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爆发
    李子峰身后不远处,一个面目阴鸷的年轻公子,正双手抱胸半靠在栏杆上,双眼中满是讥嘲地看着黄奇。

    黄奇早就注意到这个人了,他也是刚刚进入云鹤楼,只是在上楼的过程中看到了李子峰,所以才走了过来停在那处,似是准备等待李子峰。

    在听了黄奇刚刚拒绝李子峰的话后,却是忍不住直接出言讥嘲道。

    “高峰。”李子峰闻言转头望去,瞳孔猛然一缩,紧紧盯着那阴鸷公子。

    在他的眼中,这名唤作高峰的男子似乎是一名非常危险的人物。

    “没想到这一次如此难度的任务,竟然还会有新人参加。”高峰嘴角微翘,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真是有趣,我更加期待起……啊!”

    咔嚓!

    他依着的那处栏杆,似乎是因为年岁久远变得老朽不堪,在他身体重量的压迫下不堪重负,直接发出一声脆响从中断裂,猝不及防之下,高峰惨叫一声摔了下去。

    噗通!!整个人结结实实地摔落在了一楼大厅,砸垮了一张放置着水果点心的方桌,大量的鲜血自他身下渗透出来,向着周围蔓延而去。

    “啊……!!”顿时下方一片惊叫声。

    “怎么回事?!”李子峰也被这一突发情况给弄懵了,趴在栏杆上望着趴在血泊里的高峰。

    “这高峰是什么人?我看李兄似乎很是忌惮他啊。”黄奇站起来走到李子峰身边,望着混乱的下方淡淡道。

    这栏杆自然就是他弄断的了,分出的神魂子体轻轻一劈,那足有碗口粗的圆木栏杆便直接断裂了。

    做任何事情都会有相应的代价,那高峰既然敢当着他的面叫他蠢货,自然也应该做好承受这代价的准备了。

    另一方面,黄奇也想看看这些经历了多次任务的人,到底有何神异之处,结果没想到高峰连一个普通的武者都不如,只要是步入后天的武者,在遭遇到他那种情况后,就算不能瞬间反应过来使得自己不掉下去,最起码也在半空中能做出一个鹞子翻身稳稳落地啊。

    没想到竟是后脑勺着地,一下子就给摔死了。

    黄奇虽然没有去感应他身体各方面的波动,但是从地上那出血量就能推断出高峰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了。

    众多的护卫已经涌入了大厅,开始维护起现场的秩序起来。

    “高峰是一个疯子。”李子峰沉声道。

    “疯子?”

    “没错,他与我们不同,这个吊坠对我们来说是恐惧,是噩梦,而对他而言,却是快乐的源泉所在,他喜欢那种死里逃生的感觉,把任务当成了挑战与享受,并且极度痴迷。”

    李子峰眉头紧皱:“而且最恶劣的是,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将本应该可以轻松度过的任务搞砸,刻意加大难度,害死了好几个与他参与任务的同伴,此次有他参与,真是……哎。”

    难怪李子峰对他如此忌惮,黄奇安慰道:“他已经死了,李兄不必在意他了。”

    李子峰摇摇头,说道:“黄兄,你错了。”

    黄奇微怔,这时下方又是一片惊呼之声,他循声望去,只见趴在血泊之中的高峰,竟然支着身子,从血泊中慢慢地爬了起来。

    这种出血量,他居然还没死?

    黄奇眉头一皱,神魂感应之下,发现高峰那原本正在不断虚弱的各项波动,此刻正慢慢回复了上去,血污下那道被瓷器碎片划伤的伤口,也正在迅速愈合当中。

    狠狠地甩开旁边想要搀扶他的护卫的手,在侍从的带领下,高峰向着云鹤楼的后院走去换洗衣物了。

    看出了黄奇眼中的疑惑,李子峰苦笑着解释道:“如你所见,我们这些人,只能在任务中死去,我曾经尝试过多种方式自杀,想要逃出这种恐惧,结果除了让自己遭受了一些疼痛外,根本毫无作用。”

    原来如此。

    结合现在所得知的种种信息,黄奇已经明白了李子峰等人存在的意义。

    他们就是被某个存在挑选中,刻意栽培的种子,类似于牲畜一般的存在,待到成熟后便直接收割,在这过程中,还未成长完毕的牲畜想要得到解脱,自然是不被允许的了。

    那高峰行径如此恶劣,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恐怕早就被李子峰他们想方设法给干掉了。

    这时,两大一小三道身影走进了一楼大厅内,正是在外面玩到现在的黄真与胡大力他们。

    “大哥,下面这是怎么了?”黄真很快跑了上来,望着下方正在被清理的血污惊讶的问道。

    “没事,有个人不小心摔下去罢了。”黄奇随意回道,目光突然一凝,对着黄真道:“你胸口上挂的是什么东西?”

    一个细细的红线挂在黄真的脖子上,伸进了他的衣领中。

    黄奇清楚地记得,黄真脖子上可从来没有佩戴过什么饰物。

    “我胸口上什么时候挂着东西了?”黄真疑惑地低下了头,看到那红绳后顿时一脸惊讶:“这是什么东西,什么时候到我身上来了。”说着他就将那红绳拽了出来,一个黑色的吊坠从衣领中被拉了出来。

    看见这吊坠后,李子峰脸上露出一丝不忍之色,轻叹一声,但是却一点都不惊讶,似乎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

    黄奇的面色则彻底冷了下来。

    黄真还在满脸疑惑的摆弄着手上的吊坠,一只大手便自他手上直接将吊坠拿了过去,还未待他抬头看清怎么回事,一股困意猛然袭来,整个人便已昏睡了过去,被他身后的胡大力抱在了怀中。

    “黄兄,放弃吧,你就算将吊坠拿来,也改变不了你弟弟……”李子峰见黄奇直接夺走了黄真手中的吊坠,再加上此刻黄奇呈现出来的脸色,便了解了黄奇此刻的情绪变化,刚刚想好言劝慰黄奇接受现实,还未说完就噎住了。

    一团拳头大小的赤金色奇异火焰出现在黄奇张开的五指上舞动着,虽然并没有一丝的热量泄露出来,但是那随之而来的一股压迫感,还是让李子峰感到了一种极度压抑的感觉。

    那是源于神魂深处的恐惧。

    而那件黑色吊坠,在赤金色火焰出现后,直接化作了一团黑色的液体,并且瞬息就汽化消失,可见那赤金色火焰的温度之恐怖。

    手上竟能冒出火焰,这一点直接颠覆了李子峰的认知,曾经不过只是一个普通书生的他,只知道有些武功高强的江湖人士可以飞檐走壁,开碑裂石,但是还从未听说过谁有着操纵火焰这类的能力,而且还是如此恐怖的火焰。

    难怪黄奇一直一脸淡定的模样,有着此种手段自保的他,确实不必害怕那些任务里的非人存在。

    李子峰却是想歪了。

    而另一旁的杜老则毫不吃惊,他本就是被黄奇收服的,一直都知道自家公子有着一身强大的武功,这种火焰也被他想当然的误认为了某种特殊的功法。

    场中最为震惊的就是跟随了黄奇十年之久的胡大力了。

    黄奇是他看着长大的,在他印象中,黄奇从小到大一直都体质虚弱,若不是黄家富裕,可以支撑的起大量的补药消耗,黄奇恐怕都活不到现在。

    也难怪他这么想,黄奇过去用芯片提升武功的时候,好几次都是一不小心就升级过度,平日储存的精气根本不够,就被芯片直接抽取了自身的气血用以升级功法,结束后基本就是一副病痨鬼的模样了,而且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慢慢补回来。

    但是此刻,黄奇身上却传来一股让习武多年,硬功即将大成的胡大力都感受到异常压抑的气息,全身雄厚的气血开始加速运行,硬功竟是在这股压力下,自行地运转了起来。

    “找到了!”

    吊坠被赤焰汽化的瞬间,黄奇冷哼一声,五指张开抓向黄真,那团拳头大的赤焰猛然炸开,化作一个半人大的怪异巨爪,赤焰组成的巨爪直接抓在黄真的身上。

    胡大力眼见那巨爪抓向了自己与怀内的黄真,本能作用之下正欲将黄真抱走,没想到全身却僵在原地无法动弹,心中恐惧之下,望着那赤焰巨爪抓在了自己与黄真身上。

    没想到那只是看上去就让他心中压抑无比的赤焰巨爪,抓在他身上却没有任何感觉,似乎只是一个虚影一般,直接自他身上透体而过,并用力握在了沉睡中的黄真身上。

    黄奇双眼中燃烧着熊熊赤焰,虚抓的五指猛然一握,随后向后用力一扯,那握着黄真全身的赤焰巨爪也猛然收缩,直接勒进了黄真体内,一道肉眼根本无法看见的灰色气流被巨爪抓在手中,扯出了黄真的身体。

    嘶!!

    那灰色气流如同活物一般在赤焰巨爪中疯狂扭动,发出了一阵阵剧烈的神魂波动,似是想从黄奇的手中逃离。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啊!!”一道极度震怒的声音在黄奇的脑海中响起,可才说了半句,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那团灰色气流正在赤焰巨爪上快速消磨着。

    “区区一缕意识,也敢以此等口气与本座说话!”黄奇冷笑一声,他已经看出了这道灰色气流的跟脚,与他用离魂分念分出来的神念差不多,是某个强大存在分离出来的一道意识罢了。

    那名存在或许很强大,但是他的一缕意识就微不足道了。

    至少对黄奇来说是微不足道。

    “死吧!!”赤焰巨爪之中,那股属于黄奇真身的暴戾气息骤然爆发,将那道灰色气流裹挟在其中剧烈消磨着。

    嗯?黄奇神色一动。

    那道原本剧烈挣扎的灰色气流见无法挣脱,突然收缩起来,在那赤焰巨爪中凝聚成了一个小小的灰珠。

    轰!!

    紧接着,灰珠轰然爆发,骤然爆发的强大力量将赤焰巨爪直接撕碎,无数的灰色气流自爆发中心源源不断的席卷而出,涌向四面八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