心的一群怪物存在。

    因为畸变者除了身体有缺陷外,往往性格也有着极大的缺陷,心性很是阴暗。

    绝大部分畸变者都是心理变态。

    不过虽然长的怪异,但是实力却不容小觑。

    自眉心涌入的清凉气流终于消失,黄奇目光一瞥,便看到芯片上正显示,已经收获了六点灵能。

    灵能再次到了十三点。

    收回视线,黄奇看了看四周,整个东新街就像经历了一场战争一样。

    到处是正在燃烧的汽车残骸,数根七倒八歪的灯柱,多处裂开塌陷的路面,还有正在喷水的消防栓,以及那几具倒霉的路人死尸。

    轰隆!!

    天空炸起一道惊雷,黄豆大的雨珠从高空砸落。

    暴雨倾盆。

    黄奇上前从地上抱起全身僵硬的姜玲玲,几个纵跃就消失在了茫茫大雨中,只留下一脸苦逼的庞贝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向外跑去。

    …………

    黑暗的屋子里一片死寂,久久无人言语。

    自黄奇出现在屏幕中,一拳轰爆坠落的建筑钢材,再一拳轰烂石大的小半身子的时候,屋子里就陷入了这种状态。

    “我说。”一道嘶哑的女声打破了这份安静,“已经不用考虑了吧,以这位新任镇守使表现出的实力,足够碾压我们在座八成以上的人了。”

    “我们现在与他之间并没有什么大的仇怨,所以还是继续蛰伏吧。”

    很快就有人附和出声。

    “与这样的强者为敌实属不智。”

    “没错,圣拳门这次派出了这么强力的一个镇守使,看来是对清远的情况很不满,我们还是小心点吧。”

    “同意。”

    “……”

    众人绝大部分都是附和继续回到以前低调蛰伏的状态,只有少数几个还没有玩够的,也驳不过众人。

    顾星辰一脸平静,耳中仿佛没有听到众人纷杂嘈乱的声音,只是静静地看着定格在画面中的黄奇。

    “你怎么看?”脸色苍白的男人突然开口问道。

    “安分一段时间吧。”顾星辰淡淡道:“不过在此之前,某些人必须得到他们该有的教训。”

    男人静静点头。

    …………

    第二天,地下训练场内。

    “大人,陆助理说血狼和方屠要见你。”

    安雪握着手机,轻声说道。

    “说了什么事么。”

    黄奇看着手上年份颇久的人体经络穴位图,平静地说道。

    陆虎刚刚为他从一个密牢的犯事武者手中换取了一门名为劫指的武功,是通过攻击敌人经络穴位,力求以最小力量达到最大程度伤害的一种杀伤力极大的指法。

    黄奇很看重其中阐述的爆发技巧,但是想要入门就必须懂得人体经络穴位,所以此刻他的身上才会摆上一打的穴位图。

    “没有。”安雪摇头。

    “那就不见,告诉陆虎,就说我没空。”黄奇头也不回地说道。

    手上的书页快速地翻阅着,芯片将大量的图片和文字都记录在其中。

    “他们应该是为了凌风来的。”安雪小声说道,“大人真的不见见他们吗?”

    凌风现在也被关押在密牢中,当街对黄奇拔剑的他,罪名是以下犯上,蓄意谋杀镇守使。

    然后被带回来后,就被直接用铁钩穿了两边琵琶骨,像死狗一样扔在了密牢。

    若不是黄奇想从他身上套出他所会的武功,那天对黄奇出手的时候,就已经被黄奇直接捏死了。

    薛奇与李敏同样关押在密牢里,只不过没有凌风穿琵琶骨的待遇。

    “大人你虽然以谋杀的罪名将凌风关押起来了,但是他的影响力比较大,下面很多人都质疑,认为你是在公报私仇。”

    安雪走到黄奇身后,温柔地给他揉捏着肩膀,轻声道:“大人你若是不出面,还不知道他们两个回去会怎么煽风点火,到时候人心浮动……”

    “天真的女人。”黄奇突然出声打断了安雪的话。

    “啊?”安雪有些手足无措,她说错了什么吗?

    自从昨天看到黄奇将姜玲玲从车上抱下来后,她就一直有些神经过敏。

    哧!

    黄奇闪电般一指戳向了面前体表绘着无数线条红点的木偶,精准无比的点在木偶眉心的红点上。

    嘭!!

    恐怖的指力猛然爆发,将整个木偶的头颅炸的粉碎。

    没有丝毫准备的安雪顿时一阵心悸。

    “我为什么要在意。”

    黄奇吹去手上的木屑,淡淡地说道:“一群废物渣渣的想法意愿。”

    安雪呆呆地看着黄奇,连手上的动作都忘了继续。

    “又失败了么。”

    黄奇只是看着无头的木偶皱起了眉头,旁边地上还躺着七八具同样的无头木偶。

    刚刚那一指的力道太过分散不够凝炼,所以才会导致整个头颅炸掉。

    “带我去个地方。”他忽然开口道。

    安雪连忙点头,问道:“大人想去哪?”

    “密牢。”

    圣拳门的密牢专门关押犯事武者,其中有既有小偷小摸的毛贼,也有杀人劫货的江洋大盗。

    圣拳门在整个g省共设有三个密牢,而其中一个就是在清远市。

    事实上因为帝国在这方面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给各个门派的自由度和权力都极高,所以很多武者一旦被关进了这些密牢,若是没有一点关系和背景,基本就没有了出头之日。

    比如那个给黄奇贡献出一门提纵术的倒霉货,就因为盗窃财物,被圣拳门一直关了十多年。

    谁让那家伙是一个独行客,就连同门都没有一个呢?

    清远市的密牢设立在南郊,与清远监狱连为一体,只不过整个密牢都是位于地下。

    地表是清远监狱,关押着普通人中的犯罪分子,而地下便是圣拳门密牢,关押着众多犯事武者。

    很多门派都将密牢建立在帝国监狱的下方,这是为了借助帝国监狱的部分看守力量。

    “整个密牢共分为三层,其中危害性最大的武者便关押在地下第三层,地下一层则基本都是连f级都没有的普通武者。”

    跟在一个西装壮汉后面走在冗长的通道中,安雪一边走一边跟黄奇解释着密牢的构造。

    “那么第三层都是至少e级层次的武者了?”黄奇问道。

    “差不多,但也不全是。”安雪摇着头,回答道:“有一些武者虽然实力不济,但是满手血腥,罪恶滔天。”

    “这类危险的武者也被关押在第三层,如今第三层共有十二名武者,其中不过四名e级。”

    黄奇点点头。

    他此刻来到这里,除了找那名会劫指的武者解决疑惑外,还抱着一些其他的想法。

    现在他们就处于第一层,第一层的监狱与上面关押普通人的差不多,犯事武者们都住的集体宿舍。

    此刻这里空荡荡的一片,所有的犯事武者都已经被带到了上面从事体力劳动去了。

    这一层的武者的待遇都和普通人差不多,平日里也能参加各式活动,有一定的娱乐时间。

    只有第二层和第三层的武者,才不会参与任何活动,因为他们的实力强悍,就算手上带着镣铐,对实力普通的看守人员来说也太过危险。

    黄奇此刻要找的那名武者便处于第二层。

    密牢里没有电梯,只有通过楼梯上下,而且第一层通往第二层的楼梯位于密牢的最南边,而第二层通往第三层的楼梯则位于最北边,处于两个极端的方位。

    到了第二层,监狱的风格就改变了,一个个的铁栅栏将武者单独分离在一片区域,每个囚室用厚实的钢筋混凝土墙隔离了起来。

    铁栏由三指粗细的钢筋组成,相互之间间隔不超过十公分,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牢固感。

    其中大部分囚室都空着,黄奇经过有武者的囚室时,他们也只是好奇抬头看了几眼,没什么多大的反应,与黄奇设想中的完全不同。

    “大人可别被他们现在的样子欺骗了。”安雪对黄奇道:“若是有人敢毫无防备地接近他们,他们就会暴起伤人。”

    “有很多人在这里关押了许多年,一直没有出去的希望,他们的精神早就或多或少的出现一些问题了。”

    黄奇听后不由多看了两眼,没有多说什么。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囚室门口,一个头发和胡子都异常浓密,看不清面孔的男人正在一副棋盘面前托腮沉思,仿佛没有看到黄奇的到来。

    看样子他是在与自己对弈。

    西装男将黄奇领到后,微微鞠躬退到一边站定。

    “余成。”黄奇轻声道。

    余成依然紧紧盯着棋盘,没有说话。

    见状安雪微微憷眉,而黄奇却没有丝毫在意。

    接下来他说的话则让余成和安雪两人都大吃一惊。

    “你想出去吗?”

    啪嗒!余成手中的棋子自指尖落下,摔在棋盘上发出一声脆响。

    他转过头,用那双有神的眼睛死死看着黄奇。

    眼睛中布满惊喜,不信,怀疑,众多复杂的感情交融在一起。

    “什么要求。”

    似乎是因为许久没有说话,他的声音有些嘶哑。

    “为我卖命。”黄奇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我需要高手,而你恰恰是一个高手。”

    这便是黄奇亲自来到密牢的另一个主要目的,招募密牢中部分可控的高手作为自己的手下。

    他早就有这个想法了,整个清远分部原有的这些战斗成员,基本都是对方屠他们三人唯命是从,真正愿意投靠他这个镇守使的,只有很少的一批。

    正常情况下,作为镇守使的黄奇应该略施手段打压方屠三人以示自己的强势,从而拉拢人心。

    但是面对那帮最好实力不过f级的渣渣,黄奇实在懒得费心费力花太多心思。

    有这样的精力还不如为自己笼络一批实力更为强悍的下属。

    他上任了这么多天还看不清形式,一心跟在方屠他们后面,不愿意跟着他的人,就有多远滚多远吧!

    今天在安雪那番话后,黄奇的那个想法就再度冒了出来,便干脆前来密牢试试了。

    之所以第一个就选择余成,便是因为他从报告上看到,余成用劫指换取的六十万,让陆虎尽数汇给了他瘫痪多年的妻子。

    而当年余成也正是因为无钱给他妻子看病,才抢劫了一个大富商,从而被圣拳门抓住。

    这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

    黄奇看中的当然不是他的有情有义。

    而是看中了他的弱点,那便是他的妻女。

    余成如此在意自己的妻女,这便是他最大的弱点。

    而只要掌控好了这个弱点,余成自然就会乖乖地为黄奇卖命。

    其余的高手也是同理。

    黄奇不需要所谓的忠诚,他只需要一批足够听话的手下。

    “我有一个请求!”

    余成没有立即答应,而是开口说道。

    为了保证信誉,每天限加一更,多了实在加不起……再次感谢山耙山的万赏。还有说我一更的那些书友,我一章可都是4千字的大章,和那些每天两更,两千字一章的作者没什么区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