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快刀
    “咕噜……”

    尽管常磊费力的按着被割开的喉管,大量的鲜血还是不断自他指缝间涌现出来,涌出来的血沫在他的嘴里翻腾,他张大嘴巴似乎想开口说话,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很快就头一歪倒在地上彻底死去。

    雷彪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起,雷二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小臂长短有如钩子一般的弯刀,弯弯的刀锋上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而且此刻刀锋上面一片雪亮,竟然没有沾染到一丝血迹。

    常青缓缓地站起身子,凝重地望着雷二手中的雪亮弯刀,沉声道:“好快的刀,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作为常磊的同门,他对常磊的实力最为清楚不过了,与他完全是在伯仲之间。

    虽然刚刚那一刀有着偷袭和常磊大意的成分,但是常青可不敢因此有丝毫懈怠之意。

    敢懈怠的话,会死的。

    “能不能别哭了,你知不知道你很烦?”

    雷二没有搭理如临大敌的常青,对着哭哭啼啼的吊带衫女孩不耐烦地说道。

    女孩连忙止住抽泣,畏惧地蜷缩在沙发中。

    “你想干什么……”雷彪竭力保持着表面上的镇定,虽然语气中已经满是慌乱。

    “现在可以跟我走一趟吧?我亲爱的堂弟。”

    没见雷二有什么动作,那柄弯刀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看着雷二再次挂在脸上的和煦笑意,雷彪心中却没有感觉到丝毫安稳,反而更加的紧张了起来。

    “当然没问题。”他咽了咽口水,挤出一个笑容道:“只是,那我能不能先给我爸打个电话?”

    雷二既然收起了弯刀,没有继续动手,说明他一时半会儿应该没有生命危险,所以他才试着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

    “当然。”

    雷二微笑道:“不行。”

    雷彪本来都松了一口气,把手伸向了手机,没想到雷二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手上猛地一抖,还没拿稳的手机顿时掉向了地面,把雷二的目光都吸引了片刻。

    “啪嗒!”

    手机掉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屏幕摔得四分五裂。

    哧!!

    与此同时,一直紧绷着的常青猛地将手一挥,三点寒芒脱手而出,如同闪电般疾射向被手机吸引了片刻注意力的雷二。

    成功射出三枚暗器后,常青心中一喜。

    没有人能在分散注意力的时候躲开他的梅花镖,现在他与雷二距离仅仅只有四米多远,这种距离下,他射出的梅花镖命中率完全可以达到百分之百,无论是速度还是杀伤力都远远超出了一般的小口径手枪。

    更别说上面还淬了剧毒,只要能够擦伤皮肤,雷二就会彻底沦为待宰的羔羊。

    但是常青脸上的喜色瞬间凝固住了。

    雷二不知从何处再次抽出了那把弯刀,持刀的右臂化作肉眼难见的残影,似是极为随意的在身前比划了三下。

    铛!铛!铛!

    三道雪白如匹练的刀光,三道清脆的金属交击声。

    “这……这怎么可能!!”

    常青一脸震撼地望着雷二的弯刀以及地面上三枚被切成两半的梅花镖,语气中满是惊恐与不信。

    这种距离下,他的梅花镖可是比一般的子弹还要快!

    难道眼前这个男人的刀已经快到可以挡下子弹了吗?!

    “嗬嗬……”常青刚想张口问这个问题,就突然发现自己发不出声了,看到雷彪和那女孩正用惊恐的目光看着自己,他低下了头。

    大量的鲜血像破裂的自来水管一般,正在哧哧的往外喷。

    “好快的的刀……”

    这是常青死去前的最后一个意识。

    “堂弟,可以走了吧?”将常青割喉的雷二则一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依然面带微笑看着雷彪对着包厢门歪了歪脑袋。

    “妈的,变态!”

    雷彪在心里狠狠骂了雷二一句发泄了一番,杀人他也见过不少,却也从没遇到过雷二这般变态的。

    “可以可以!”雷彪像捣蒜泥一样连连点头,陪脸笑道。

    ……

    ……

    黄奇走出酒吧大门,一脸郁闷之色。

    回头看了看酒吧门口挂着的霓虹灯招牌,飞鸽酒吧四个大字正在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彩光。

    没想到清河区竟然有两个飞鸽酒吧,一个在湖滨路,一个在清源路。

    黄奇上了出租车跟司机说了目的地之后,司机就直接把他带到最近的飞鸽酒吧来了。

    结果让他扑了个空,里面找了个遍都没有找到雷彪,在一个阴暗角落找到个和一个小太妹胡搞的小混混,揍了两拳才知道了还有另外一个飞鸽酒吧。

    “都已经六点四十五了……”黄奇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有些无奈。

    他向着停在路边等客的出租车走去,迎面走来四个青年,黄奇微微侧身准备让过去。

    没料那四个青年也偏过方向挡在了他的前面。

    “嗯?”黄奇微微眯起了眼。

    若是对面只有一个人,不小心挡在了他的前面还有可能是巧合,四个人都挡在他的前面,就不可能是巧合了。

    他抬头望着身前的四名青年,微笑道:“几位,我们认识?”

    四个青年都留着奇特的发型,打着耳钉或带着耳环,双手插在裤兜里,一个个鼻孔朝天一脸蔑视地看着黄奇。

    其中一个对着黄奇的身后努了努嘴。

    黄奇回头望去,只见酒吧门口,那个被他在里面揍了两拳的小混混正一脸快意地看着他,对他嚣张地比了个中指。

    他顿时就明白了,微微摇了摇头。

    “哥们儿,跟哥几个来一趟吧。”其中一人伸出手就准备揽向黄奇的肩膀。

    “浪费时间!”

    黄奇脸色一冷,他还以为在里面打探时引起了雷彪的察觉,误以为这是雷彪派来的人。

    他骤然一个弓步向前,一拳砸中了青年的肚子。

    青年的脸色瞬间变的惨白,弯腰抱着肚子就跪倒下去。

    其余三人大惊失色,没想到他们人多势众,黄奇还敢当先出手。

    可当他们刚刚捏紧拳头准备狠狠教训黄奇一顿的时候,就已经被黄奇顺势一个扫堂腿直接全部放倒,一个个抱着自己的大腿倒在地上哭爹喊娘。

    这一切发生在短短一秒钟内,从一拳打趴第一个人到一脚将剩下的人全部放倒。

    解决完他们的黄奇直接大步走向了出租车,头也不回,留下后面目瞪口呆的小混混和众多围观的路人。

    如果不是这里满大街的都是人,加上黄奇还有要事在身,这几个家伙怕是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

    “都七点了,也不知道雷彪还在不在……”

    黄奇下出租车前看了下时间,发现都已经七点了。

    他有些无奈,大步向着前面巷子里的飞鸽酒吧走过去。

    湖滨路的飞鸽酒吧处在一个巷子里,地势偏僻较为隐秘,一般的人都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一家酒吧,所以每当有乘客要去飞鸽酒吧的时候,司机一般都是将乘客送到清源路的那个飞鸽酒吧。

    刚刚走进巷子看着路牌转过一个弯,黄奇就看到迎面走来两人,微微一愣。

    一名穿着一身深蓝西装身材修长的青年,以及一名留着板寸穿着黑衫黑裤,左边眉毛中间少了一块的壮硕男子。

    黄奇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这眉毛中间少一块的壮硕男子不就是雷彪么,他在杰哥的手机里看到过雷彪的照片。

    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处巷子里没有任何监控摄像,巷子里除了他们三个一个人都没有。

    枉他一路上还想了各种办法来隐藏自己的身份,还特意买了一个鸭舌帽,裤兜里揣了一个口罩。

    “彪哥。”黄奇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大步走向雷彪:“你的电话怎么突然打不通了?虎爷特地让我过来给你带句话。”

    雷彪一头雾水地看着向他走来的黄奇。

    这人谁啊?他老爹的人?他怎么没有一点印象。

    不过不管是谁,雷彪都知道对方完蛋了。

    因为身边雷二这个变态轻微地叹息了一声。

    刚刚在出门时,一刀将那个女孩杀了之前,他也发出了这么一声叹息。

    而原因仅仅是因为那个女孩可能会将他的去向告诉雷虎。

    至于雷二为何叹息,按他的说法是他真的不想杀人,可这些人总逼他动手,所以杀人前总要叹息一声。

    雷彪听了只想骂娘。

    在他眼里,自称为雷虎派来的黄奇,更是死定了。

    黄奇脸上挂着笑容,慢慢接近了雷彪,雷彪脸上也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

    唰!!

    一道白光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