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雷二
    “这是这个星期的货款,这几个人还算聪明,里面没有丝毫水分。”

    风行将高高鼓起的公文包推到雷彪面前。

    “杀鸡儆猴嘛,要是他们还犯蠢,那鸡不就白杀了。”

    雷彪提了提黑色公文包,感受到其中的分量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随后他似是想到了什么,皱眉对着风行道:“真的不能再扩大规模了?”

    风行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抿了一口酒淡淡道:“可以,只要你能瞒的住你家老头子,你就是扩大十倍,我都没有一点问题。”

    雷彪张了张嘴,无奈的摇了摇头。

    虎威堂名头虽然响亮,是r市地下最大的黑帮势力之一,但毒品这种东西,却是绝对禁止交易的。

    事实上不光是虎威堂,包括r市的另外两大黑帮七星社和清风会也是如此,整个r市全面禁止交易毒品。

    身为黑帮不就应该在黄赌毒三样上面赚钱么?雷彪想不通其中的原因,去问他爹雷虎,却被雷虎狠狠地呵斥了一番,说他要是敢碰毒品这玩意儿,就亲自把他的两只手打残。

    他要不是因为前年的时候在外面的赌场欠下了上千万的赌债,也不会瞒着他爹偷偷的贩毒捞外快了。

    赌债虽然早就还完了,雷彪却舍不得收手了。

    不过他脑子也不笨,所以早早的就培养了几个心腹,让他们去替自己贩毒,就算走漏风声,几个心腹也会守口如瓶,以保证不会牵连到他的身上。

    加上一直以来他都听风行的建议,很小心的控制着r市毒品的规模,所以也没有引起上面的察觉。

    想到这里,雷彪就想到了今天下午找上门来的那三个小混混,心中不由一阵火大。

    其中那个光头(吴峰)算是最早在他手里买毒品的一个混混了,所以是少有知道雷彪贩毒的人之一,没想到这个家伙那么废物,居然被一个还在上学的普通中学生给勒索了。

    于是在吴峰的夸大言辞中,雷彪误以为黄奇拍的视频中也有关于他的信息,所以不得不派出手下得力干将雄杰出手给他擦屁股。

    但是在出发前雷彪也早就和雄杰交代好了,让他最后将吴峰一起解决掉。

    原本跟着吴峰一起过来,被扣押在他这里的黑子和胖子,已经被装进了麻袋一动不动了。

    “阿杰怎么还没回来?”

    雷彪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不由皱起了眉头。

    现在都已经快要到七点了,他等下还有一场早就约好的地下黑拳需要雄杰到场。

    雄杰是他手下最能打的拳手了,他基本都是通过赌黑拳来将自己贩毒得来的黑钱洗白。

    r市的地下拳市一向兴盛,由三大黑帮共同操纵,r市以及周边城市的很多有钱人都喜欢来看比赛玩赌拳,每天都有大量的资金涌入拳市,再通过看似正常的渠道汇入那些观众名下的账户。

    拳市有着其独特的洗钱手法,雷彪便是利用拳场进行洗钱。

    “我来打个电话吧。”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壮汉拿出了手机,拨打起了雄杰的电话,他正是被雷虎安排给雷彪的保镖之一,叫做常磊,另一个壮汉叫做常青。

    “没人接。”半响后常磊收起了手机,耸了耸肩:“可能在路上吧。”

    雷彪点点头,雄杰平日里就喜欢骑他那辆改装后的重机车,发动机的声音不是一般的响,这种情况下手机铃声确实听不见,雷彪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

    “这里既然完事了,我就先走了。”风行抬手看了看手上的腕表,对着雷彪说道。

    “拿去!”雷彪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捆钞票,也不清点就直接扔给了站起身的风行。

    风行扶着眼镜笑笑,也不推辞就收了起来,直接推开大门走了出去。

    “咚咚!”

    等待风行离开后,雷彪不管旁边还有两名保镖,刚刚把一脸娇羞的妹子按倒在沙发上,两声敲门声就突然响起。

    “妈的,哪个混蛋?”一脸不爽的雷彪骂骂咧咧地坐直了身子,妹子也连忙将吊带衫穿好,遮住刚刚露出来的大片雪白。

    常磊走向房门说道:“有可能是阿杰回来了。”

    房门打开,一阵重金属音乐的轰鸣声顿时传入了房间,屋内的几人却皱起了眉头。

    “你找谁?”常磊打量着面前的青年,皱眉问道。

    青年大概一米七五左右,穿着一身贴身的深蓝色西装,头发也染成了蓝色,右耳带了一个直径三公分多的大耳环,俊逸的面容上带着一丝微笑。

    他没有回答常磊的问题,目光直接盯在了房内雷彪的身上。

    “雷彪?”青年歪了歪头,开口问道。

    “你是谁?”

    不知怎么的,雷彪看着这个青年的笑脸后,心中莫名的产生了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觉。

    青年的笑容,似乎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邪气。

    “是你啊,那就好。”

    从雷彪的反应确定他的身份后,青年点点头,挤开壮硕的常磊走进包间,顺势关上了房门,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堂哥,雷二。”

    说完后他一脸惬意地说道:“还是里面安静,外面都快把我给烦死了。”

    “什么堂哥?我怎么从没有听说过。”雷彪眼中满是怀疑的看着自称是他堂哥的雷二。

    他从没有听自己爹提起他家还有什么叔伯之类的亲戚。

    “跟我走一趟你就知道了,我爹也就是你大伯想见见你。”雷二无所谓地说道,向着雷彪走了过去。

    这人有毛病吧?

    雷彪一脸的莫名其妙,先是跑过来自称他堂哥,又要带他走去见一个听都没有听过的大伯。

    “常磊!”雷彪脸上露出不耐,对着雷二身后的常磊使了个眼色。

    常磊会意地点点头,刚刚被雷二硬生生的挤进了包间,心中本就不爽了,只是因为拿不准雷二的身份才没有发作,现在得到了雷彪的指示,便冷着脸伸出大手,抓向了雷二的肩膀。

    “朋友……”

    哧!!

    还没抓到雷二的肩膀,雷二头也不回,反手对着身后就是一挥,一道寒光自常磊的身前划过。

    雷彪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常磊就突然两腿一软跪了下来,双手紧紧的捂着他的喉咙。

    大量的鲜血自他指缝间止不住地喷洒了出来。

    “啊!!”

    女孩望着被割喉的常磊瞪大了眼睛,发出了一道激烈的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