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收获
    安雪正坐在车里听着歌,一阵开门声响起,发现黄奇已经回到了车内。

    只是让她吃惊的是,黄奇身上穿着一件白色衬衣,一身强壮的肌肉将衬衣撑得紧绷。

    黄奇扔给她一团东西,她拿起来一看,发现是一件淡黄色的小吊带,和一条黑色短裙。

    上面还散发着隐隐的汗味。

    这是那个白车上的人穿的衣服。

    安雪心中顿时明白了。

    “大人?”

    她有些疑惑,不知道黄奇什么意思。

    “换上,然后掉头回去。”黄奇说道。

    “……啊?”

    穿这件还带着别的女人汗味的衣服?这这这……

    “快点。”

    “哦……”安雪还是乖乖的开始换了起来。

    她缓缓脱下性感的黑色无袖连衣短裙,将姣好雪白的身体一点点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偷偷地用眼角余光瞥了他一眼。

    待看到黄奇正在做的事后,她顿时心中一气。

    似乎因为衬衣太紧,黄奇正在整理着胸前的纽扣。

    那个胖子虽然一圈的肥肉,但体型还没有一身肌肉的黄奇雄壮。

    知道自己一番姿态做给瞎子看了,安雪心中气恼的同时,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起来。

    很快就将衣服穿好了,衣服似乎有点小一号,吊带衫被撑得高高耸起,将雪白的沟壑挤的更为深邃,将柔软的腰肢和肚脐眼都暴露在了外面。

    短裙更是只能勉强遮住大腿根部,在黑色短裙的衬托下,白花花的大腿有些晃眼睛。

    此刻的安雪,一扫平日优雅的气质,彻底化身成了一个集火辣与性感于一身的极品尤物。

    反差有点大,黄奇都不由上下多打量了她几眼。

    安雪见状,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得意的弧度,猛力踩下油门。

    …………

    “你要打拳?”

    吴奇不由抬起了头,打量起了桌子对面的黄奇。

    一看之下,他心中顿时吃了一惊。

    好强壮的男人。

    黄奇脸上带着一个黑色半脸恶鬼面具,

    面具上是绘着一个咧着嘴,露出掺杂着血迹的森白牙齿,看上去格外狰狞残忍的血腥狞笑。

    这样的面具在这个地方倒也常见,比之更为血腥残暴的面具更是比比皆是。

    那些在这里肆意放纵的人们大部分还有些最后一丝顾虑,面具就是他们脸上的遮羞布。

    但是能像眼前这个男人一样,带来如此强大冲击和压迫感的,吴奇还从没有遇到过。

    面具将他下面半边面孔全部遮住,只露出一双沉着平静的眼睛。

    强壮的肌肉将衬衣高高鼓起,浑身充满了无与伦比的力量感,与那些让人看到甚至会让人产生反感的肌肉狂人的累赘肌肉完全不同。

    全身笼罩着莫名的气势,让吴奇不由下意识里将呼吸都放缓下来,似乎生怕惊扰到他一般。

    以至于让他连旁边那个性感火辣的尤物都忽视过去了。

    又是一个武道狂人!

    吴奇心中暗自嘀咕。

    虽然他这里名为拳手自由报名的地方,实际上平时根本没有什么人到这里来。

    就连那些负债累累、走投无路的人,他们大部分也宁愿买一大罐安眠药塞进嘴里,也不愿来这里寻求那九死一生的机会。

    因为这里是真正的炼狱。

    除了那些骨子里都透露着疯狂,以杀人为爱好的变态疯子,还有那些试图在生死之间寻求突破的武者,没有人会主动来到这里。

    而眼前的男人明显不是前者。

    “关于黑拳的规矩……”他沉吟道。

    “我明白,生死由天。”黄奇淡淡道:“给我办理资格证吧,就近安排一场打拳。”

    “办理可以,打拳不行。”吴奇摇了摇头,说道:“这三天的场次都已经安排好了,你要打也只能等到……”

    哒,哒!

    安雪踩着高跟走上了前,从包包里拿出了一沓崭新的钞票放在了他的面前。

    随后再度退到黄奇的身后,安静地站在那里。

    吴奇不再说话,抽出一张简单的协议放在了桌上,说道:“半个小时后有一场,原本的拳手白天被人打死了,签了这个你就能打了。”

    四十分钟后。

    三号拳台处,场面火爆异常,四周的观众兴奋地挥舞着手上的筹码,用早已有些沙哑的嗓子嘶吼着。

    嘭!!

    黄奇飞起一脚,正中对面男人的胸口,在一阵沉闷的撞击声中,男人口喷鲜血,并不算强壮的身体飞起两米多高,重重地摔在拳台上,口中出气多进气少,眼看是不活了。

    裁判上前简单的查看了一下,就站起来用激动的声音宣布道:

    “胜利者!鬼面!!”

    四周瞬间沸腾了,无数的观众对着擂台嘶吼,喊着他的外号。

    就连后面带着蝴蝶面具的安雪,此刻都满脸潮红,兴奋的捏着拳头喊着他的名字。

    “鬼面!今晚我是你的!”

    一个带着蝴蝶面具的年轻女孩挤开人群,爬上高台掀开衣服扯下自己的内衣扔向了黄奇,引起一片口哨叫好。

    “鬼面!无敌!”

    一个带着戏剧面具的青年握着双拳嘶吼道。

    周围的人不由也跟着喊起了口号,一时间场中竟是整齐了起来,将旁边拳台的观众都吸引了不少过来。

    “鬼面!无敌!”

    “鬼面!无敌!”

    “……”

    场上的黄奇却没有丝毫反应,无论是那些邀他开房的妹子,还是那些为他疯狂呐喊的观众,都没能让他出现情绪上的任何波动。

    每个拳手都有自己的外号,鬼面就是黄奇随便取的一个外号,对应自己的恶鬼面具。

    只动用了一成的力量,在台上以最基本的搏杀技巧,自身无损地连杀三人后,他的名号便彻底让观众沸腾了起来。

    在杀了第四人后,观众们更是彻底疯狂了起来,赌盘上他的赔率越来越高,无数的钞票前仆后继的压在了他的名字上,所有的人都在赌他能撑到第几轮。

    连赢三场,就会自动成为守擂的擂主,对他这种自由拳手来说,每守一场报酬翻倍,一旦失败,所有的报酬全部归于击败他的对手。

    所以在其他拳手眼里,擂主也是一块谁都想咬一口的大肥肉。

    “下一个,速度吧。”他淡淡道。

    裁判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低声道:“请等等,很快就会安排拳手来了。”

    黄奇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享受着身后安雪的卖力按摩。

    另一边老七处,一个青年走到他的身边,附在他耳边轻声说着些什么。

    老七听完青年的话后,不以为意道:“不就是一个练家子嘛,少见多怪。”

    “不过十分钟内就打死了四个拳手,确实有点过分了,正好刀疤眼刚好打完,下一场安排他上吧。”

    青年点点头,退了下去。

    不到五分钟,青年再次推门而入。

    “又有什么事?”老七皱眉。

    “刀疤眼死了。”青年说道。

    “什么?!”

    老七顿时吃了一惊,这才多久?

    他心里很清楚,刀疤眼虽然不是这里最能打的那个人,但是其实力绝对是拔尖的层次,而且打拳经验极其丰富,若是遇到打不过的对手,他就会很光棍的直接认输。

    拳台是可以认输的,那些被活生生打死在拳台上的人,往往都是被打的头脑昏沉意识模糊,没有机会认输。

    老七不由走上前,看向了三号拳台,视线落在了那个强壮的背影上。

    虽然很强壮,不过在这种地方还算平常,也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地方啊。

    等等……

    那个背影怎么有点熟悉?还有那个给他按摩的女人。

    老七先是微微疑惑,然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嘴角顿时微微抽搐了起来。

    大爷的,你这是在玩儿我!

    “刀疤眼是在两个回合后,被鬼面一脚踢在了太阳穴直接毙命……”

    他止住了青年的话语,直接打电话给刚离开不久的王胖子。

    …………

    “饶……饶命……我认……认……”

    一个一米九几高,满身纹身的大汉趴在地上,满脸血污,费力抬着颤巍的右手,口齿不清地求饶着。

    嘭!!

    黄奇一脚踢在他的脸上,鲜血四溅,将他要认输的话直接和牙齿一起踢回了肚子里。

    看的旁边的裁判眼角一阵抽搐。

    “不是要我舔你的脚趾么?还要问候我的亲人。”黄奇一把抓起他的头发,从地面上狠狠拽起来,看着他血肉模糊的脸,轻声道:“你倒是起来啊。”

    “痛快的死去不好么?为什么非要逼我呢?”

    大汉的四肢早已被打断,折成了诡异的扭曲弧度,惨烈无比。

    就连一向疯狂的观众眼中,都满是畏惧的神情。

    悔恨的泪水从他的眼睛中混着血水不断流下,此刻的他无比后悔在一开始说出的那些垃圾话。

    本想用那些垃圾脏话来刺激对手,影响对手的状态,没想到却落到如此下场。

    “下辈子嘴巴记得干净点。”

    黄奇拍了拍他的嘴巴,咔嚓一声就就将他的头扭转了一百八十度。

    “鬼面,我们老大有请。”

    脸色有些不自然的裁判走过来,在黄奇耳边说道。

    黄奇抬头看向高台,一眼就看到了正一脸谄笑看着他的王胖子。

    “走吧。”

    他接过安雪递来的毛巾,擦去手上的血迹,跳下拳台,围着拳台的众人自动分开了一个通道,畏惧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推开房间的大门,等待许久的王胖子立马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

    “大人……”

    “你就是这个拳场的负责人?”黄奇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情况?

    王胖子有些愣住了,下意识点点头。

    “正好我也要找你。”

    黄奇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那块专属手表,放在王胖子眼前。“镇守使大人介绍我来这里打拳,这是他交给我的信物。”

    王胖子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mmp啊!

    能不能这么不要脸……随便找个人拔身衣服换上去,就说自己是另外一个人。

    你把我当瞎子还是傻子?!

    最起码把跟在你后面的那个妹子换一个啊!

    “有什么问题么?”黄奇淡淡看了他一眼。

    “这有些不合规矩啊……”

    王胖子一脸苦涩。

    “哦?规矩?”黄奇眯起了眼睛,轻声道:“你的意思是,镇守使大人不懂规矩?”

    “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质疑镇守使大人么?”

    随着这句话的说出,一丝丝危险的气息从黄奇身上散发出来,逐渐充斥满整个房间。

    一时间,空气都凝固起来了。

    “不敢不敢!”

    王胖子脸色顿时煞白,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

    他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开口道:“既然是大人介绍来的,自然没有问题了。”

    “那么好,既然没有问题,我要提一些简单的要求。”

    “……啊?”

    王胖子有点发傻,还有什么要求

    ?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连忙说道:“请说。”

    要求也没什么,只是让王胖子给了他一些便利,什么时候来都能开打,不必像其他拳手一样提前安排。

    提完这些简单的要求后,黄奇就带着安雪走出房门,留下了点头哈腰的王胖子。

    “老大……这样真的没关系么?”老七有些迟疑道。

    王胖子苦笑一声,摇头道:“不然怎么办?难道让我当面揭穿他的身份,对他严厉警告么?”

    老七无语,除非脑袋进水了,不然谁会做这种脑残举动。

    “他就是一个镇守使推荐来的拳手,其他的我一概不知。”王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我走了。”

    老七看着王胖子离去的身影,再看了一眼重新回到拳台上的黄奇,无奈地叹了口气。

    按王胖子的意思,万一被上面发现,估计就是他背锅了……

    …………

    黄奇撕掉身上的衬衣,坐回车内,看着芯片上显示的十三点灵能,心中颇为满意。

    尽管他竭力藏拙,都是在磨蹭了几个甚至更多的回合后才将对手干掉,尽量给其他拳手留下一个和他们实力差不多的假象。

    但在他干掉第十个拳手后,今晚再也没有一个拳手愿意上台和他打了。

    他们来打拳是为了博那一线生机,而不是来送死的。

    回去后又可以强化一波了。

    黄奇正在思量着回去强化哪个武功,旁边的车门突然打开,一个柔软的身子钻了进来,挤到了他的身边。

    “你来后面干什么……”

    他刚刚皱起眉头,话还没说完,一个柔软的东西就堵住了他的嘴巴。

    安雪跨坐到他的大腿上,面色潮红,激烈地吻着黄奇。

    她与那些疯狂的观众一样,早就被拳台上所向披靡的黄奇所折服。

    每当看到黄奇狠狠的打趴对手的时候,她的心中更是涌起无比强烈的冲动。

    她渴望被这样的黄奇狠狠的征服。

    所以此刻她才会一改以往那种含蓄不留痕迹的勾引,直接大胆地向他索求。

    黄奇先是一怔,推开安雪,看着她因为这个动作变得有些失望的眼睛。

    车子里突然变得有些寂静。

    随后伴随一阵布帛撕裂的声音,和安雪激动的尖叫声,车子在黑暗中剧烈的晃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