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三十章 开始
    就在黄奇选择提升唯一法的那一刻,他便感觉到眉心处一片清凉,大量清凉的气息自虚无之中,通过他的眉心向着他体内不断疯狂涌去。

    光洁的额头上陡然浮现出一枚呈莲花状的血色印记,在黑暗的枯林中,莲花印记散发着幽幽血光,凶戾中透露着一股特殊的妖异之美,似乎还拥有着惑人神智的能力。

    但是黄奇此刻却完全没有心思关注那莲花血印,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正在发生巨大变化的肉身之上。

    通过强大的神魂感知,黄奇可以轻松地观察到这具身体正在发生的一切变化。

    大量清凉的气息自眉心不断涌入,化作丝丝细流向着四肢百骸涌去,正在缓缓运转的气血被这清凉气息一刺激,有如在火焰中倒入了燃油,瞬间火势暴涨。

    周身气血在疯狂的燃烧。

    黄奇感觉到,气血剧烈的燃烧之下,身体仿佛瞬间变成了一个火炉,口鼻呼吸之间,不断喷吐足以烫伤普通人的高温气体,并且温度还在不断提升中。

    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声自黄奇的体内出现,那是因为骨骼生长过快出现的摩擦声。

    原本略显消瘦的身体上,浮现出了肌肉的轮廓,白皙的皮肤上逐渐泛起一道赤金色的金属光泽,让人一眼看上去就产生了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

    肉身发生变化的同时,黄奇眉心那道泛着妖异血光的莲花血印,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一枚浅浅的赤金色火焰印记自他皮肤中慢慢浮现出来,将莲花血印笼罩在其中,使其看上去宛若正在燃烧的火莲。

    嘶...

    恐怖的肌肉虬结在一起,已经将黄奇身上的衣袍完全撑爆撕碎,可就算如此,肌肉还在不断生长当中,黄奇的体型也在不断膨胀变大,身体也在一寸寸的拔高。

    伴随着身体如此剧烈的变化而来的,是同样剧烈无比的痛楚,黄奇感觉自己此刻宛如置身在火炉之中,被炙烈的火焰不断烘烤燃烧,全身感觉被撕碎一般,每一寸血肉都在向他的大脑传输着痛苦灼烧之意。

    黄奇心下有些担心,虽然他自己心性坚韧,可以将周身传来的剧痛承担下来,可是他担心这具身体会承受不住这般剧烈的变化,可能会自行崩溃。

    现在他满脸扭曲抽搐的痛苦之意,完全就是身体在剧烈痛苦之下的本能反应,如同膝跳反射的原理一样,他就算神魂再强,也控制不住。

    不过好在没过多久,唯一法就已经升级完毕,周身的气血很快就逐渐平静了下来,不再如之前那般剧烈地沸腾燃烧。

    但是此刻的气血与之前已经截然不同,浑厚凝重宛若铅汞一般,随着强健有力的心脏跳动声,在他周身不断运转奔流。

    滚滚热浪将他周围的空气灼烧扭曲,隐约间化作一道高大的赤发妖魔虚影将黄奇笼罩其中,妖魔虚影紧闭着双眼,眼皮不断地颤动着似乎想努力睁开,但是还未待其睁眼,虚影就已经溃散消失。

    …………

    高峰远远地跟在黄奇的身后,他极为谨慎,每次都是等到黄奇的身影自他视线中消失才追赶上去,再通过一路清晰的痕迹继续寻找黄奇的踪迹。

    他从看见黄奇的一开始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黄奇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于平静了,一般人在遇到了他们这种无法以常理度之的事情后,就算修养定力再高,根本不会有如同黄奇这般镇定的姿态。

    或疑惑,或怀疑,或恐惧等种种,新人基本都逃不出这些种反应,哪个会像黄奇这般面色平静,就像是在出门去朋友家喝酒一般,平静到了让高峰甚至觉得有些诡异。

    若是在云鹤楼时高峰还不会怀疑什么,毕竟眼不见不为实,但是他们几人被吊坠瞬间从云鹤楼挪移到了此处,已经亲眼见证了这种神异力量的存在,即将面临生死威胁,却还能如此保持冷静...

    这个人绝对有问题,甚至有可能就是这次任务的关键点。

    像派一些怪物伪装成任务的参与者,在大家最松懈的时候突然现身大开杀戒这种事,吊坠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

    “嗯?这是什么?”

    高峰望着地面一旁微微隆起的枯叶堆皱起了眉头,若不是他一直都在仔细的观察黄奇一路的痕迹,精神高度集中,说不定就会把这个微微隆起的枯叶堆给忽略过去了。

    隆起的枯叶堆虽然并不引人注目,但若是仔细打量的话,便会感到很是突兀,显得与周遭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难道又是一个任务的关键点?想到此处的高峰眼中一亮。

    他谨慎地四周观望一番后,立刻俯下身子清理起那堆枯叶起来,感知已经被蒙蔽的他,并没有听到那声刚刚响起的乌鸦鸣叫声。

    很快上面那层厚厚的枯叶就被清理完毕,露出了里面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球么?”高峰疑惑自语,他伸手抓住那件东西准备拿出来,却摸到了一手恶心的粘稠物。

    他连忙收回了手,借着月光一看,竟是一手粘稠散发着恶臭的黑血。

    高峰的脸色瞬间变了。

    这时,那个黑色的球体也自己滚动了起来,将另一面展现在了高峰面前。

    一张七窍流血的狰狞面孔出现在高峰面前,眼眶中黑乎乎一片空无一物,眼珠子已经不知去处,黑暗空洞的眼眶幽幽地对着高峰,两行污血正自其中缓缓流下。

    嘴巴鼻子和耳朵都被细线完全缝合在了一起,看上去别样的恐怖渗人。

    最令高峰恐惧的是,这张狰狞面孔虽然已经经过了种种折磨而大变样,但是他还是轻易地就认出了,这分明就是他自己的脸。

    高峰颤抖着双手摸向自己的脸庞,一个湿滑的东西却陡然掉到了他的手上,他低头一看,手上正是一只沾染着血迹的眼睛。

    接着他眼中一黑,另一个同样湿滑的东西掉在了手上。

    “啊...”

    惨叫才发出了半声,便戛然而止。

    没过多久,一脸随意的高峰就走出了枯林,望着聚集在篝火处的众人露出了一个笑容,大步向着他们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