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星辰
    吼!!

    随着这一声巨吼,黄奇身前的空间都出现了扭曲。

    肉眼可见的透明波纹自他的口中轰出,恐怖的音波和巨大的气浪混合在一起,卷起无数烟尘草土,形成了狂暴凶猛的冲击波,轰向了迷宫之中!

    他脚下的水泥地面,咔嚓一声裂出三道裂纹向着迷宫入口蔓延而去,迷宫外层的墙面上,一道道巨大的裂纹出现,随后整块整块的墙皮不断脱落,在半空中就被撕碎消散。

    迷宫内,犹如一场飓风席卷而来,狂暴的音浪所到之处,所有的镜子都直接炸开崩碎,彻底化作了齑粉,随后被后续的音浪裹挟向后方。

    嘭!嘭!嘭!

    恐怖的音浪一路摧枯拉朽,将沿途的所有东西都摧毁殆尽,除了坚实的混凝土墙体外,用龙骨框架竖立的简易隔墙,都被彻底撕烂。

    (大家自行想像功夫里包租婆的那招大喇叭)

    而这股恐怖的音浪,足足持续了一分多钟。

    “呼……”

    黄奇轻轻舒了口气,胸膛平复了下来,整个人也慢慢缩小,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看着眼前犹如被十级台风肆虐过的景象,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风啸,本身就是一个音波功,吐气伤人不过是它的携带作用罢了。

    这项别人用来最多只能靠一声大喝来震慑他人心神的辅助性音功,在他强大无比的身体素质加成下,发挥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怖破坏力。

    嘭!巨大的招牌从上方轰然落下,砸起一片烟尘。

    后面的路甲不知觉中嘴巴已经张的老大,两只手还捂在耳朵上,忘记了放下来。

    “狮……狮吼功?”

    他眼中震撼,口中喃喃自语,还没有从黄奇带来的震惊中恢复过来。

    作为一个习武多年的武者,路甲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传说中的音波功狮吼功,但是像黄奇这种程度的恐怖音功,他根本闻所未闻!

    刚刚他虽然背对着黄奇只是承受了扩散的余波,同时还捂着耳朵,在黄奇吼出来的那一刻,整个世界都瞬间安静了。

    天地间失去了所有色彩,只剩下了最基本的黑白二色。

    他当年参与围攻一个能操纵音波攻击别人的e级觉醒者,最后拼命爆发的那招大范围群体性攻击,威力也远远不及此刻。

    “路甲?”黄奇略带疑惑的声音传了过来。

    他豁然惊醒,这才意识到黄奇在喊他,而且好像已经喊了不止一遍。

    “大人。”他连忙上前走到黄奇身边。

    “你没问题吧?”

    黄奇微微皱眉,他刚刚连喊了三声,路甲才反应过来。

    路甲连忙摇头,以示自己无恙。

    见他无事,黄奇便收回视线,大步向着迷宫入口走去,路甲跟在了身后。

    此刻原本略微狭小仅限两人并排通过的入口,被轰出了一个圆形豁口,大量的烟尘正从中滚滚而出,凝聚成了一道烟龙飘摇而上。

    轰!!

    黄奇飞起一脚,直接踢在挡在入口前的招牌上,将巨大的招牌拦腰踢成两截。

    挥掌扇去扑面而来的滚滚烟尘,两人前后相继走入了迷宫中,放眼望去,原本曲折迷离的迷宫,此刻完全变成了一片空旷的废墟。

    迷宫内竖立的简易墙体早已被摧残的七零八落,只有坚固的混凝土墙体还保持着完整,烟尘弥漫,还有断裂的消防水管在滋滋到处喷着水。

    整个现场就像被导弹耕了一遍,看的跟在后面的路甲暗自心惊。

    简直就是末日天灾后的景象。

    至于里面那众多的镜子,更是在那一吼下被全部震的粉碎,看不到一处完整。

    踏在布满无数裂纹的地砖上,路甲突然看到几个模糊的人影躺在地面上,他立刻喊了一声黄奇,然后跑了过去。

    地面上躺着四个身影,身上布满了尘土碎石,看上去就像四具被遗弃已久的死尸。

    其中三个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另一个青年略微大点,但也能看出不过二十上下,年纪也不大。

    “是那名在这里失踪的外地大学生。”

    路甲一眼就认出了那个青年,对着黄奇说道。

    与程序繁杂的警察不同,路甲他们作为调查员有着便宜行事的权利,早就调查到了失踪大学生的相关信息。

    “嗯,另外三个是来这里试胆的学生,刚刚那个相机就是他们带来的。”黄奇点点头轻声道。

    路甲上前伸指探在了那个青年的口鼻处,微微一顿,再试了一次他脖子处的脉搏,随后对着黄奇摇了摇头。

    黄奇没有说话,示意他继续。

    剩下的三名学生,其中一名小胖子看都不用看,头顶五个血窟窿正在向外面流着不明的红白之物,两眼暴睁满是血丝,脸上一片狰狞,一副惊惧过度的恐怖模样。

    路甲检测完一人后,又是摇了摇头,直到最后一人,他才有些惊讶地回头喊道:“大人,他还活着。”

    黄奇记得相机里面,这个学生叫做张小飞。

    张小飞此刻的模样有些凄惨,身上多处被碎片划破的伤口,七窍更是流出了血液,明显是被黄奇吼出的音浪所震伤。

    只是不知躲在哪里,所以才受了这么点轻伤,不然持续一分钟的恐怖音浪,普通人的大脑早就震成浆糊了。

    “他的伤势怎么样?”黄奇问道。

    路甲仔细探查了一番后,回道:“身体没有大碍,都是轻伤。”

    “喊醒吧。”黄奇淡淡道:“看看他能不能知道点关于那个觉醒者的线索。”

    没有一点灵能到手,说明那名觉醒者还没有死。

    路甲应了下来,伸出手指猛戳了一下张小飞身上一处痛穴,这处痛穴被戳之后奇痛无比,除了死人外一般人根本受不了,比掐人中什么的还要有效。

    地上的张小飞登时发出了一声惨叫,从地上直挺挺的坐了起来,眼睛睁的老大,像是从噩梦中惊醒一般。

    只是眼中还满是迷茫,任路甲如何挥手问话都没有任何反应,看的黄奇微微皱眉。

    路甲也开始有些不耐,他蹲在地上,抓住张小飞的肩膀猛力摇晃,皱眉道:“我说,你……”

    突然,路甲眼睛睁的老大。

    因为他看见,就在张小飞迷茫的眼睛中,一道惨白的面孔正对着他狰狞冷笑!

    那个觉醒者竟然躲在张小飞的眼睛里!

    哧!一道黑线如闪电般窜进了路甲的眼中,路甲猝不及防之下,仰头栽倒,发出一声惨叫。

    黄奇也有些措手不及,事发太过突然,路甲离张小飞实在太近,他根本救不了。

    “大人!救我!”

    路甲躺在地上惨叫道,那只眼睛里正向外面渗着鲜血。

    一个黑色的身影正站在其中。

    而刚刚清醒的张小飞,再次昏倒了下去,激荡起一片烟尘。

    “能映照人影的瞳孔,也能被他当做镜子么……”

    黄奇微微皱眉,这下有些麻烦了。

    “嘿嘿嘿……”惨叫声突然停止,路甲面目阴沉,口中发出了瘆人的阴冷笑声,“原本只想捏个软柿子,没想到会遇到你这种硬茬。”

    他从地面上爬了起来,慢慢地向后退着道:“与你这样的强者为敌并非我等本意,误会一场,大家就此停手怎么样?”

    “被附身了?”

    黄奇有些好奇,这家伙的能力还真是丰富啊。

    至于对他所说的话,则被他自动过滤忽略了。

    “放我走!不然就一起死!”

    遭到黄奇无视的“镜鬼”一脸恼怒,他压制着心中的火气,沉声道:“我在我们当中不过是中等档次的水平,不要以为击败了我就……”

    哧!

    一道尖锐的破空声打断了他的话语,路甲的头颅在一团白光中轰然炸开,像一个被大锤砸烂的西瓜,溅得到处都是。

    “这……”

    而始俑作者黄奇嘴角微微抽搐,他原本只想趁“镜鬼”不备打瞎路甲的那只眼睛,让他无处可藏。

    但是他貌似低估了那一记风啸的威力……

    嘭!

    路甲的无头死尸缓缓向后倒去,重重地倒在地上,尘土飞扬。

    “可惜了……”黄奇无奈轻叹,路甲的履历他之前看过,心性等方面是一个很合乎他胃口的人,原本还想拉拢过来做自己的心腹手下。

    看来风啸这个能力还得多练练,最起码把出手的威力掌控自如。

    不过只有三点灵能么……

    黄奇微微皱眉,其中一点定然还是路甲贡献给他的,也就是说这名觉醒者总共就两点灵能。

    这少的有点不正常,完全不符合这名觉醒者的强悍表现。

    黄奇心中疑惑,他扫视了一圈,终于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那名觉醒者活着的时候可以用能力将自己虚无化,死了以后能力应该自动消散。

    那么,现在他的尸体呢?

    …………

    清远市第二人民医院,是清远市唯一的一家精神病院,又被清远人称为二院,坐落于清远市西郊区域。

    此刻深夜,穿着一身白色护士服的罗小素走在明亮的走廊上,深深地打了个哈欠。

    清纯秀丽的面孔,洁白的护士制服将玲珑有致的姣好的身材紧紧的包裹在其中,衬托出美好的身体曲线。

    符合了一些人对护士制服的所有幻想。

    今年不过19岁的她刚从卫校毕业,分配工作的时候因为看中了二院的高福利,所以就兴冲冲地来到了别人避之不及的二院。

    但是来了她就后悔了,来二院之前她只知道精神病是一句骂人的话,来到二院后她算是真正见识到精神病了。

    什么随地大小便的还算一般,麻烦的只是那些骂骂咧咧的护工,有的病人有严重的妄想症。

    上次有一个四五十的大叔坚持认为他是不小心从异世穿过来的骑士,看见罗小素后认定她是自己守护的公主――当众就冲过来把罗小素举在头顶,在她的尖叫声中冲向了大门。

    这件事的结果就是那个大叔从此被锁在房里不准踏出一步,而罗小素差点被吓得自己住进这家医院。

    而且因为又是新人,所以轮值夜班这种倒霉差事也落到了她的头上,有时候走着走着,就突然有个病人在门后怪叫一声,着实吓了她好几次。

    不过时间久了她也慢慢的习惯了,现在都敢一个人巡视病房,不用同事陪伴了。

    那些病人的房间都被锁了起来,根本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比一般医院更好的福利待遇,没有那么大的竞争压力,渐渐她还有些喜欢上了这里的工作环境。

    而且也不是所有的精神病患都那么可怕,比如她此刻要去见的那个人……

    罗小素的脸莫名的红了起来。

    滋…滋滋……

    突然间,走廊里的灯光剧烈的闪烁了起来,在寂静的通道内显得有些瘆人。

    “怎么又出问题了?”

    罗小素却只是抬头抱怨了一声,这处走道的灯总是这样,突然就闪烁个不停,找了几个电工都没能找到原因,只是推说估计是线路老化所致。

    她走到尽头的病房前,从口袋中拿出钥匙,轻车熟路的走进去,顺手关上了房门。

    昏暗的房间内,一个脸色苍白身材单薄的少年,正坐在床上微微低着头,垂下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

    他性格温柔,相貌清秀俊逸,眼神纯净美丽的就像天上的星辰,让人过目难忘。

    只可惜,这么可爱的一个男孩子居然是精神分裂患者,体内至少有两个人格存在。

    一个就是平时温柔如天使的主人格,另一个则是那个暴虐如君王般的邪恶恶魔……

    罗小素想到那个潜在的扭曲人格,心中就是一阵莫名复杂,一番说不清道不明的莫名感情涌上心头。

    “星辰,姐姐来了。”

    她轻轻叫唤了一声,向他走了过去。

    少年有个和他眼睛一样美的名字,叫做顾星辰。

    走到近处她才发现,顾星辰的身体正在剧烈的颤抖,头发被汗水彻底沾湿了,不断地滴到被单上,紧紧捏着被单的两手骨节发白。

    他好像在经历着莫大的痛苦。

    罗小素心中顿时一惊,大步走上前去:“星辰,你怎么……”

    话还没说完,顾星辰就豁然抬起了头!

    俊秀的脸孔此刻无比扭曲,纯净的眼睛中也布满了无数血丝,狰狞无比地看着她。

    罗小素张着嘴,话再也说不下去,颤着身子,两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爬过来!”冷酷的声音从少年的口中发出,带着不容分拒的坚决。

    是里人格……

    听到这道声音的罗小素仿佛回到了一个月前的那个夜晚,在同事异样眼神中独自一人来到这个病房,被突然化身成野兽的少年疯狂粗暴的蹂躏,在内心深处种下了一颗莫名的种子……

    “是……”罗小素屈辱地跪伏在地上,颤着身子,心中涌现出无数复杂的感觉,走向了面目狰狞的顾星辰。

    顾星辰的身子依然在颤抖,但是明显比原先好了很多,他闭着眼睛抬着头,享受着罗小素的大力服务。

    若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在透过窗户的月光照耀下,不知为何,他的影子远比罗小素的要淡许多。

    “不管你是谁……你都死定了!!”

    他猛然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眼中闪过一丝难以诉说的暴虐,咬牙狠狠道。

    卖力服侍的罗小素刚刚有些疑惑他为什么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莫名的话,却被他一把粗暴地抓住头发,用力按到了最下面。

    窗外夜风呜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