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二十六章 任务
    “将这件吊坠给李公子送过去。”黄奇再次将那名侍从喊来,把吊坠交给他,淡淡地吩咐道。

    侍从恭敬的接过吊坠,转身向着另一边楼梯的方向走去。

    黄奇目送着他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了一道普通人肉眼看不到的赤芒,一个由赤金色光芒组成的人形虚影自他身上缓缓分离而出,并且迅速飞到了那名侍从的上方。

    “嗯?”短短时间,那吊坠已然消失不见。

    黄奇微微皱眉,从右手的袖口中,慢慢抽出了一根红绳,吊坠再度出现在他的面前摇摆起来。

    此次将感知放到了最大,他依然没有察觉到吊坠是何时出现。

    黄奇看着吊坠沉默了。

    因为他刚刚尝试分出一缕神识,想要附在这件吊坠上面,结果那缕神识却直接自吊坠上穿了过去,仿佛吊坠只是一个虚影,根本不存在一般。

    可是那些自吊坠上面传来的各种触觉、重量、味道等种种感觉,都在告诉黄奇,它是真实的,是存在的。

    旁边的楼南琴看到他手上的吊坠,再次重复起了前两次的话语,而刚刚离开的侍从,此次却是带了一盘点心放在了他们桌上。

    神魂无法感知,并可以轻易地扭转常人的思维和记忆。

    黄奇可以确定的是,这件吊坠并没有尝试去改变自己的思维和记忆,因为他的神魂没有出现任何遭受攻击的状况。

    吊坠仿佛是故意如此,只让持有者保留下这段记忆,看着周围的人不断被篡改记忆,心中便会升起一种对吊坠产生的莫名恐惧和敬畏。

    咻!

    黄奇将那吊坠夹在指尖,站在栏杆处屈指一弹,随着一道尖锐的空气呼啸声,吊坠射向了远方。

    这一次,吊坠终于被黄奇捕捉到了一丝痕迹。

    在吊坠飞出去的那一刻,一股奇异的波动突然一闪而过,而在那波动出现之后,吊坠便出现在了黄奇的手中。

    只是那股波动实在是太过微弱,黄奇之前之所以没有察觉,只因为他之前的所为,就像一个武林高手全神戒备在等待暗中的敌手出招,这时一只蚂蚁从他脚下爬过,这只蚂蚁就已经被他的感知自动忽略了。

    黄奇心中已经有了些许猜测,接下来他又将吊坠以各种方式送离自己的身边,最后甚至都直接搓成了粉末,吊坠依然丝毫无损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吊坠不断地摇晃着,布满恐惧的人脸上,隐约间嘴角微微上扬,对着黄奇勾起一个满是嘲讽意味的笑容,似是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黄奇看着吊坠也笑了起来,因为他经过这么多次尝试,终于摸清了吊坠的情况。

    吊坠之所以如此诡异,便是因为它既是存在,又是不存在的。

    准确的来说,眼前这件吊坠并不是实体,不过只是一个信息片段的呈现罢了,没有实质的存在。

    这个信息片段将一件吊坠的触觉味道重量等种种信息都储存在其中,反馈给所有接触到它的人后,在那些人的眼里,它就是真实存在的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幻术的一种,但是远比幻术要高级的多,几乎已经到了炼假成真的境界。

    所以无论如何遗弃它毁灭它都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源头根本就不在它的身上。

    而是在黄奇自己的身上。

    一股极其隐秘的微弱气息不知从何时起,潜伏在了黄奇的身上。

    那道气息就像一个标识,一个印记,吊坠不过是为了掩饰它而存在罢了。

    发现了源头所在,问题自然就好解决了,只要将这道气息完全摧毁就行了。

    但是黄奇暂时不打算这么做,他想看看它有什么目的。

    而且它还给黄奇带来了一种熟悉的感觉,那就是曾经面对外域邪神的那种感觉。

    因为它此刻看起来虽然是很微弱,但是黄奇可以感受的到,其本质十分的强大。

    若不是拥有着如此强大的本质,它在刚接触到黄奇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湮灭了。

    看着吊坠上那满是嘲讽意味的笑脸,黄奇笑而不语,将其直接塞进了自己怀中。

    没过多久,楼歌就前来与黄奇告别,带着楼南琴一起走了,他们家中家教甚严,今日能玩到这么晚也是破例了,两人临走之前还与黄奇约好了明日再见。

    一楼大厅的人也已经走了半数以上,剩下的人也有一大部分在酒意之下酣然入睡,只剩下少数的人还兴致高昂地看着碧烟轩姑娘们的歌舞,吟诗作对的却是一个都没有了。

    两名花魁早已不知去处,红姬不出黄奇所料,直接上了顶层阁楼,一个黑色的吊坠陷在了胸前饱满的雪腻之中,格外的刺眼。

    算上红姬,现在上面已经有七个人了。

    再过了一段时间,三楼的人便已尽数走光,只剩下了黄奇一人。

    “黄兄怎么又在一人独饮?”从上面刚刚下来的李子峰,大步走过来笑道。

    但是在接近黄奇后,李子峰的笑容就僵住了。

    小桌之上,一件吊坠正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

    “李兄。”黄奇拨弄着吊坠,轻声问道:“你知道这件吊坠是怎么回事么?它与你的那件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在我想要让人将它送还给你的时候,却发现根本离不开我半步之遥,而且其他人没有丝毫关于我送走它的记忆存在。”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说话间,两团妖异的赤焰便在黄奇的眼眸深处悄然浮现。

    然而出乎黄奇意料的是,李子峰竟然完全没有受到摄魂术的影响,而是长叹一声,叹息声中满是悲凉与无奈。

    李子峰身上的那股力量,将直接作用于神魂的摄魂术完全屏蔽了。

    “没想到,就连黄兄你这等人物也被卷入其中了。”李子峰哀叹道。

    黄奇眼中的赤焰隐没下去,他没有加大力度强行破开那层屏蔽,以免惊扰那个未知的存在。

    “听李兄的语气,似乎是一件很不妙的事情啊。”黄奇眼帘微垂,淡淡地说道。

    李子峰坐在了黄奇的对面,自怀内将他的吊坠拿了出来,看着吊坠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回忆之色,轻声说道:“黄兄,你知道么,两年前的我,还只是一个连书籍都买不起的落榜书生,每天穿着浆洗发白的布袍就靠为富贵人家抄书维持生计。”

    黄奇只是喝茶并没有说话,这一点在白天刚刚遇到李子峰的时候就发现了。

    和张万福这些人说话的时候,句句都少不了本公子这个称呼,请他进来赠予他一杯温茶,他就直接一饮而尽。

    这简单的两点,就说明李子峰此人是属于那种暴发户的类型,要知道就算是大大咧咧的黄真,只要有外人在场,就算再怎么口渴难耐也不会如他这般如牛吸水,一饮而尽。

    李子峰面露一丝苦笑,继续说道:“十年寒窗,却屡屡落第,我爹早死,家中的田地只靠我娘一人维持,加上帮人浆洗缝补的一点收入,才能勉强维持生计供我读书。”

    黄奇坐在那里听着他讲述自己过去的经历,与大多数读书人一样,一心期待能够高中,到时候金榜题名锦衣还乡,但是却看不清自己真正的能耐,没有认清科举那万里淘沙的真正残酷性。

    一年又一年的落榜,拒绝了亲朋好友的提议,没有选择去做一个账房或者学堂先生,只有他娘还一直鼓励支持他,结果就是家中仅有的几亩薄田被他娘偷偷抵给了别人,就为维持他的笔墨消耗。

    待到他娘累垮了身子,一病不起的时候,李子峰才知道了家中已经艰辛到了什么程度。

    “……亲友早已疏离了自己,除了读书其他什么都不会,就算想找个生计都不知从何处去找,最后还是村中老先生看不过去,可怜我,让我每日去给他抄写经义,给我些银钱让我勉强温饱度日,可饶是如此,我还是拿不出一文钱来给娘治病,只能让她一直苦苦支撑。”

    “熬到了两年前的那个春季,她终于再也支撑不住,撒手人寰。”

    听到这里,黄奇知道重要的部分来了。

    “将我娘安葬之后,唯一的依靠死去,我承受不住那个打击,于是便买了一条白绫,晚上就悬梁自尽了。”

    说到此处,李子峰那一直布满悲伤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恐惧:“可是到了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死亡并不是终结,仅仅只是开端,世上还有远比死亡更为可怕的事情。”

    “李兄,你是说你已经死过一次了?难道你现在是个死人不成?”黄奇神色一动,插嘴问道。

    李子峰苦笑道:“我并不是死人,只是死过之后,被它给复活了。”他举起了手中的那个吊坠。

    复活?

    黄奇眼中微光闪动,这个世界的武道虽然强大,到了天元境界都能一人毁城,大宗师更是被称为人间之神。

    但是还从未听说过有谁能让一个彻底死去的人复活。

    所以李子峰所认为的复活,应该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就是他当时并没有完全死去,只是意识暂时消散,所以很快就被救了回来,被他误认为复活。

    第二种可能便是,如今的李子峰,恐怕与那个黑色吊坠是类似的存在……

    “当时醒来后,这个吊坠就放在我的身边,经历了一次死亡的我原本已经彻底看开了,只以为是有哪个好心人将我从上面救下来,随后不小心将这件吊坠遗弃在了我家。”

    “我还特意将其好好收藏了起来,可是在我出去的时候,却又在自己身上摸到了它,本来还以为是自己疏忽大意记错了,可是接下来我才发现它的真正诡异之处……”

    “……每逢三个月,它便会就给我一个任务,任务没有其他的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生存,只要能从中生存下来,便可以有点数获得,而点数,几乎是通过下一场任务的关键。”

    见到黄奇一脸平静,完全没有被吓到的样子,李子峰心中莫名地有了种怪怪的感觉。

    “还有么?”见李子峰突然停下了,黄奇扬眉道。

    “没了……黄兄你就不害怕么?”李子峰忍不住问道。

    黄奇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问道:“我有个疑问,那就是你们都是死过了一次才得到这件吊坠的么?”

    李子峰沉吟片刻道:“应该说基本都是如此,但是也有极少数一部分人是没有经历过死亡就得到了这吊坠,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在他们的眼中,这件吊坠是黑色的。”

    “而且。”李子峰的语气有些迟疑。

    “而且什么?”黄奇追问道。

    “而且我还听说,像黄兄你这样没有经历过死亡就拿到吊坠的人,坚持的最多的也就两次任务,大部分都是死在了第一次任务里面,而像我则已经经历过了八场任务了。”

    过了小半响,李子峰补充道:“我们的任务凶险程度是逐次递升的,而你们则是一开始就经历的极为凶险的任务。”

    话刚刚说完,一点殷红就突然浮现在两人面前的桌面上,随后大量的血液自桌子中渗透出来,面朝黄奇形成了一行血色字迹。

    李子峰看着那道血字顿时脸色苍白一片恐惧,黄奇却没有丝毫反应。

    “三日后灵雀山,灵雀山在哪?”黄奇看着那逐渐消失的血字问道。

    李子峰苦笑道:“黄兄你不必去找了,因为三日后你与我是同一个任务。”

    “哦?那三日后倒要依仗李兄了。”任务难度是逐次递增的话,那么一开始就经历八次难度的任务,一般人确实没有太大的生存几率。

    李子峰无奈的微微摇头,在那种任务下,他自己都不一定能保住性命,谈何帮助黄奇?

    他起身说道:“既然如今黄兄你也被卷入其中了,就与我一同去五楼,与这次任务的同伴熟悉一下吧。”

    黄奇摇头道:“等会儿,等到我幼弟回来再说。”

    李子峰劝道:“上面的几位同伴都是经历了多次任务,经验丰富之人,黄兄最好趁早上去结识一番,若是能请教一些宝贵的经验,也能增加在这次任务中的存活几率啊。”

    黄奇还未作答,一道冷笑声就自李子峰背后传来:“像他这种,在没有见识到那等真正的残酷之前,自以为是的蠢货还少吗?我劝你最好与他拉开距离,免得这次直接被他拖累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