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入门
    存在的意义?

    黄奇立刻想到了昨晚被雷二挟持的雷彪和那几名西装男处理尸体的熟练手法,心中隐隐明白了什么。

    雷龙看着黄奇舒展开来的眉头,也微笑着示意他说出来。

    “我们圣拳门存在的意义,就是通过习武强身。”黄奇迟疑地慢慢说道,见雷龙点着头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心中逐渐有了底气。

    “然后放贷赚钱,和其他黑帮火并抢地盘!”他果断道。

    “噗!!”

    旁边一直饮茶的雷二一口热茶喷了出去,对面的雷龙也张着嘴巴,脸色一阵古怪。

    “有什么问题么?”

    看到他们的样子,黄奇知道肯定是自己说错了。

    不过雷二这家伙又是绑架黑帮头目的儿子雷虎,手下的那票人处理尸体什么的又那么干净利索,怎么看都不是一群好人啊。

    黄奇原还以为圣拳门其实就是r市地下和虎威堂并立的另外两大势力之一。

    “咳咳。”雷二刚刚貌似还呛到了,一直沉默的他在剧烈咳嗽了两声后终于忍不住对着黄奇道:“这整个清幽谷别墅区都是圣拳门的产业,刚入门的正式弟子就能开上市价三百万的威统三系,哪个黑帮有这么财大气粗?!”

    “好像也是哦。”黄奇无辜的眨眨眼。

    虽然行事风格等种种方面和黑帮都差不多,但是也如雷二所言,一般黑帮确实没这么财大气粗。

    或者说在帝国的环境,有这种财力的黑帮早就洗白上岸了,黄赌毒算什么,圈地建房之类的利润才叫恐怖,而且还没那些风险。

    “隆明集团就是圣拳门的产业。”雷二又补充道。

    黄奇先是呆了半响,然后终于吐出了两个字:

    “牛逼。”

    这么一来,圣拳门的财大气粗,雷二的身份职位等就都能解释的通了。

    “那虎威堂?”

    黄奇忽然想到雷龙雷虎这两个名字未免也有点太像了吧?

    “虎威堂其实就是我圣拳门的外设堂口。”雷二直接了当的说道,“昨晚被你干掉的雷彪,按血缘关系来算,其实就是我的堂弟。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

    真是够乱的。

    “圣拳门的存在难道与觉醒者有关么?”黄奇果断岔开了话题。

    在黄奇的眼中,圣拳门这些武林门派的危险程度和恐怖组织有的一拼,像雷二这种程度的武者,要是突然发起什么恐怖袭击来,造成的危害绝对远超那些持着机枪对着人群突突突的白帽子们。

    自古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并不是简单地说说而已,任何一个当权者都不会喜欢这些有着巨大杀伤力的武者。

    若是在古代社会,通讯不方便交通也不发达,冷兵器杀伤力有限,这些门派能逍遥自在倒也能说的过去,但是到了现代信息化社会,各种威力恐怖的热武器层出不穷,武者的整体实力还在随着时代的发展而节节倒退。

    黄奇实在想不到统治者让这些门派留存下来的理由。

    除非,门派对统治者有着特殊的利用价值,比如用来压制另一个同样拥有着巨大破坏力,并且不受控制的群体,觉醒者。

    “没错。”雷龙点头沉声道:“有光就有暗,这个世界同样如此,既有光明的一面,也有黑暗的一面,而基本上所有的普通人都生活在光明之中,就例如觉醒之前的你。

    而类似于觉醒者这类存在,就是处于这个世界的黑暗面中,根本不为常人所知。我们圣拳门这些门派,便是处于黑暗与光明的夹缝之中的监管者。”

    监管者么?

    黄奇若有所思。

    “因为觉醒没有一丝规律可循,无从捉摸,光靠政府机构很难监管,那些觉醒成功的人里面,有很多人都在骤然得到了强大的力量后心态失衡,利用自己的能力为所欲为,往往对社会造成很大的破坏。

    而单一的枪械又很难对他们造成威胁,除非使用大规模的热武器来对付,但是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大规模的热武器更容易对普通民众造成巨大的杀伤,更是不可取的行为。”

    雷龙继续详细地讲解道:“所以在立国之初,帝国便与我们这些门派达成了合作,由武者监管觉醒者这类存在,以保证国家的安稳与和谐。”

    通过雷龙的叙述,黄奇了解到了门派和帝国之间的关系,以及关于觉醒者的一些事情。

    现代社会的门派,其实都是依附于帝国的半官方的组织,享受着帝国的部分政策扶持以及福利待遇,并且帝国的其他政府部门都禁止干预门派的运作或变化,是完全独立于现实,凌驾于一切组织之上的帝国暴力机构。

    而门派之所以能拥有着如此之高的地位,武者能享受这些福利待遇,便是因为武者处理的事务过程中所要面对的敌人实在太过强大。

    帝国将觉醒者的破坏力划分为a到f六个等级,其中破坏力最差的f级便相当于一个搏杀能力极强,没有任何武器的情况下,能空手搏熊的强大特种兵。

    其中e级就相当于将这个特种兵全副武装了起来,其战力立马飙升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破坏力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觉醒者觉醒成功后,最少就能拥有一身f级的破坏力,而少数特殊能力者,更是能有着e级或e级向上的恐怖实力。

    而近百年来,再也没有一个武者修炼出内气后,就是最顶尖的武者也仅仅只有着e级的实力罢了。

    而普遍的武者都是处于f级的实力层次徘徊……

    “这数十年来,我圣拳门每年都会在整个g省筛选出至少一千名适合练武的儿童修习武艺,但是这一千人中,真正能一直坚持下来达到标准,成为正式门人的不过十到二十名左右。

    饶是如此,建国后发展了近百余年,如今整个圣拳门的正式门人数目也不过二十二人,最低潮的时期整个门派甚至只有五名正式门人,传承都险些断绝。”

    雷龙脸色平静地说完这一切,仿佛在说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一样。

    每年都有十到二十名正式弟子纳入门中,发展了近百年,却连传承都险些断绝。

    门派又不是公司企业,还有辞职的说法。没有正式入门之前也就算了,只要正式入门,其所有的身份资料都会被列为机密,归入帝国的机密档案局,从此彻底成为一个生活在黑暗中的人,而这些东西就连自己的父母亲友都不能告知。

    当然在明面上,门派会像安排一个像雷二这样的显赫身份或职位,让武者享受着相应的福利待遇。

    既然不能退出,那么其余的弟子哪去了?

    答案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那就是都已经死了。

    而且换算下来就会发现,圣拳门弟子的死亡率高的不是一般的恐怖,每年仅仅只能招收十几名正式门人,其中有很大一个原因很多人便是在入门前就被这恐怖的死亡率所吓退。

    “所以,你做好准备了么?”雷龙深深地看了黄奇一眼。

    “准备?”黄奇手上正捧着茶盏准备喝茶,将整张脸覆盖了大半,露出微微向上勾起的嘴角,“早就做好了。”

    而且还很期待。

    …………

    九点三十分,金茂区,隆明大厦。

    这里是隆明集团设在r市的分部所在,因为整个大厦由两栋彼此之间相隔二十八米的双子楼组成,顶部连接在一起,远远望去就像一个人的下半身,所以又被人戏称为裤子楼。

    隆明大厦并不算太高,总共就只有二十八层,在r市比它高的建筑物一抓一大把,但是论名气和地位,却都远远不及它,不是因它建的最早,而是因为它名字中的隆明二字。

    大厦的一到十楼分别是隆明集团旗下的各式商场、餐厅以及酒店,而十到二十楼则全是各种办公场所,而至于最上面的八层则只有集团高层才能进入,不对外开放,就算是内部职工的专用电梯,也仅仅只能抵达第二十层而已。

    这种奇怪的做派,使得上八层在集团的职员眼中显得颇为神秘。

    此刻,隆明大厦南边不远处高楼上的一个房间里,两个初中生模样的男孩正趴在窗台上,其中一个手上拿着一个黑色的望远镜,伸长脖子使劲望着旁边那栋楼的一户人家阳台。

    另一个则不断往他身边凑,口中不断嚷嚷道:

    “快点给我,让我也玩玩。”

    “等会儿,别烦!”

    “她家窗帘都还没拉开,你在看个啥?”

    “……”

    两个男孩拿着望远镜的一个叫王辰,另一个叫李安,是平日学校里相处很好的同学,而这里正是李安的家。

    一大早两人之所以聚在这里争着一个望远镜,则是因为李安这两天早上的这个时候,就会看到对面一个漂亮大姐姐光着身子和别人在阳台上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虽然李安平日也算一个阅片达人,但是电脑里看的再多哪有真人版的刺激,第一次见到这种阵仗的他立马兴奋不已。

    可惜奈何他的视力虽然还可以,但是离得太远外加隔着一个落地窗,看的实在是不清楚,让他很是遗憾。

    于是他很快就想到自己的好基友王辰家里似乎有一个望远镜,便提前将他喊了过来,所以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受不住李安死缠烂打,王辰还是把望远镜递给了他。

    “等到她家阳台窗帘拉开了记得喊我,左数第二家,这次别再看错了。”说完后,李安就拿着望远镜四处打量了起来。

    王辰刚刚随口应了一声,就看到拿着望远镜四处张望的李安动作突然停顿了下来,望着一个方向一动不动,嘴巴也慢慢地张大成o字型,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循着他的视线望去,王辰便看到了r市名声赫赫的“裤子楼”隆明大厦。

    “怎么了?看到什么了?”

    王辰见李安如此神色,立刻好奇心大炽。

    “我好像看见电影里的黑帮拜堂口了。”

    犹豫了一阵,李安将手上的望远镜递给王辰,小声地说道。

    “黑帮拜堂口??”

    王辰一边消化着李安话语中的具体意思,一边举起了望远镜看了过去,待他看清隆明大厦顶楼正在进行的事情后,终于明白李安为什么这么说了。

    隆明大厦最顶楼外面,覆盖着成片的透明幕墙玻璃,原本常年都展开的厚重深色遮阳窗帘不知何时已经全都收束了起来,将顶楼的一切都暴露在阳光之下。

    顶楼是一个极其开阔的会堂,地面上铺就着红色的地毯,众多穿着黑色西装打着领带的男子,排成了整齐的队列站在一处,粗略数去大概有一百多人。

    西装男们面对的方向处,一名穿着一身深红色唐装的男子正坐在顶头的一把交椅上,正接过一名同样穿着唐装的青年手中的茶盏,对着微微躬身低头的青年不知说了些什么,随后抬头将手中的茶一饮而尽。

    饮完茶后,男子从交椅上站了起来,举起手上的茶碗对着四周示意,接着抓起青年的手高举而起。

    在两人举起手的瞬间,那群排列整齐的西装男子立刻齐刷刷地单膝跪地。

    看到这一幕的王辰,在西装男们集体跪向那两人的那一刻,胸口顿时一窒,心中涌出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久久无法平静。

    …………

    “叫声师兄听听看。”

    雷二双手抱臂,半依在门框上对着黄奇挤眉弄眼。

    黄奇扯了扯领口,这身白色的唐装有些不合身,对他来说有点过于小了点,让他的脖子有些不舒服。

    他瞥了雷二一眼,随口问道:“刚刚仪式进行时你跑哪去了?”

    开始拜师奉茶的时候,原本和他待在一起的雷二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等到现在一切结束才突然冒了出来。

    “上了个厕所。”雷二随便扯了个理由。

    黄奇摇摇头,松了上面的两个纽扣后感觉舒服了很多,望着雷二问道:“现在可以学习武功了吧?”

    他加入圣拳门的初衷,可就是为了门内的功法。

    “还没有结束呢。”雷二笑了笑,“等到给你安排完门内的职务,就可以走了。”

    “职务?”黄奇眉头一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