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恐惧
    云鹤楼中。

    皎白的月光洒落在三楼楼台之上,为楼台上那个身影笼罩上了一层朦胧的轻纱。

    黄奇紧闭着双眼,眼皮微微颤动,似是随时都要睁开双眼一般,可是好像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强行阻止着,一直都无法睁开。

    他眉头紧皱,脸上逐渐浮现出一股不耐之色,虚无之中陡然涌出大量赤焰聚集在他身后,化作一头狰狞恐怖的赤发妖魔虚像将他笼罩其中。

    恐怖的赤焰笼罩着黄奇熊熊燃烧,却又似乎没有一丝温度,就连黄奇身上的衣物都没有点燃,只是在赤焰涌出现世的那一刻,一丝极度暴戾的恐怖气息也随之扩散了出去。

    顿时以云鹤楼为中心点,所有的生物都一个接一个昏倒在地。

    楼宇里,街道上,民居内,一个又一个凡人脸色突然就变得苍白一片,随后迅即倒下生死不知,并且向着外圈迅速扩散着。

    海州六扇门据点处,总捕头卢开安正在翻阅着一副手下明捕刚刚整理完呈现上来的卷宗,卷宗上面赫然记载了李子峰的生平资料。

    刚刚打开卷宗,第一页都还没有看完,处于地元后期的卢开安,心底就陡然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大恐怖。

    还未待他反应过来,刚刚递交卷宗的那名先天境界的明捕脸色猛地一白,身子陡然一晃,随后两道殷红的鼻血就从鼻子里窜了出来,他连忙一脸惊骇地捂住鼻子。

    卢开安心中一沉,身为一州之地的总捕头,见识非一般人能比拟的他已经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

    轰!!

    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炸起一道惊雷,卢开安推开窗户,向着天空望去。

    只见不知何时起,高空上已经汇聚起了大量的乌云,无数的紫色雷电在云层中闪过,恐怖的雷云形成了一个巨大漩涡,而漩涡的中心正是云鹤楼的方位。

    望着高空上不断汇聚积累的雷云,感受着雷云中传出的毁灭气息,卢开安的脸色很是难看。

    他果然猜的没错,这种恐怖的天象变化,是因为那种层次的强大存在出现在了海州。

    ……

    ……

    黄奇踩着枯叶和碎石,缓缓走到篝火旁,抬头望着树杈上那只自顾梳理着羽毛的黑鸦。

    黑鸦通体漆黑,两眼猩红,周身笼罩着一股不祥的气息,让人看上一眼就会忍不住产生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我来晚了么?”收回视线,黄奇看向了黑鸦栖身的树下,那一片平整没有任何痕迹的地面,平静地问道。

    按照李子峰所说,任务血字是有时间限制的,若是任务开始之时没有及时赶到黑鸦的所在,就会错过任务的内容。

    现在看来,他是已经完全错过了,参与者基本都已经散去,就连一心想要依仗他的李子峰也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了这个最不受众人待见的高峰。

    “你来晚了,就差了那么一会儿。”高峰望着黄奇笑着道:“想知道任务的内容么?”

    “什么条件?”

    黄奇有种直觉,他提升功法的那种未知力量就是来自于这古怪的任务,所以他很想见识一番。

    但是以高峰此人的品性看来,黄奇可不认为他会是一个雷锋般的人物,会不求回报的帮助自己。

    “不不不,没有任何条件。”高峰缓缓摇头道:“只是这次任务需要两个人组队才能完成,然而你也看到的,他们都对我有一些偏见,没有一个人愿意与我同组,唉。”

    他遗憾的叹了口气,看着黄奇的眼睛露出了一个笑容道:“所以此次任务,你要与我一同组队才能完成。”

    若是不能亲自看到任务内容,那就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的话,宁可放弃任务,因为那个人有很大的可能是在诓骗你,将你当做炮灰利用。

    李子峰的声音再次回响在了黄奇的耳边。

    “没问题。”黄奇点点头,直接答应了高峰的要求。

    至于高峰会不会诓骗利用他?

    呵呵...那么高峰也要做好付出相应代价的准备了。

    “很好,关于任务内容,待会儿我在路上会慢慢告诉你。”话语间,高峰从怀中拿出一件绸布包裹着的圆形物件,继续道:“不过在此之前,有一件事情需要确认一下。”

    “什么事情?”黄奇看着那件被黄绸包裹的东西有些好奇。

    那个难道就是李子峰所说的道具?以庞大的点数兑换,拥有着神秘又强大的功效,可以极大地增加在任务中的生还几率的东西?

    与一般的阵器有什么区别么?黄奇有些期待。

    “确认你真正的身份,因为你是在黑鸦降临之后才回来的,黑鸦降临后一切恐怖也随之来临,所以我并不能确认你到底还是不是原来的你。”

    黄绸只是简单的包裹在了外面,高峰很轻松的就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正是一面道家的八卦铜镜。

    八卦镜有常人一手大,正面由黄铜打磨而成,反面镌刻着众多繁复的花纹和符号,镶嵌着大量细小的红绿宝石,周身笼罩着一股说不出的气韵。

    在眼下这种阴冷恐怖的环境中,这面八卦镜能给人带来强烈的安全感。

    “这面八卦镜,乃是我用完成三场任务的所有点数才兑换来的道家至宝,可以轻易的看穿一切善于伪装的妖邪面目,甚至可以镇压弱小的怨灵,要知道,就算是那个练了十年武功的莽夫王虎,也只能在怨灵的手下苟且偷生,这面八卦镜的强大之处可想而知。”

    高峰向黄奇简单介绍完八卦镜的作用后,正色道:“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你我一同在这面八卦镜前一起照一下,彼此都能放心。”

    “可以。”黄奇同意了,他对这面镜子也很感兴趣,因为他并没有从上面察觉到任何元气流转的迹象,后面的花纹和符号也仅仅只是装饰,没有实际作用。

    这并不是一件阵器。

    看着走向自己的黄奇,“高峰”笑的更开心了。

    真正的高峰自然早已在黑鸦降临之时就已经死在枯林之中,此刻站在这里的就是那个杀死他的邪祟,伪装成了高峰的样子。

    之所以不直接杀了黄奇,而是让他一起来照八卦镜,则是因为“高峰”享受的并不是杀戮本身,而是猎物在面临死亡威胁时产生的那种极端的恐惧。

    在那些猎物几乎达到必死的境地的时候,他还会故意做出一点疏漏,让猎物在无限的恐惧中继续逃窜。

    至于高峰之所以会死的那么快,只是因为他需要高峰这个身份罢了,不然最起码也要逃窜小半天才会在恐惧中死去。

    恐惧,是多么美妙的滋味啊....

    激发恐惧,这既是他的乐趣所在,也是他的职责和任务。

    他的脑海中已经描绘出黄奇在八卦镜中看到他的真正面目时,会做出何等的激烈反应了。

    “来。”

    高峰拿着八卦铜镜,与走到他身边的黄奇一起凑在了镜子面前,向着镜中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