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八十章 废物
    凌风态度出乎意料的恭谨,让黄奇倒有些意外。

    说起来他们这还是第一次见面,此前黄奇只看过他的照片。

    黄奇不由上下打量了一眼身材修长的凌风,还有他身后跟着的一对青年男女。

    两名男女跟凌风一样,都穿着修身的练功服,练功服的右上角上,龙飞凤舞地绣着金色的清风剑道馆五个小字。

    只不过凌风的练功服是白色的,而他们两人是黑色的。

    两人腰佩长剑,眼底还带着一抹收敛不去的傲然之意,虽然跟在凌风后面一起行礼,但是却带着几分故作的轻率。

    黄奇没有说什么,他抬头问道:“什么事?”

    “大人是去东新街解决那名觉醒者吗?”

    凌风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看上去很是和煦,只是落在黄奇眼里却显得有些假,虚伪的过分。

    “嗯?”黄奇微微疑惑,“怎么了?”

    “我刚刚从那边过来,没想到正好遇见大人。”凌风笑道:“也是巧了,大人你不用去了,省的白跑一趟。”

    “什么意思?”

    黄奇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难道那个觉醒者抢完运钞车,已经逃走了么?

    “影部的诸位大人已经到了,场面也被控制住了。”凌风解释道:“所以大人就不必过去了。”

    “影部已经到场了?”

    听到这里,黄奇微微眯起了眼睛。

    不知为何,看到黄奇这个表情的凌风,心脏突然莫名一紧,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莫名感觉突然出现他的心中。

    “既然你刚刚从那边过来。”黄奇脸上的表情渐渐消失,漠然地看着凌风,轻声问道:“那么,就是你通知影部的了?”

    凌风被黄奇看的发毛,有些不自然地干笑道:“呵呵,是啊……”

    嘭!!

    黄奇的一只手猛然从车窗内轰出,出手的速度太过恐怖,掀起了撕裂空气的破空声。

    心中那股莫名感觉越来越强烈的凌风早就提高了警惕,在黄奇出手的瞬间,那股感觉更是攀升到了最巅峰。

    而凌风终于也知道了那股感觉的具体意味。

    那是武者在面对强大威胁时产生的直觉。

    脚下更是本能施展开独门步法,堪堪躲开了黄奇的这一抓。

    饶是如此,凌风还是感到脸上一阵温热,他伸手一抹低头一看,发现手上鲜红一片。

    虽然成功躲过了黄奇的那一爪,却还是被掀起的罡风扫到,脸上出现了三道十公分长的淡淡血痕。

    “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凌风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将手按在了腰间剑柄之上,他两边的薛奇与李敏也瞬间握住了剑柄,对着黄奇厉声呵斥起来。

    “你干什么!”

    “你找死?!”

    他们虽然声色俱厉,但是内里却正暗自心惊――黄奇刚刚抓向凌风的那一爪,他们两个却是没有一人能有把握像凌风一样闪开。

    黄奇推开车门,大力关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这就是你们跟身为镇守使的我,说话的态度吗?!”

    黄奇冷笑一声,抬起一掌就冲薛奇和李敏两人的脸上扇了过去!

    一直处于高度戒备中的两人,毫不犹豫地就要拔剑斩出,但是尽管他们出手已经足够果断,却还是晚了一步。

    拥有f级实力的两人在普通人中或许是真正的高手一流,但是他们拔剑的速度在黄奇眼里,慢的和老太太没有区别。

    他们手中的剑才拔出三分之一,黄奇的手掌就到了面前,重重地抽在他们脸上!

    “啪!”“啪!”

    随着两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鲜血与牙齿飞溅。

    薛奇与李敏同时各自发出了一道闷哼声,两人的身体从原地飞出三四米,重重地摔在地上。

    他们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清晰的掌印,高高肿了起来,嘴角流着鲜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却是已经被黄奇一巴掌给直接抽昏了过去。

    “真是废物!”

    黄奇一脸漠然,淡淡说道:“那么大的口气,我道有多大的能耐,没想到却连我随手抽出的一巴掌都接不下!”

    “难道分部现在尽是这种狂妄无能之辈吗?!”

    “随随便便就对组织成员出手,大人可真是……”凌风眼光冷冽,寒声道。

    但是还未待他说完,黄奇就一步踏出,一拳轰向了他!

    哧!

    凌风毫不惊慌,手上一抖,腰间细长的漆黑软剑就如同一条毒蛇一样闪电般窜出,短短的一瞬间就斩出了七八条剑影,劈头盖脸的向着黄奇罩下。

    剑器与空气高速摩擦,空气中弥漫着金属燃烧的铁锈味,另外还有一股极度细微难以察觉的甜腻香味扩散开来。

    凌风对自己这一击信心十足,他全力一剑劈下,可以在一块铁板上留下足足一公分多深的剑痕。

    铁板尚且如此,更何况血肉之躯的人体。

    更别说他的主要杀招还不是自身的剑技,而是毒。

    涂抹在剑身上的独门毒药,在剑器高速摩擦空气产生高温后便会释放出来,有着强烈的麻痹和致幻作用,份量多了更是会直接致死。

    战斗时只要稍微拖上一时半会儿,敌人往往在不经意间就会身中剧毒,最后只能任他宰割。

    凌风正是凭借这一手,才能在危险重重的清远站稳脚步。

    所以他才一连斩出七八剑,便是为了让剑身上的毒能够更快挥发出来。

    “他疯了?!”就在这时,凌风瞪大了眼睛。

    因为黄奇面对他狠辣的一剑,竟然没有丝毫躲闪的意味,一拳砸向了剑身!

    这家伙不要手了?

    心中刚刚冒出这个念头,凌风就听到一声脆响。

    铛!!

    细剑与黄奇的拳头竟发出了金铁交击的声音,一捧火花从中炸开。

    什么?!

    凌风心中虽然错愕,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慢,顺势抖去剑身传来的那股反震的巨力。

    他腰间骤然发力,全身的力量顿时凝做一股,尽数传递到剑身之上,以比之前更恐怖的力量与速度刺向了黄奇!

    剑身你能够抵挡下来,剑尖的破坏力是剑身的好几倍,我看你还怎么挡!

    “黑风·毒牙!!”

    漆黑的剑身就像蛰伏在黑暗中的恐怖毒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向了被它选中的猎物。

    凌风对自己的这一剑很是满意,

    刺出的瞬间他甚至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他心中惊喜,因为这是难得的人剑合一之感。

    每当出现这种感觉的时候,他的伤害就会暴增,远超平日。

    现在就算是一堵墙挡在他的面前,他都有信心一剑刺穿!

    可惜他这一次选错目标。

    面对凌风这堪称巅峰的一剑,黄奇仅仅只是伸出了两根手指,随后轻松的落在了剑身上,然后用力一夹。

    “仅仅只有这种程度么?”

    黄奇漠然的声音从他耳边响起,凌风的身体猛然一顿,他脸上的表情彻底僵硬住了。

    黄奇的两根手指,如一座巨山拦在他的剑前,使得他这绝强的一剑竟不能再进分毫。

    强大的惯性还在带动着凌风的身体,细长的剑身在两者力量的作用下弯成了夸张的u形。

    “……区区两根手指,怎么可能!”

    这是此刻凌风心中闪过的最后一丝意识。

    “这么弱的力量,是谁给了你向我出手的勇气?!”

    随后他胸口一阵剧痛,整个人被黄奇一脚踢的凌空飞起,清晰的骨裂声从他的体内传出,口中吐出的血液在空中留下一道凄惨的弧度。

    嘭!!

    凌风的身体重重摔在汽车的挡风玻璃上,随着稀里哗啦的一阵撞击声,挡风玻璃被撞的粉碎,车内的安全气囊都自动弹射了出来。

    凌风两眼紧闭,躺在一片玻璃废渣中,生死不知。

    “废物!”黄奇冷哼一声,“把他们三个带回分部关押起来。”

    黄奇一声令下,跟在他后面的商务车上走下来几名西装壮汉,手脚麻利地将凌风三人扛上了商务车,随后调头返回。

    他们几人都是战斗成员,原本黄奇准备带过去控制场面的,现在既然影部已经到场了,这些人也就不需要了。

    “大人,我们现在去哪?”司机恭敬地问道。

    他虽然是一个司机,但同时也是一名战斗成员,他自然认识大名鼎鼎的凌风,也清楚的知道e级评价的凌风有着怎样恐怖的实力。

    可就是如此强大的凌风,在黄奇面前却没能撑过十秒。

    镇守使大人真是深不可测!

    “继续去东新街。”黄奇坐进车内,沉声道。

    一个觉醒者能提供的灵能是普通人的好几倍,他实在不甘心就这么轻易放弃。

    司机踩下油门,载着黄奇向东新街的方向疾驰而去。

    …………

    东新街。

    一辆小汽车在空中翻滚,还未落到地上,一缕蔚蓝色的电光就击中了汽车,残破的油箱直接被电光引爆。

    轰!!

    随着一阵爆炸的巨响,小汽车瞬间化作了一个燃烧的大火球,在半空中四分五裂。

    “谢了。”

    躲在一个汽车后面,脸上满是虚汗的胖子庞贝对着一边的姜玲玲露出一个苦笑。

    刚刚要不是姜玲玲及时引爆那辆汽车,现在的他已经被砸成一滩肉泥了。

    能力消耗严重的庞贝,已经不能像一开始那样轻松的对自己施加能力,从而简单的避开这种攻击了。

    “应该的。”

    姜玲玲微微喘着气,她的情况同样不怎么乐观。

    雷神状态已经持续了整整五分钟的她,各种消耗远远在庞贝之上,整个身子已经极度疲惫不堪了。

    白皙的脸上更是布满了污迹,整个背后已经完全被三道接近二十公分的爪痕所占据。

    抓痕看似恐怖,但其实只是擦破了皮肤并不严重,严重的是伤口里面正在向外渗着带着隐隐绿色的鲜血。

    若不是姜玲玲当时反应迅速,果断地从雷神一段调整到二段状态,速度大增的话,她现在估计已经化作数段,香消玉殒了。

    现在的情况同样不妙,刚刚开始她还能感觉到背部麻痒难耐,现在则已经完全麻木没有任何感觉了,而这种麻木感还在向着周围传播。

    毒素在扩散。

    而他们两人对面,三米多高的石大,身上除了一些焦黑的痕迹和十几处破碎的鳞甲之外,一点稍微严重点的伤势都没有。

    十几道足足有十公分左右深浅,对常人来说完全致命的恐怖伤势,落在整个身子比大水缸还粗壮的石大身上,连表层的肌肉组织都没能刺过。

    他身上最薄弱那部分的鳞甲就足足有一公分厚,姜玲玲雷神状态下力量与速度虽然大增,但是面对皮糙肉厚的石大,还是有些有心无力。

    她全力造成的伤害,除了更进一步的激怒石大外,别无作用。

    “死!”

    石大手上抓着一根粗壮的金属路灯杆,脚下用力一踏,脚下地面顿时下陷一大片,无数细小的裂纹向着周围蔓延过去,整个街道都颤抖了。

    在这股反向巨力的作用下,他跳向了半空,举起手上的路灯,对着姜玲玲狠狠的砸了下去。

    身上如此多的伤势都是姜玲玲直接造成,心思简单的石大早已将全部仇恨都集中在了姜玲玲身上。

    以他如此恐怖的吨位,加上挥舞时巨大的力量和速度,这一击要是落实了,姜玲玲就是铁打的也变成铁饼了。

    姜玲玲瞪大美目,瞳孔猛然收缩,刚刚才消弭下去的电芒再度笼罩了周身,同时感到身体一轻,她知道那是庞贝能力的加持。

    一道残影从原地闪过。

    轰!!

    随着一声巨响,坚实的水泥路面大片的龟裂下陷,无数的碎石向着四周激射而去,大片的烟尘升腾而起。

    石大从烟尘中走出,凶残的眼睛四顾环视,扔掉了手上已经被砸弯半废的金属空中灯柱。

    姜玲玲两人已经不见踪影。

    他愤怒的吼叫着,停在路两边的汽车被他砸扁掀飞,到处寻找着两人的踪迹

    。

    整个街面一片混乱,不断响起轰隆巨响。

    姜玲玲与庞贝躲在一处阴影角落中,看着正四处大肆破坏的石大,两人都脸色苍白,显然都已经快到极限了。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姜玲玲面色凝重,沉声道:“不然必输无疑。”

    (更新这么稳定的我,求一波正版订阅不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