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风啸
    凌风将细长的漆黑软剑一寸寸插入腰间,很快就完全隐没在特制的腰带剑鞘中。

    被他抽翻在地的人龇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虽然凌风只是用剑抽在了他们的防具上,但是一个个都摔的不轻。

    “喂。”凌风接过手机,随意的神色逐渐冷冽下来。

    很快他就挂完电话,脸上一片漠然。

    “师兄,怎么了?”旁边刚刚与他对练的薛奇看出不对,立刻问道。

    凌风出生在武学世家,早年的时候走南闯北,曾在多名剑术大师的门下学习过,薛奇就是其中一名剑术大师的儿子,剑术小成后便来投奔凌风磨砺剑术,有着一身不俗的f级实力,是凌风颇为倚重的手下。

    “我找血狼。”

    凌风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拨打了一个号码。

    沉默了一会儿,与电话对面的人说了几句后,他再次拨起电话,说了句找方屠。

    最终,他收起手机,原本在练习的众人也全部停了下来,围在了他身边。

    凌风同时找血狼和方屠两大e级,绝对是出了某些大事。

    “都散了。”他让围着的众人散去,只剩下薛奇三人,对薛奇等人道:“下午跟我去一趟清远市,让西蒙他们都回来。”

    “去清远干嘛?”薛奇有些愕然道:“其他人还好,下午西蒙要接他女朋友的飞机,抽不出身啊。”

    “镇守使召见。”凌风向外走去,淡淡道:“告诉西蒙,若是他想被那位新任镇守使踢出清远分部的话,那他可以不来。”

    留在原地的几人面面相觑。

    …………

    下午三点,凌风三人竟一个不落的都来到了清远。

    偌大的办公室内,二十多名形态各异的男女或站或坐,彼此之间熟络地打招呼聊天,他们虽然神态随意,但是一个个身上都散发着迥异常人的特殊气质。

    那是血与火的气息。

    最靠近黄奇办公桌的前排,则是凌风、血狼和方屠三人。

    其中血狼最为引人瞩目,因为三人中就只有她一名女性。

    她身上淡黄色的短衬搭配着深色短裤,将雪白柔软的腰肢和修长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血红色的长发肆意披在肩上,精致的脸蛋上满是不耐,嘴里不停地嚼着口香糖。

    方屠则是一名身材异常健硕的青年,他一头寸发,虬结的肌肉将黑色t恤撑得高高鼓起露出明显的轮廓,皮肤上隐隐泛着一层金属光泽。

    他双手抱臂靠着背椅上,此刻就算闭着眼睛,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也给人带来一种莫名的凶悍之意。

    “老娘嘴里都淡出鸟来了!”血狼突然一口吐出嘴里的口香糖,怒声斥道:“连个倒茶的人都没有吗?!”

    原本纷杂的办公室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来血狼的身上。

    “看什么看!再看老娘就把你们的眼珠子全挖出来!”血狼冷声道。

    这句话配合上她那精致的脸庞,看起来就像少女娇嗔,但是众人都知道这个神经质的女人绝对说得出做得到,顿时心中都打了个寒颤,连忙收回了目光。

    “让我们三点就到,现在都他妈快过去半个钟头了!”血狼火气未消,饱满的胸口剧烈起伏,她豁然站起身就准备向外面走去。

    凌风与方屠一动未动,似是没有看见她的动作一样,后面的人连忙闪身让开。

    就在这时,门突然打开了,将众人的目光再度吸引过去。

    安雪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血狼向后望去,没有其他人。

    “镇守使呢?”看着方雪关上房门,向着这边走来,血狼冷冷问道。

    “镇守使大人现在有事,暂时抽不开身。”安雪走到办公桌后面,静静地看着众人轻声道:“所以此次事宜,大人让我代为主持。”

    此话一出,顿时办公室内一片哗然。

    新任镇守使好大的架子,勒令所有人必须三点到达,自己延迟不说,居然都不亲自出面,只是让一个区区生活助理代为主持。

    这完全算得上是羞辱了。

    血狼更是瞪大了美目,眼中满是不可置信,方屠豁然睁开眼睛紧紧盯着安雪,凌风也皱起了眉头。

    安雪被这么多不善的目光盯着,顿时就有些坐立不安,说到底她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

    她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对着众人道:“现在……我们先来核对一下到场人员。”

    血狼俏脸上露出了一个冷笑,她一声不发,坐回了原先的地方。

    利用这种愚蠢的方式来打压他们的气焰么?

    走着瞧吧。

    …………

    事实上黄奇并不是故意摆架子,而是恰好雷龙派来的人到了,在一起商谈药材的问题。

    一阵敲门声响起过后,安雪走了进来。

    这里是另一处会客厅,黄奇坐在舒软的沙发上,旁边坐着一名带着金边眼镜的青年,十指灵活地敲打茶几上的笔记本。

    这个青年叫郭欢,是分部的一名财务人员,特意被黄奇找来处理一些事务。

    “事情进行的不顺利?”看出安雪脸上的犹豫,黄奇挑眉道。

    “不是。”安雪摇摇头,微微皱着眉头道:“很顺利,只是有些太过顺利了,他们甚至连一句反对都没有说,我怕……”

    “拿到就行了。”黄奇止住了她的话语,淡淡道:“有没有人缺席?”

    “有四个,其中两个一个星期前就出国了。”安雪小声道:“还有两人在任务当中,抽不出身……”

    “出国的两个找人调查看是否属实,至于另外两个直接踢出分部。”

    “可是其中有一名都接近e级……”安雪连忙道。

    “我的命令,只需要执行。”黄奇平静地看着她的眼睛,沉声道:“不需要质疑。如果你做不到,我不介意重新换一名助理。”

    一股无形的压力顿时笼罩在安雪的周身,她的呼吸猛地一窒,点头道:“我明白了。”

    “去安排吧。”黄奇站起身向外走去,淡淡道:“越快越好。”

    …………

    另一边,酒店旁边不远处的一个会所内,凌风三人正坐在一个包厢中。

    “这次这位镇守使的胃口可不是一般的大。”血狼指尖夹着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她吐出一口烟,眯着眼道:“说吧,这次准备怎么办?”

    “区区一个f级。”方屠脸上露出一丝暴虐之色,冷声道:“依我说,不如直接派人做了他,到时候随便推在一个觉醒者头上就是了。”

    “好啊。”血狼冷笑一声,挑眼看着他道:“你尽管去,事成了后我们在原先的基础上多分你两成。”

    方屠只是闷哼一声,没有接话。血狼脸上露出鄙夷之色,凌风饮茶不语。

    他们三人没有一个是傻子,镇守使前脚刚刚上任,后脚就被人干掉,这简直在赤裸裸地打圣拳门的脸。

    圣拳门的那一群老东西可不是好惹的,更别说背后还站着一个恐怖的影部了。

    真把圣拳门惹火了,他们经营的那点势力可不够看。

    “按老规矩来吧,方屠。”凌风放下茶,淡淡道:“这一次,轮到你了。”

    “真是麻烦。”方屠脸色阴沉,他打开手机拨开一个号码。

    一阵冗长的电话忙音后,对面终于有人接了起来。

    只是对方并没有出声,只有沙沙声不断从对面传来。

    “又到你们的娱乐时间了。”方屠冷冷地吐出这句话。

    他说完后,一阵痴痴的尖锐笑声从电话中传了出来,笑声尖锐古怪,就像两块塑料泡沫按在一起摩擦一般,让人浑身立刻起满鸡皮疙瘩。

    方屠直接挂断电话,脸色冷漠。

    血狼轻轻吹了个口哨,凌风脸上也挂上了微笑。

    …………

    接下来的几天内一直风平浪静,完全没有任何事发生。

    至少黄奇没有收到什么不好的消息,监管中的觉醒者一直安分守己,也没有什么觉醒者罪犯出现在他的辖区内犯事。

    这段时间一直提心吊胆中的安雪也逐渐放下了心,这两日又开始制造各种小暧昧,有意无意地勾引起黄奇来。

    譬如此刻,烟气蒸腾的浴室内,黄奇刚刚结束了一段高强度的锻炼,正浸泡在掺和着各种药材的滚热药汤中,安雪便站在外面用那双柔软的小手给他揉捏按摩。

    自两天前黄奇开始药浴的时候,她便自告奋勇,说她爷爷是一名老中医,自幼跟着爷爷后面学了一手推拿,黄奇便让她试了一下。

    结果发现她的推拿确实有用,能加快气血运行,帮助身体更快地吸收药汤中的精华,虽然效果并不是太强,但是聊胜于无,黄奇每次药浴就都让她帮自己推拿按摩了。

    “大人,我好累。”安雪脸色酡红,在黄奇耳边微微娇喘道:“你身上实在太硬了,捏的我手都酸了。”

    她口中呵出的热气吐在黄奇的耳垂上,垂下的刘海撩动着他的皮肤,白嫩的手指无意地划过黄奇的脖颈,加上暧昧不清的话语,一般的男人恐怕当场就要缴械投降。

    “今天这么快就不行了么?”黄奇微微皱眉,“陆虎他们几个学的怎么样了?”

    他身上的肌肉太过强健,推拿中需要刺激的穴位被厚重的肌肉掩盖在其中,安雪往往需要花上很大的力气才能达到效果,她的体力有限,一套推拿做上两遍就基本不能再继续了。

    所以黄奇便找来陆虎和几个身高力壮的战斗人员,让她将这手法传授给他们。

    “呃……时间太短,他们才刚刚入门。”安雪小声道。

    “这么慢么。”黄奇皱眉,挥了挥手道:“累了你就先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安雪咬着粉嫩的下唇,也不多话,走出浴室关上了大门。

    “芯片。”待到关门声响起后,黄奇睁开眼睛,呼叫出了芯片。

    “力量4.7,体力3.8,身法3.0。灵能:0。

    鹰爪铁布衫:第三重(小成)。特质:透骨劲,铜皮铁骨(微弱)。

    狂狮风雷拳:第五重。

    奔雷步:第二重。”

    这几天的日子里,他利用上次得到的十点灵能,将奔雷步提升到了第二重的境界,风雷拳更是提升到了第五重。

    狂狮风雷拳的秘籍上并没有具体层次说明,放在过去也是少有的练不出内气的垃圾武学,只不过强化内脏的方式确实有一套,武学没落后,这种只有江湖三流才修炼的武功也被珍藏了起来。

    十点灵能平均分摊在风雷拳和奔雷步上,一个直接提高五重,另一个仅仅只能提高两重,这差距可想而知。

    而五重也仅仅强化了1.2的体质……

    不过也正是练不出内气,不需要内气进行辅助修炼,这门武功也没有鹰爪铁布衫那样的限制可以继续提升,而通过这几天不断药补进食的精气,武功又到了可以提升的时候。

    “提升狂狮风雷拳。”黄奇给芯片下达指令。

    芯片上的字体顿时一阵模糊。

    同时黄奇忽然觉得嗓子一阵瘙痒,他不由张开嘴巴深吸一口气。

    哧!!

    再吐出时竟化作一阵白光,伴着尖锐的风啸之声将天花板打出了个坑洞。

    这是……

    黄奇看着那个黑乎乎的洞口,心中很是惊讶。

    再看芯片上面,狂狮风雷拳已经提升完毕,只是后面多出了一个特质。

    “力量4.7,体力4.2,身法3.0。

    狂狮风雷拳:第六重。特质:风啸。”

    风啸,便是利用呼吸法吐气伤人么。

    黄奇眼中若有所思,他完全没想到狂狮风雷拳还能孕育出这种攻击手段。

    而且威力还颇为不俗,他刚刚无意打掉的那块天花板虽然是石棉所制,但是旁边的边框却是不折不扣的铝合金所制。

    白色的铝合金边框也被那一道风啸直接打断。

    这铝合金虽然细到小孩子都能掰弯,但终究是金属制品,而且黄奇刚刚也没有用出全力。

    他可以感觉到,风啸的威力远远不止于此。

    “咚咚咚!”突然间,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黄奇沉声道。

    刚刚出去没多久的安雪大步走了进来,柔媚的小脸上满是慌乱之色:“大人,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