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六十章 麻烦
    “轻功我会选一门,至于暗器就算了。”黄奇无所谓道:“只要准头够好力量够大,地上随便捡块石头就能充当暗器了。”

    见黄奇执意如此,雷二也不多说,退出拳脚类武功的界面,点进了身法类。

    身法类的武功就不多了,仅仅只有四门武功,每门武功侧重的方面也不同,有的擅长长途奔袭,有的擅长小范围内闪躲挪移。

    黄奇仔细研究后,最终选择了一门名为奔雷步的步法。

    这种步法最擅长短距离爆发,正适合黄奇这种近战类型的武者。

    选择完毕后,雷二做完输入密码按下指纹等操作,整体光滑没有一丝隙缝的圆柱体上,突然弹出了三个小抽屉,抽屉里面正各自躺着一本线装体书籍。

    “喏,拿去。”雷二将书拿出来交给黄奇,“在这里把这三本书全都背下来,什么时候背完了就按这个呼叫,到时候就能出去了。”他指着门边的一个白色按键说道。

    “还有记得要小心不能把书弄破了,不然你就有麻烦了。还有问题吗?”

    雷二轻轻拍了拍圆柱表面,圆柱便自行收缩起来,缓缓向下沉去,最后在还剩五十公分高的时候停了下来,刚好一个座椅的高度。

    黄奇摆摆手,坐在圆柱上翻开秘籍开始看了起来。

    雷二见状便挥挥手,大步走出了练功室,白色的大门缓缓自动关闭,留下了黄奇独自一人。

    五分钟后,黄奇放下三本都已经被翻完的秘籍,在心中默默地打开芯片。

    “狂狮风雷拳:未入门。”

    “鹰爪铁布衫:未入门。”

    “奔雷步:未入门。”

    三门武功都已经被芯片记录了下来。

    其中铁布衫和风雷拳都需要相应的药物辅助入门,而奔雷步法就简单多了,就是现在所处的场地太小,有点施展不开难以练习。

    黄奇想了想,还是没有去按下门边那个按钮,而是尽可能的练习起奔雷步来。

    虽然这几本书加起来总共还不到二十页纸,但是五分钟内就全部记了下来还是太夸张了。

    先练一个小时再说吧。

    …………

    砰!方进一脚踢开单薄的木板门,一股无法形容的腐烂恶臭立刻从里面窜出来,扑到了他和罗京的脸上。

    加上看到门后的场景后,没有一丝防范的两人脸色瞬间由红润变得惨白,罗京甚至当场弯下身子干呕了起来。

    仓库内是两具严重腐烂的尸首,众多的绿头苍蝇正在上面四处飞舞发出嗡嗡响声,白胖的蛆虫在上面爬来爬去密密麻麻一大片。

    就连自认为见多识广的方进,看到这幅场景后,心中都引起了强烈的不适感。

    “是这个人吗?”

    罗京干呕了一阵,脸色虽然还惨白,但是心态很快就调整了过来。

    他强忍着心中的不适,站在仓库门口仔细看了看地面上的那具尸体,点头道:“没错,就是他了。”

    虽然尸体已经面目全非了,但罗京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地面上那枚蔚蓝色的十字耳钉。

    得到确认后,方进示意罗京让开,他自己退后几步,伸出右手五指大张,猛地对着仓库用力一挥。

    轰!随着一阵巨响,整个仓库就像一个吹爆的气球一样,顿时四分五裂直接炸开,留下一片烟尘。

    又是一股大风凭空出现将烟尘吹散,露出地面上的两具死尸。

    奇怪的是经历了刚刚一场爆炸,两具尸体却没有遭到一丝损坏,甚至连位置都没有移动分毫,好像在刚刚的爆炸中被某种力量保护了一般。

    做完这一切后,两人才走上了前。

    虽然尸体上的蛆虫还是在不断蠕动,但是那股恐怖的腐烂恶臭和大量的绿头苍蝇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罗京上前的第一件事,就是摘下了那个十字耳钉交给了方进。

    “就是这件。”

    方进接过来,也没有嫌恶上面的不明黏液,举在眼前仔细看了起来,也不知他做了什么,十字耳钉上面竟然开始散发出了阵阵蓝光。

    见到这个情况,方进不再犹豫,直接将耳钉收进了内衬口袋里。

    他观察耳钉的同时,罗京也迅速观察了一遍坐在椅子上的女子尸身,以及地面上那个古怪的图形。

    “献祭进行的过程中被人打断了。”他走到方进身边,指着女子尸身说道:“那个献祭目标身上只有两道伤口,而且其中第二道伤口直接贯穿了心脏,完全不符合献祭步骤,肯定是外人所为。”

    说完他有些惋惜地看着另一具尸身叹了口气:“可惜了,他本来不用死的。”

    “这种蠢货死不足惜。”方进看着脚下的尸体冷冷道:“献祭本没有任何要求,在城市角落里随便找几个流浪汉就可以献祭,就算献祭十七八个也不会引起外界的注意。”

    “就他为了心里的怪癖非要找适龄的女性,光是引起了警察的注意也就算了,结果还滥用能力吸引到了镇守使以及影部的注意,他不死谁死?”

    方进深吸一口气:“若是被影部顺藤摸瓜查到我们组织的秘密,后果不堪设想。”

    “都是我的错。”罗京低下了头。

    这耳钉是他交给这个人的,识人不明,他也难辞其咎。

    方进摇摇头没有说话,罗京毕竟是那位大人的亲弟弟,他无法多加指责。

    而且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罗京的能力去完成。

    “据说整个g省也不过就一名c级觉醒者坐镇在影部,而且已经有至少十年没有现过身了,我们组织为何还要这么小心翼翼?”

    罗京有些疑惑,组织里包括他大哥罗辉在内,现在已经有了四名c级能力者,他大哥罗辉甚至都触碰到了b级的界限,晋升b级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只需要足够的时间和资源,就可以成功晋升。

    而据说每一个b级能力者,都有着以一敌万的能力,可以轻松的干掉整编制的现代化军队。

    所以他搞不懂组织为何还一直保持着弱小时的做法,他大哥罗辉近段时间一直在国外,他也联系不到。

    “我也不知道。”方进也有些疑惑,他摇头道:“几位大人自有深意,我们听着照办就是了。拿去,这是这次的任务目标。”

    他从怀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罗京。

    既然已经确认祭器没有被影部发现,那么便可以依计划执行下一个任务了。

    罗京接过照片,上面是一个穿着白色唐装松着领口的健硕青年。

    青年身材高大,白色的唐装紧紧崩在身上,平平无奇的面容乍看还带着些稚嫩,好像还未成年一般,再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其整个人身上都笼罩着一股凌厉的气质,让人一眼难忘。

    照片上的人正是上午刚刚拜师完毕的黄奇。

    “他就是新上任的镇守使?”罗京看着照片有些惊异。“这也太年轻了吧?应该还是一个学生吧。”

    “力量型的觉醒者,被圣拳门的监察使发现后收入了门中。”方进在旁边道:“确实还是一个中学二年级的学生,刚刚觉醒才有着f级的战力,更适合作为这次行动的目标,所以组织才会临时改变计划。”

    罗京点点头,刚刚觉醒的力量型觉醒者,确实更容易对付一点。

    “没有问题吧?”方进看了罗京一眼。

    罗京轻轻一笑,张开五指在脸上往下一抹。

    将手拿开时,赫然已经变成了照片上黄奇的模样。

    “什么时候行动?”

    方进比对着照片和罗京此刻的面孔,过了片刻后满意地点点头:“明天上午九点,三号公路。好了,走吧。”他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罗京脸上一阵扭曲变回了原先的模样,他瞥了地上尸首一眼,右手轻轻一挥,两道腐烂的尸身上面立刻燃起了熊熊烈火。

    做完这些后,他大步跟上了方进。

    留下两具烧的啪啪作响的尸首在烈焰中扭曲焦灼。

    …………

    嘭!嘭!嘭!空气中不断响着沉闷的撞击声。

    场地中央,黄奇赤着上身露出掩藏在衣服下面的雄壮肌肉紧捏双拳,旁边站着两个穿着紧身黑背心的壮汉,各自抡着一根粗壮的木棍狠狠地击打在他的前胸和后背,将他整个上半身打的赤红一片。

    “用力!”黄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处滚下,黄奇咬牙怒吼道:“都没吃饭吗!再用这么点力气打下去,我就把棍子拿过来抡你们!”

    两个大汉听了后脸色一抽,擦了把脸上的汗水,更为用力的抡打了起来。

    坐在边上喝着饮料的雷二听着满耳的击打声,嘴角也直抽抽,嘴里小声嘟囔道:“练硬功的果然都是变态……”

    旁边两名休息的壮汉都颇以为然的点点头,表示极为赞同他的观点。

    场地中央,黄奇承受着身上木棍击打的痛楚,看着芯片上模糊了几下最后却还是处于未入门状态的鹰爪铁布衫皱起了眉头,他转头叫道:“继续换人!”

    两名壮汉如释重负,连忙停下将木棍交给接替上来的两人,揉着手腕走到旁边拿起饮料大口喝了起来。

    打了这么久,他们的手早就打酸了。

    “我说你是不是太急了?铁布衫这门功夫虽然入门简单,但也不是你这么练的,这么急躁容易伤身啊。”

    雷二有些看不下去。

    练硬功需要钝器击打不错,可是有哪个初学者像黄奇这样,一开始就用最大的力量击打,而且一打就是一个小时不歇?

    这么搞下去,别还没正式上任人就练废了,到时候他这个介绍人脸面往哪搁。

    “我心中有数。”黄奇淡淡道。

    他此刻整个上半身都涂满了门内提供的秘制药膏,正是要通过棍棒不断击打,才能将这些药膏融入皮肤之中,最终练成铁布衫。

    芯片上铁布衫的字样模糊地次数越来越频繁,这代表着离成功已经不远了。

    其实他心中也知道,若不是因为他的体质太强,早就入门成功了。

    几乎常人两倍的体质,高高隆起的肌肉也使他恢复性和抗击打性远超常人,使得这种需要钝器击打才能入门的硬功门槛也比普通人更高。

    “溜了溜了。”雷二摇摇头起身离开,坐在这里看这货自虐还不如坐办公室里玩手机调戏妹子。

    看一会半会儿还觉得新鲜好玩儿,时间一长就让他浑身不自在了,看得他牙疼。

    黄奇也不管他,闭上双眼静静地感受着不断落在他身上的木棍所传来的力量。

    就这么过了十来分钟,当他睁开眼正准备让那两人停下,重新涂抹药膏的时候,视线中的芯片上突然出现了变化。

    “鹰爪铁布衫:入门。”

    黄奇顿时大喜,他一把抓住两名壮汉手中的棍子,抬起大腿直接咔嚓一声狠狠折断。

    两名没有反应过来的大汉吓了一跳,见黄奇并不是发泄怒火才安静了下来。

    “把雷二给我喊过来,给我安排风雷拳所需的药浴。”

    如今三门武功,就剩下狂狮风雷拳还没入门了。

    这些秘药药浴的组成成分秘籍中并没有提及,被圣拳门掌控在了自己手中。

    这些原本应该是另外一个内务长老负责,但是恰好那个长老正是对黄奇抱有敌意的一个,所以这差事就落在了有着同样权力的雷二头上。

    很快没过多久,被黄奇打发去找雷二的壮汉就回来了,他对着黄奇恭敬地说道:“监察使已经吩咐下去让人开始准备了,大人可以直接过去,他还让属下给大人带一句话。”

    “什么话?”黄奇停下动作。

    “监察使说他病了,犯了见到大人你就头疼的病,所以让大人有事找您师傅去,不要再去找他了。”壮汉脸色古怪的说道。

    他没有说出在敲完门后,一个衣服凌乱面色通红的小秘书从雷二办公室内走出来的事。

    “哦。”黄奇淡淡地回了句,没有多说什么,他披上一件衣服遮住赤裸的上身,“带我去药浴的地方吧。”

    今天缠着雷二问了很多关于门派和觉醒者这些不为普通人所知的事,也难怪他会出现这种反应了。

    不过除了药浴外,今天确实也没有用到雷二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