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搜集(加更)
    一直到凌晨三点多,黄奇才回到住所。

    回去后的黄奇仔细考虑了一番后,最终选择暂时先强化了一重奔雷步。

    现在对他最重要的鹰爪铁布衫已经失去了上升的途径,卡在了第三重小成的层次,而风雷拳则完全可以用每天的药浴积累代为提高。

    只有奔雷步的消耗最大,光靠药浴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升级一次,所以用灵能升级是唯一的选择了。

    而且据他推测,奔雷步消耗如此之高,第三重便会出现相应的特效了。

    黄奇直接呼唤出芯片,下达了指令。

    “芯片,强化奔雷步。”

    随着他的指令发出,芯片上十三点灵能一阵闪烁,瞬间减少了一半,只剩下了七点灵能。

    无数清凉的气流涌入到奔雷步的字样上面,奔雷步的字样模糊了起来。

    同时,黄奇感觉到自己的大腿开始麻痒起来,就像血管里突然出现了无数的蚂蚁在爬行啃噬。

    大腿逐渐的开始膨胀,肌肉不断鼓起,忽又收缩下去,如此周反复使,不断循环。

    到后面黄奇感觉自己腿上的肌肉虽然没有增大,但是肌肉的坚韧度却在这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强。

    忽然,黄奇神色一动。

    “这是……气感?!”

    两腿上的经络中,一股莫名的气息忽然出现,但是很快就湮灭消失。

    出现与消失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黄奇都差点忽略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

    黄奇心中疑惑,刚刚气感的消失让他感到一丝不对劲。

    就好像一个人刚刚划开一根火柴,周围的空气就突然全部变成了水,瞬间将那点火焰扑灭。

    世界的压制么……黄奇心中有了一些猜测。

    只是他想不明白,这个世界为什么要压制内气的出现。

    等到他不再去想,回过神来的时候,奔雷步已经强化到了第三重。

    而且不出他意外的是,特效也出现了。

    “奔雷步:第三重。特质:爆发。”

    爆发?

    黄奇感觉到自己的大腿,现在正处于一个特殊的状态,上面的所有肌肉都被收缩到了一个极限,随时都可以将其释放。

    本来他还想就地试试爆发的效果,但是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他有一种直觉,若是在这个房间里使用爆发的话,可能会出现某些他控制不住的情况。

    至少一面墙是保不住了。

    黄奇调出强化奔雷步后,自己的身体数据。

    “力量:5.0,体力:4.2,身法:3.8”

    力量和身法各增加0.3和0.8,至于体力没有变化。

    基数越大,往上加就越难。黄奇对奔雷步的强化效果还是很满意的。

    但是也仅仅就到这里了。

    奔雷步只有前三重,后续功法圣拳门也没有。

    不然消耗如此大的功法,怎么也不可能和风雷拳一样列在第三档次。

    就是因为本身残缺不全,才使得这篇功法的评价大大降低。

    “铁布衫和奔雷步都已经到了无法提升的地步。”黄奇抬头若有所思,“搜罗其他武功已经迫在眉睫了。”

    功法无法继续提升下去怎么办?

    自然是和在大宋的时候一样,搜集大量低级武功,利用芯片将它们融合在一起进行推演成一个全新的功法了。

    因为预料到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所以黄奇早就在准备这件事了。

    自从刚刚来到清远市,他就让安雪为他办理此事,只是这些天一直没有过问事情进展,所以也不知道办的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黄奇便准备动身去找安雪。

    只是起身后他才想起,安雪刚刚才在自己房间沉沉睡去。

    再看看外面,天还没有亮,黄奇便干脆去了地下训练场,尝试奔雷步的爆发特效。

    五个小时后。

    黄奇正喝着热牛奶,一阵敲门声响起后,陆虎推门而入。

    “大人早。”

    陆虎问候了一声,随后问道:“有什么事么?”

    他本来正在其他部门那里调集资料,被黄奇一个电话喊来了办公室。

    “搜集武功一事,进展如何?”

    黄奇伸手示意他坐下。

    “搜集武功?”陆虎一愣,他疑惑道:“这件事不是由安助理主要负责的吗?我只是协助,她比我清楚多了。”

    这属于黄奇的私事,陆虎每天都要帮黄奇处理大量的公事,所以参与的比较少。

    “她今天有点不舒服,暂时休息在家。”黄奇只是简单的说道。

    陆虎也没有多想,只以为安雪是真的身体不舒服。

    他点点头,说道:“大人请等下,我让人送过来。”

    说完他打了个电话。

    挂完电话没多久,敲门声响起,随后一个身材高大的西装男拎着一个密码箱走了进来。

    陆虎解开密码打开箱子,几份单薄的文件正陈列其中。

    “时间尚断,目前总共才搜集到四门武功。”

    他将里面的文件拿出来递给黄奇,道:“其中有三门是从分部的战斗人员手上得到,一门则是从关押在分部密牢的犯事武者手中换取。”

    黄奇一一翻看着手上的文件,分别是八卦掌,形意虎拳,春风刀还有提纵术。

    看到这四门武功,黄奇的眉头就深深地皱了起来。

    这四门武功里,前三门是纯粹的招式,也就是所谓的打法。

    武功分练法和打法,练法强健肉身,打法对阵杀敌,两者结合起来才是完整的武功。

    但是黄奇现在根本就不需要打法。

    更何况没有相应的练法,这些打法也都是徒有架势,根本发挥不出真正的威力。

    不该让安雪负责此事的,她毕竟不通武功,无法对这些武功进行筛查。

    黄奇的心中顿时冒出了这个想法。

    只不过,这些分部的战斗人员明知道是安雪是代身为镇守使的他搜集武功,还敢用这些货色来糊弄他,胆子可真是不小啊。

    黄奇眼中阴沉了起来。

    “有什么问题么?”陆虎看到黄奇的神情,就知道出问题了。

    “这些武功,都是以什么样的代价到手的?”黄奇摩挲着纸面,没有回答陆虎的问题。

    陆虎看了看手上的文件回道:“这四门武功,最低的形意虎拳,三十万,而最高的春风刀一百万。”

    随后他补充道:“大人您应该知道的,武者对传承很是看重,从不会轻易外传,所以才花费了这么多的资金……”

    “资金多少我无所谓。”黄奇打断了陆虎的话。“提纵术是从谁手上得到的?”

    其中只有提纵术有具体详细的练法,对黄奇来说具有一定的价值。

    “那个关在密牢里的武者,当年因为利用轻功入室盗窃,被门内高手捉拿关押。”陆虎说道:“他开价五十万,让我们打给了十年没见的母亲。”

    “对这些你怎么看?”黄奇将几门武功给了陆虎。

    陆虎本身也是一个武者,虽然实力有限,但是眼光毕竟有,他一眼看下去,就知道黄奇为何有此反应了。

    他苦笑一声,对着黄奇道:“大人,你是以为他们是用这些在糊弄你吗?”

    “不然呢?”黄奇挑眉。

    “你却是错怪他们了。”陆虎摇头道:“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几人手中只有这么多。”

    黄奇微怔。

    “他们三人都是连f级都没有的普通战斗人员,自己都没有相关的练法,平日里都只能依靠器材锻炼来强健身体。”

    “那些有些真正练法的,基本都是入了f级的高手,这些人将武功看的极为重要,怎么也不会当成商品一样轻易出售。”

    “更何况f级的战斗人员福利待遇极高,这百八十万对普通人来说是一笔巨款,对他们来说也就那个样子――最起码不值得他们交出自己的武功。”

    黄奇明白了陆虎的意思。

    他现在所付出的这些代价,能换取的也只有这种残缺不全的武功。

    说到底就是对他们来说代价不够,诱惑太小。

    而身在牢狱的武者就不同,所以只用五十万就换到了一门完整的武功。

    “以后这件事就交给你全权负责吧。”黄奇最终决定了下来。

    “资金不是问题。”

    安雪还是做一个简简单单的生活助理好了,这种事还是交给更为专业的陆虎比较好。

    陆虎点点头,只要资金足够,他还是有信心办好此事的。

    “嘟嘟嘟……”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陆虎接起电话,片刻后脸色就变了。

    他抬起头对着黄奇道:“十分钟前,东新街有觉醒者当众抢劫运钞车,而且已经被很多普通人看到了。”

    众目睽睽之下,当众抢劫运钞车?

    这么嚣张?

    …………

    “砰!砰!砰!”

    一名押钞员举着手上的散弹枪,正疯狂的对着前面的怪物射击。

    他后方不远处,另一名押钞员已经断成了两截,被怪物抓着两条大腿活生生的撕成了两半。

    但是能一枪将一个普通人打成筛子的散弹枪,打在那个怪物身上,除了溅起一大片火花外,没有起到丝毫作用。

    怪物两米三四高,全身覆盖着墨绿色的坚实鳞甲,爆炸性的肌肉布满全身上下,光是手臂就比旁人的大腿还粗。

    接近两米长的粗壮尾巴随意扫摆,轻易的就将坚实的水泥路面抽裂,指尖深墨绿的利爪更是长达十公分,就像一根根小匕首安在指尖。

    更为恐怖的是他的头颅,完全就是一个蜥蜴的放大版,猩红色的眼睛泛着残忍暴戾的寒光,密密麻麻的恐怖尖牙上,细长带着分叉的舌头正在来回舔舐。

    背后一排锋锐的背刺自头部沿着脊骨一直延伸到尾巴末端。

    这是一个真正的人形暴龙!

    “啊啊啊!!你这个怪物给我去死啊!!!”

    押钞员完全崩溃了,发出着歇斯底里的叫声,手上的散弹枪已经没有了弹药,还在疯狂地扣动着扳机。

    自打亲眼目睹着同伴被眼前这个怪物一口咬碎半个脑袋的时候,他就已经陷入半崩溃状态了。

    他呆呆的抬起头,仰视一步步接近自己的恐怖身影,喃喃自语道:“是梦吧?一定是在做梦,现实中怎么可能有这种恐怖的怪物存在……”

    噗!!

    怪物一把抓住没有丝毫反应的押钞员的脑袋,布满墨绿鳞甲的大手猛然用力一捏,押钞员坚硬的头骨如同摆设一样没有起到丝毫作用,被怪物直接捏爆!

    不明的红白之物溅满了怪物的大腿,押钞员无头的身躯缓缓倒下。

    如此凶残的一幕,严重刺激到了潜藏在街道各处角落的人群,众多女性发出了此起彼伏的高昂尖叫,有人更是直接呕吐了起来。

    场中一片混乱。

    就在这时,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响起。

    大量全副武装的特警持着枪械冲进了街道,并迅速各自找到掩护点,将手上的枪支纷纷对准了街道中央的怪物。

    特警团队从出现到完成布署不超过一分钟,整个行动雷厉风行,堪称完美。

    但是他们在完成布署后,却并没有立刻对着怪物倾泄火力,而是将潜藏在各个车内或者角落正瑟瑟发抖的群众撤离。

    然而被如此多枪支指着的怪物,却没有一丝害怕的意思,反而张开大嘴怒吼一声,冲着街道一侧的特警就冲了过去。

    两米四五的庞大身躯,全力奔跑起来就像一辆横冲直撞的坦克,散发着惊人的恐怖气势。

    就连训练有素的特警们,握着枪支的手都有些轻微颤抖了起来。

    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开枪,因为指挥还没有下达确认开火的命令。

    尽管怪物距离他们已经不超过二十米的距离了。

    而怪物瞬间爆发的速度比奔马还快,距离更是在不断缩减着。

    十八米……十五米……十米……

    这个距离,特警们已经能清楚的看清怪物的相貌,那满是凶残之意的猩红色眼睛,恐怖狰狞的尖牙,就是意志再坚强的人面对他,都无法保持镇定从容。

    有的特警已经快要受不了了,就要扣下扳机。

    在死亡的威胁面前,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一直坚守纪律。

    就在这时,一道蔚蓝色的电光从天而降。

    哧!

    怪物猝不及防之下被电光直接打中,全身一阵痉挛,脚下踉跄,整个庞大的身躯就向前飞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