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调查
    弄清楚了事件经过,知道不过是闹了个乌龙后,姜玲玲恼怒地将丁力骂了个狗血淋头。

    但除了恼怒外,她心中更多的还是庆幸。

    “这么说来,在今后的一段日子里,你都会待在清远了?”

    姜玲玲跟黄奇说了自己的事情。

    “是啊。”她挽起了额前一缕秀发,露出了个俏皮的笑容,“以后还要请大高手多多关照了。”

    看着姜玲玲明媚的笑容,黄奇的心中突然莫名的出现了一种悸动。

    “李青……”他微微皱眉,这源于李青的残念,竟然还没有彻底消散,依然在对他产生着或多或少的影响。

    难道需要将这个女孩占为己有,他的残念才会彻底消失么?

    黄奇若有所思的看了姜玲玲一眼。

    但是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天知道这货有多少未了心愿化作的残念,再说其实姜玲玲只是李青的一个yy对象罢了,跟李青电脑里存的那些女优没什么两样。

    自己总不可能把那几百个女优也收入房中吧?

    “好说。”黄奇轻轻一笑。

    救护车的鸣笛声已经从远处传了过来,还有消防的警笛声混合在其中,这些其实都是分部派来收拾残局的人,是只属于圣拳门分部的消防部门和救护车。

    “对了。”黄奇知道姜玲玲身为影部的成员,对觉醒者的事情了解的肯定比自己更多,便问道:“觉醒者死后,会出现身体消失的情况吗?”

    刚刚在里面费力又用了一次风啸,结果却依然一无所获,让他很是郁闷。

    当下便将遇到的那个“镜鬼”的能力与姜玲玲详细述说了一番。

    “没有听说过。”姜玲玲也有些疑惑,她憷着眉,摇头道:“觉醒者死后能力就会自动消散,不管战斗时是什么状态,最后都会呈现人类的尸体形态……有了。”

    她突然好像想起什么,抬头对着黄奇道:“如果是畸变者,那就有可能了。”

    “畸变者?那些觉醒失败变成各种可怖怪物的人类么?”

    那些畸变者死后,确实也会保持生前的怪物形态。

    黄奇眉头微皱,总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这样吧,今天不早了,我回去在影部查一下资料,如果查到了什么,等到交接报告的时候我就亲自过去一趟找你。”

    姜玲玲说道。

    圣拳门每解决一个觉醒者,都要整合成具体材料交于影部,不过这些一般都是下面的工作人员来完成,不需要黄奇他们亲自去做。

    “也好。”黄奇点点头。

    夜色已深,两人约好了时间,便各自离开。

    他们离开后不久,几辆消防车就来到了迷宫处,穿着制服的消防员一个个从车上跳下来,拉起了警戒线将整个迷宫都封锁在了其中。

    …………

    “据悉,昨夜十一点左右,我市游乐园水晶迷宫发生天然气管道泄露……”

    电视上,一身白色职业装的漂亮女记者正在报道着新闻事件,背后正是被封锁起来了水晶迷宫。

    黄奇坐在浴桶内,享受着背后安雪柔若无骨的小手的细心推拿,一缕缕药力自滚烫的药汤中不断的渗透过他的皮肤,融入他的体内。

    “早间新闻为你报道。”

    啪!黄奇关掉了电视,仰头靠在软垫上眼睛微闭。

    今天他总算见识到了政府如何处理关于觉醒者事件的了。

    直接以天然气爆炸掩饰了过去。

    黄奇不由想到清远市总有什么公交突然失火,电路老化引起火灾,没有任何预兆武警官兵就突然实弹演练等种种新闻。

    本质上其实都是为了掩饰觉醒者事件。

    安雪看着黄奇那棱角分明,透露着几分凌厉的坚毅脸庞,心中突然一动,正在他上腹处推拿的小手,不由地慢慢向下移去。

    “找到相关能力的记载了吗?”

    就在这时,本在闭目养神的黄奇突然开口说道,让安雪手上的动作一顿。

    “能力与镜子有关的觉醒者,目前g省记录在册的都没有找到,很有可能是外省流窜而来的,而关于外省的觉醒者,圣拳门并没有多少资料。”

    安雪恭敬地回道,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实力绝不只有档案上的f级,新闻里迷宫那狼藉的现场她刚刚同样看到了。

    实力强大,位高权重。

    想到这里,安雪的眼神不由又迷离了几分,她轻咬着下唇,停下来的小手再度向下移去。

    而这一次,黄奇只是闭着眼睛,没有出声。

    水声激荡。

    良久,神清气爽的黄奇大步走出了房门。

    “果然,现在不管想到谁,心中都没有一丝涟漪了。”

    他看着手机里面姜玲玲晒在个人主页上的各种照片,完全没有了原本该有的悸动。

    圣如佛啊……

    黄奇关掉手机,无语地摇摇头。

    原来没有什么所谓的残念,不过是荷尔蒙的骚动罢了,身体强大后需求更是比一般人强盛,堵不如疏,适当的发泄就能解决问题了。

    走进办公室,陆虎正坐在侧边的办公桌上整合着材料。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了吗?”黄奇走到他的身边问道。

    “大人。”这时候他才注意到了黄奇的存在,他抽起桌上的一个文件夹,打开给黄奇看,说道:“镜鬼事件并不是偶然,在g省爆发过至少十余次,最近的一次更是在一年前。”

    “在三年前,影部便在白鹤市成功击杀了一个镜鬼,那是一个能操纵幻象的f级觉醒者。那名觉醒者利用自己的能力作恶,活生生吓死了三名未成年人,被直接击杀。”

    “为什么镜鬼事件这么频繁?”黄奇微微皱眉。

    “清远这里一直就流传着关于镜鬼的传说,有个小镇更是有些祭祀镜子的习俗,认为镜仙能庇护家庭。”陆虎解释道:“那些觉醒者可能就是看中这点,扮成传说中的鬼物来达成自己的某些目的吧。”

    黄奇恍然,这么一说他就能理解了。

    就跟那些装神弄鬼的神棍一个性质。

    “但是我们还是没有找到有哪个觉醒者的能力与镜子有关。”陆虎苦笑道:“所有的资料都翻遍了。”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

    黄奇也不强求,虽然他直觉那个镜鬼还没死,但是那么弱的觉醒者,就算逃了也不必太过关注。

    “嘟嘟……”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黄奇掏出手机一看,发现正是姜玲玲的来电。

    “喂,玲玲。”他接起电话,温和笑道:“你师父怎么样了?”

    电话那边,姜玲玲回头看了看紧闭着的病房门。

    自罗远刚刚从她这里知道自己是被别人不小心误伤震昏之后,就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里,谁也不许进去了。

    她无奈笑道:“没事,就是有点脑震荡,其他都还好。”

    “那我就放心了。”

    “李青。”姜玲玲的声音从中传了出来,“我刚刚向他请教了尸体消失的那个问题。”

    “你说。”

    黄奇神色一动。

    “他说,你遇到的很有可能是一名觉醒者的分身,并不是他本体,所以在杀了他后才会出现尸体消失的情况。”

    分身么……黄奇的眼睛微微眯起。

    向她请教了一些关于分身的问题,奈何关于这些就是她师父罗远知道的都不多。

    谢过姜玲玲后,他挂断了电话。

    不管是不是分身,那个觉醒者暂时也应该找不了他的麻烦了。

    眼下还有其他一些事情要解决。

    “除了这个镜鬼外,还有哪里有觉醒者作怪?”黄奇抿了一口桌上的茶。

    “有三个已经核实了,确系觉醒者事件。”

    陆虎抽出三个文件交给黄奇,说道:“调查员们正在全力追查他们的落脚处,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了。”

    黄奇翻看着手上的文件,上面记载着那些地方都出现了明显的电磁干扰。

    “吩咐下去,让所有人听着。”他将文件放在桌面上,淡淡道:“不管遇到什么等级的觉醒者,第一时间都要先上报给我,而不是给影部。”

    “明白了。”陆虎点点头。

    虽然不知道这么做的原因,但黄奇终究是镇守使,在可以接收的尺度内,作为助理的他只需要执行就是了。

    “这三个事件中觉醒者的能力,与我们辖区内登记在册的觉醒者,有相似的吗?”黄奇问道。

    陆虎摇头道:“没有,这些觉醒者都好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之前从来没有过相关记录。”

    “哦?”黄奇眯起了眼睛,手指轻轻敲着桌面,轻声道:“给我下令,让那三个觉醒者,分别交给血狼他们三人负责追缉。”

    “大人,他们只是普通的战斗人员,并不是调查……”陆虎下意识回道,抬头看见黄奇平静的眼神后,声音逐渐低微,进而消失不见。

    “我这就去。”

    “七天之内,我需要一个交代,不管是怎样的。”黄奇淡淡道。“若是不能做到。”

    “我这里不需要太多的废物。”

    …………

    顾星辰穿着白色的病号服,跟在一个大腹便便西装革履,一看就是一个成功男人的中年大叔后面向着医院外面走去。

    他脸上虽然满是病态的苍白,但是却挂着极为和煦的温和笑容,如一缕春风,照拂着遇到的每一个人。

    “星辰,今天你爸爸又来接你了啊。”

    路过的护士看到他都纷纷笑着跟他打着招呼,有的小护士还会莫名脸色微红。

    顾星辰微笑着一一回应,很快就走出医院,坐到了男人开来的黑色商务车中。

    “走吧。”不知何时,他脸上温和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脸色漠然,声音冰冷,好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车子向着郊外开去,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农家乐,一个枯瘦的老头正坐在大门外噌噌磨着菜刀,森白的刀刃在阳光下泛着刺骨的寒光。

    老头一边磨着菜刀,一边嘴里还在神神叨叨地念叨着什么,望上去有些瘆人。

    看到有车子来了后,他咧开大嘴露出枯黄的牙齿,提着森白的菜刀从地上爬起来向着汽车走去:“欢迎,欢迎客人……”

    他的声音僵住了,因为顾星辰从车上走了下来。

    顾星辰漠然扫了他一眼,直接从眼中满是恐惧,全身开始轻微战栗的老头身边走过。

    轻车熟路地走到后院,咯吱一声推开一间紧闭的大门,顿时一阵嘈杂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打开门后,就像按下了暂停键,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我来了。”他顺手关上大门,上前随便找了个空位。

    整个屋子连一扇窗户都没有,屋子里一片昏暗,只能依稀看到里面坐了很多人,只是每个人的相貌什么的完全都看不清。

    “你来的正好。”一个浑厚的男声打破了黑暗中的寂静,说道:“听说你昨晚在游乐园败给了那名新任的镇守使?”

    “那人原来就是新任镇守使么。”顾星辰皱眉道:“我没有输,输的只是我其中的一个人格。”

    “那不还是输了吗?”一个人突然说道。

    屋子里顿时一片喧闹,众人七嘴八舌地争论了起来。

    “安静!”浑厚的男声再度出现,让众人安静下来后,再度问道:“他的实力具体如何?我们的人进去看过了,现场虽然惨烈,但是电磁干扰并不强大,甚至可以说弱小,所以无从估计。”

    “不知道。”顾星辰沉默片刻,回道:“我的那个副人格被他当场击杀,没能回到我的体内,所以我并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记忆。”

    “……”

    “多面魔童居然被杀了一个分身?!”

    “我早就说过,不要掺和他们圣拳门内部的屁事,现在好了吧?平白惹了这么一个强敌!”

    “哼!再强又能有影部厉害么?一群怂货!现场遗留的电磁干扰那么弱,当时说不定用的什么特殊的炸弹。”

    “是是是,你不怂,要不你去试探一番?”

    “……”

    听着这些枯燥乏味的争辩,看着黑暗中一个个若隐若现的恐怖鳞甲和传到口鼻中的淡淡腥味,顾星辰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

    废物就是废物,觉醒失败的垃圾,不管在哪个领域都是彻底的失败者,不过是一个不知用什么手段侥幸打败他副人格的镇守使,就让他们如此分寸大乱。

    他可清楚地记得,之前得知可以释放本性娱乐一段时间,愚弄新任镇守使时,这些废物是有多少兴奋雀跃。

    没错,这里所有人都是觉醒失败的畸变者,包括他自己在内。

    顾星辰表面上看似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他身上的病症却并不比其他人简单。

    无论别人怎么对他,他都不会表现出任何负面情绪,因为他所有的负面情绪都会自动集中,达到一定的程度后自动衍生出一个只有怨毒的副人格。

    体内存在着一个完全由怨毒凝聚的副人格,对他影响颇深。

    一开始的一段时间里,他完全生活在痛苦的折磨之中,他每天都必须保持精神高度集中,否则随时都有被副人格取而代之的危险。

    甚至连梦境,都是他和副人格的战场。

    持续相当一段时间,他的身体渐渐憔悴,眼看就要彻底崩溃的时候,他与副人格握手言和了。

    副人格无法承受身体死亡的代价,因为那样他同样会消散。

    就这样,两个人格同时使用着这具身体,而与此同时,他的体内还在继续诞生新的人格。

    但是在两大人格的联手压制下,后来诞生的人格没有了翻身的机会,而他更是惊讶发现,不知是不是因为他的能力与镜子有关,他的副人格竟能离体,单独置身于镜面中。

    所以才有了水晶迷宫的那一幕。

    “好了,不必说了。”浑厚男声出现后,场间再度安静下来。“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关于镇守使真正的实力还不清楚,所以我决定将石大派出去,试探一番。”

    “石大?你准备把他放出来?”有人吃惊道。

    “关了那么久。”那人笑了笑,“也是时候让他出来疏松一下筋骨了。”

    石大么。

    顾星辰微微眯起了眼,想到了那个发起疯来,就是他也有些头疼的大块头。

    还有他那标志性的憨傻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