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七十六章 黑拳
    深夜十二点。

    清远市南郊,一个荒废许久的工厂内,此刻正灯火通明,喧闹嘈杂的声音从里面不断传出,沸腾的声浪恨不得将屋顶都要掀翻。

    形形色色带着各式面具的人们簇拥在一起,密集的人群围着中间的几个擂台,一个个挥舞着自己的拳头,脸红脖子粗的发出着怒吼。

    “上啊!戳他的眼睛!”

    “爬起来啊你个废物!老子的全部家当都压在你身上了!cnm的!!”

    “扭断他的脖子!杀了他!!”

    “……”

    在这里的人群中,有白日里文质彬彬的学者,大腹便便的富商,楚楚动人的美女。

    也有工地搬砖的民工,无所事事的混混,为生活奔波的白领。

    此刻他们之间没有了白天里那么明显的距离,彼此身份地位之间的差距消失不见,一个个紧紧挨在一起,以夸张的动作和粗俗的语言发泄着激动的情绪。

    在这里,他们撕下白天伪善的面具,释放出了自己内心的野兽。

    荷尔蒙在躁动,空气中散发着狂躁的气息。

    拳台上,那些赤着上身的拳手发着野兽般的嘶吼,以极其疯狂的打法与对手进行真正的生死搏杀。

    嘭!!

    一个拳手抓住机会飞起一脚,狠狠踢在对手的脖子上。

    随着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和清晰的骨骼碎裂声,他对手的脖子直接折成了九十度,一声不吭的就扑倒在了地上。

    顿时场间一片沸腾,无数男女的尖叫声混合在一起,其中更是夹杂着下注失败的人许多对死去拳手的恶毒咒骂。

    宛若人间地狱,群魔乱舞。

    这就是地下黑拳,无视世俗法律,撕开每个人表面所有美好人性,将他们的罪恶与丑陋血淋淋的暴露在世间的堕落之地。

    边角的一处高台上,此处的负责人,平日里不管看见谁都一副阴侧侧的笑脸,被称为“笑里藏刀”的王胖子,正努力收着肚子上的肥肉,艰难地弯着腰,对着身前背对着他,饶有兴致打量着下方战斗的年轻人摆着谄媚的笑脸。

    “这里的拳手,仅仅只有这种程度?”

    年轻人声音很是温和,但是里面却带着一丝难以言述的威严气度。

    “回大人,是这样的。”

    王胖子擦了一把额头上因为收腹弯腰时间太久而冒出的汗水,回道:“在我们这里每连赢十场的拳手,基本都已经应门内的要求,被送到r市拳场了,那里才是真正的高手如云,我们这里看似热闹,其实只能算新手村。”

    年轻人微微点头,这样一来就说的通了,下面的拳手虽然都出手狠辣,但是严格来只能算是比普通人强上一筹。

    甚至有的拳手都只是普通人的程度,打起来根本没有章法,完全靠一股狠劲。

    “安排一场,让我玩玩。”他说道。

    “万万不可啊!”王胖子大惊失色,连忙叫道:“大人您贵为一地镇守使,何必与这些杂碎动手脏了拳脚……”

    年轻人便是黄奇了,而这里就是圣拳门在清远控制的地下拳市。

    这个地下拳市表面上是被清远市的几个黑帮共同操纵,实际上这些黑帮都是圣拳门曾经的外设堂口逐渐演化而成。

    拳市负责人王胖子,便是圣拳门的一个外门堂主。

    “你是在质疑我的实力么?”黄奇淡淡的扫视了他一眼。

    王胖子顿时一头冷汗,连连摇头。

    混迹于黑暗中的他,知道自己这个圣拳门外门堂主看起来似乎风光无限黑白通吃,但是他也深深的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只要简单的一句话,就可以将他从云端打落,万劫不复。

    他求助的将目光看向了现在黄奇旁边的安雪。

    虽然名为助理,但是王胖子那对毒辣的眼睛早就看出安雪是黄奇的女人了。

    “大人。”

    今晚的安雪将每天都扎着的头发随意地披散在肩上,波浪柔顺的长发闪着淡淡的光泽,配上画着淡妆的精致面孔,高贵典雅。

    身上则是一件黑色无袖连衣短裙,将比象牙还要白腻的诱人双臂和浑圆修长的大腿都暴露在灯光之下。

    雪白的脖子上,一条白金项链串着的紫宝石泪型吊坠,正陷在饱满柔软的沟壑之间,惹人遐思。

    脚下是黑色细高跟,更使她平添几分别样的魅力。

    一身装束既简单性感,又不失优雅,宛若女神。

    王胖子手下的几个头目眼睛就总是止不住的往她身上偷瞥。

    就是有点不符合现下所在的场所……

    安雪恨恨地瞪了王胖子一眼,本来今天黄奇与她突破了至关重要的一层关系,晚上突然约她出来,她还极其激动地回去打扮了一番,想尽可能的在约会中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在黄奇的面前。

    结果没想到细致打扮完出来后,却是要她开车带他到清远的地下拳市来……

    心中的怨念又不能对着黄奇发出来,安雪就全部转移到倒霉的王胖子身上来了。

    要不是这厮下午屁颠屁颠地跑去分部汇报拳市的情况,黄奇也不会突然对这里产生兴趣了。

    “大人。”讨厌归讨厌,安雪还是对着黄奇柔声道:“门内有规定,正式弟子不得参与这种地下黑拳。”

    “还有这种规定?”黄奇挑起了眉头,很是疑惑。

    自他下午知道还有地下黑拳这种东西存在后,他可是颇为兴奋。

    无视生死,无视手段,哪怕你扛着加特林上台,都没有人在意。

    在这里唯一的规则就是胜者为王,而败者下场基本都是死亡。

    所以黄奇才大晚上赶过来,便是想在这里吸收一波灵能。

    可是现在却被告知因为身份的原因不能参与,让他顿时有些郁闷。

    “有的。”安雪连忙道:“而且是十九条大规之一。”

    圣拳门门规共有十九大规,三百小规。

    其中三百小规基本可以无视忽略,而十九大规则是完全不容许触犯的雷区,欺师灭祖就在十九大规之中。

    黄奇沉思片刻,发现还真有这么一条规定。

    他顿时纳闷了,这什么破规定?

    区区一个黑拳,难道有什么不可说的内幕么……

    虽然他并不是太在意这些门规,但是他现在毕竟需要镇守使这个身份拥有的势力和资源。

    犯不着为了几点灵能死磕门规。

    “这些打黑拳的都是什么人,如此拼尽性命,都是被利益所驱使的吗?”黄奇问道。

    见他不再执意要下场,王胖子立刻松了口气。

    “这些拳手,七成是从监狱捞出来的死缓,都是真正的穷凶极恶、罪恶滔天之徒。”

    “比如那个叫做戴乐的小杂碎。”

    王胖子走上前,指着下方左边拳台上,那个看上去就知道还没有成年的少年,单薄的身子正在被比他高整整一头的壮汉往死里暴打,躺在地上不断抽搐吐着血沫,还在被壮汉骑在身上暴锤。

    谁都能看出少年早已没有了反抗能力,此刻完全是在被壮汉当做沙袋疯狂发泄,完全没有一丝放过他的意思,直到两个持枪的黑帮大汉走上台,才从那个少年的身上爬了起来。

    “和同村的三个混混一起,入室抢劫,更是将那户人家的女主人虐杀,当着她丈夫的面残忍分尸。”

    “被抓获后,三个混混被执行死刑,他因为未成年逃过一劫,被判无期。”

    仔细看去,被抬下去的少年眉目依稀有些清秀,若不是王胖子说明,还真难以想像他是如此恶贯满盈之人。

    安雪本来还有些可怜那个少年如此惨状,听到这里后眼中的怜惜顿时都转为了厌恶。

    “对于这类拳手,胜利才是唯一的生路,不打拳,只有死。”

    一句简单的话,道尽残酷。

    王胖子没有细说为何这里能弄到这么多死刑犯,黄奇同样没有多问。

    “有意思。”他微微眯起了眼睛。

    “剩下的三成里,有的拳手是为了钱财,他们除了两把子力气一无所长,想要来快钱赚大钱,打拳对他们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王胖子指着其中拳台上一个眼角带着疤的凶狠男人道:“而有的就像这个刀疤眼一样,只是为了磨练自己的实力,选择的这个生死拳台。”

    那个刀疤眼动作凌厉出手果断,下盘扎实,明显就是练过的,打的对手节节败退,与其他胡乱打的拳手截然不同。

    “像刀疤眼这种拳手,基本用不了多久就会离开清远,到r市那个真正的拳台去发展。”

    “我们分部就有不少战斗人员就是打黑拳出身,其中不乏f级的高手。”安雪在旁边说道。“而且听说,就连e级的凌风都曾经混迹过一段时间地下黑拳。”

    凌风?

    黄奇若有所思。

    “我们走吧。”他看了一眼下方疯狂嘶吼的人群,转身向后走去。

    王胖子连忙毕恭毕敬地跟在后面,恭送他离开。

    在大门口,看到黄奇上车离开后,他脸上谄媚的表情终于消失恢复正常,口中长舒一口气。

    “老大,我看那位大人挺和气的啊,你怎么一直都这么紧张?”

    旁边的心腹老七看到了王胖子满头的冷汗,疑惑的问道。

    身后跟着的几名管理也有些好奇。

    他们只知道黄奇是个权势极重的人,并不清楚他真正的身份。

    门派这种存在离他们这些普通的黑帮人物还有不少距离。

    “是啊,那位大人这么和气,我为什么还要如此紧张呢?”

    王胖子看着他们,阴侧侧的笑道。

    几人被看的头皮发麻,有些不知所措。

    “王琪,刚刚那个女人的大腿漂亮吧?看的很过瘾啊?”他淡淡道。

    王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听到这里他哪里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一脸煞白地跪在地上:“表叔,我知道错了!”

    “带下去挖了右眼。”

    王胖子语气平淡,好像吩咐的不是挖人眼睛,而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老七脸色阴狠,伸手一招就有两个大汉走上来,将痛哭求饶的王琪拖了下去。

    “钱飞。”

    “刘三。”

    “……”

    王琪之后,王胖子连叫了四五个名字,无一意外全都是拖下去挖眼。

    剩下的几人噤若寒声,脸色苍白不敢言语。

    他们中有人也偷看了安雪几眼,但是没有王琪他们几个那么明显直接,专门盯着大腿和胸脯看。

    “年轻人什么都好,就是不够持重。”王胖子淡淡的扫了几人一眼,轻声道:

    “有些东西,不是你们可以随便瞎看的。”

    …………

    车子没有开多久,黄奇就让安雪停了下来。

    外面一片荒芜,虽然是一条大路,但是处于郊区,这个点也没有汽车经过了。

    “大人?”安雪有些不解。

    然后她就看到后座的黄奇脱掉了上衣,露出了一身强壮的肌肉。

    她的脸上瞬间变得一片通红,口中的声音也细微了下来,宛若蚊吟:“大人,就在这里吗……”

    看到黄奇打开车门走出去后,安雪的脸上更是有如火烧一般。

    没想到大人还有这种癖好,喜欢在野外,原本她还以为是在车上……

    她红着脸推开车门走了出来,却发现黄奇正诧异地看着她:“你下来干什么?”

    “……啊?”

    安雪张大嘴巴,美丽的眼睛里满是茫然。

    “上车,我马上回来。”黄奇吩咐了一句,随后大步向着后方走去。

    安雪这才看到,后方不远处的荒草地中,一辆白色的汽车正停在里面极有规律的晃动着。

    误会意思了……她顿时大羞。

    但是也有些好奇,大人没事去找人家野战的情侣干什么?

    黄奇走到汽车旁边低头一看,后座上两条精赤的肉虫正忘情的纠缠在一起,做着激烈的搏斗。

    就是有些不协调的是,上面那个无论从年龄还是体型看起来,都是下面的两倍以上。

    后座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黄奇移开了目光。

    他眼中一亮。

    前座上,两个面具正安静地躺在那里。

    “操!你他妈有病啊!”

    就在这时,车里的胖子不知怎么突然发现了他,正指着他的鼻子冲着他疯狂怒骂道:“大半夜的躲在外面偷看老子车震……”

    下一秒,胖子的表情就彻底僵在了脸上。

    咔嚓!!

    随着一阵令人牙酸的撕裂声,紧锁的车门像纸糊的一样,被黄奇一把从车身上撕扯了下来。

    他随手将扭曲变形的车门扔在了地上后,转头看向了张着嘴彻底呆滞的胖子。

    “你刚刚说什么?关着门,我没听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