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极武天魔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玉坠
    李子峰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在一楼诸多公子书生的奉承声中,直接向着楼上走来,在二楼那群公子那里停留寒暄了片刻后,很快就上了三楼。

    “李兄,这边。”

    “李兄,你可终于来了。”

    “....”

    刚一来到三楼,原本还散在各处的那些公子小姐,便一个个都热情的向他打着招呼,并且纷纷聚拢到了一处。

    黄奇颇感兴趣的观察着这一幕,他发现这些人对李子峰的热情当中,并没有什么尊崇敬畏之意,显然李子峰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背景,似乎所有的热情,都仅仅源自于对李子峰这个人的本身。

    这群眼高于顶的世家子能对人如此热情,若不是因为权势,那么只有是因为钱财了,想来这位李公子出手恐怕不是一般的阔绰,所以才如此深得大家的喜爱。

    那边一众人在说说笑笑,黄奇独自一人赏着夜景饮着茶,一道绚丽的彩光突然自外面夜空映照在他的脸上,紧接着就传来一道响声。

    嘭!

    却是一朵巨大的烟花自远处炸开,随后一个个炫目迷人的烟花飞上半空,化作各种形状点缀在漆黑的夜幕之上,天地间一片灿烂彩光。

    烟花声响起后,外面的街道上顿时更为喧闹了,远处街道的尽头,锣鼓声骤然响起,在黄真的低声惊呼中,一条上下翻舞的彩龙,在锣鼓声中挤进人潮,向着云鹤楼这边走来,应该是要到娘娘庙那里去。

    而云鹤楼内,李子峰也趁此站在栏杆处,对着下面的大厅大声宣布诗会正式开始。

    “黄兄,你怎么一人待在此等冷清之处?若是被不知情的人看到了,还会以为我李某人招待不周,以至于冷落了贵客呢。”

    李子峰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两名公子和一名小姐,其中就有那名知府家的大公子。

    “李兄莫要打趣了,实乃黄某喜好清净,所以才独自待在此处,还望诸位莫怪。”黄奇站起身来,向他们几人行礼笑道。

    与李子峰一同走来的两男一女,俱是相貌端正,气质不俗之人,若黄奇猜的没错,他们三人应该是场中身份地位最高的几位世家子了。

    李子峰哈哈大笑,收起手上的折扇,偏过身子指着那名知府公子说道:“黄兄,我来为你介绍,这位乃是海州知府楼大人家的公子,楼公子楼歌,旁边的则是楼知府的千金楼南琴姑娘。”

    “最后这位是海州城总兵李大人家的公子,李岩公子。”

    虽然名为诗会,但是李子峰却只是简单地介绍了他们几人的出身来历,至于其余文采才能之类的则一概没提。

    不过自此也可以看出一点,那就是海州临近江南,各方面还是受到了江南很大的影响的,不然此刻站在此处的也不是这些官宦子弟,而是一些江湖门派的公子了。

    黄奇一一抱拳行礼,他们三人也知道李子峰绝不会介绍一些身份低微的人给他们认识,加上黄奇本身就气度不凡,所以倒也没有在下面一楼大厅走过时的倨傲姿态,一个个很是和气地给黄奇回礼。

    “至于黄兄我今日也是刚刚结识,了解的不多。”李子峰笑道:“唯一知道的就是,今日我们都是站在他家的地盘上,这云鹤楼,便是黄兄家的产业了,由此便可以看出,黄兄的背景来历不弱于我们在座的任何一人呐。”

    听到此处,他们那望向黄奇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惊异。

    “李兄太过抬举黄某了,黄某不过一介普通商贾,最多做了点小生意罢了,如何能与诸位相比?”黄奇微笑道:“在下黄奇,见过诸位了。”

    李子峰正欲打趣黄奇几句,一道略微急促的声音就突然响起:“你说你叫黄奇?是江南同州府的那位黄奇吗?”

    几人惊讶地望过去,正是那名知府千金,楼南琴姑娘。

    只是此刻楼南琴一脸的激动之色,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黄奇,眼神中满是期盼,甚至还有一丝紧张之意。

    李子峰等人看到楼南琴这幅样子,包括楼歌在内都有些惊讶,在他们的印象中,楼南琴不仅容貌与气质出众,平日里行事也是尽显大家闺范,做任何事一向都是从容不迫,何时有过今日这种状况?

    同州府黄奇,这个名字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黄奇知道这是遇上自己的粉丝了,有些无奈的点头道:“在下确实是江南同州府人氏。”

    “啊!”

    听到黄奇的承认后,楼南琴两手捂住了嘴巴,白皙的脸庞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染上了一层粉霞,眼眸中弥漫上了一层水雾,全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感知强大,察觉到某些动静的黄奇,顿时一脸的古怪之色。

    “这位黄公子的名字,有什么特殊之处么?”他们三人还是一脸迷糊,楼歌对着自己妹妹问道。

    楼南琴捂着脸,微微颤声道:“江南同州府,只有一位公子叫做黄奇,便是那位吟月公子啊!”

    听到楼南琴的话后,李子峰三人就呆住了,也明白了楼南琴为何有这般反应。

    江南第一公子,才情学识举世无双,让当朝首席大学士亲口说出自愧不如的那个人。

    但是相对于黄奇的才学,楼歌他们却是更为在意黄奇的影响力,天下皆知吟月公子与朝中诸多学士与名臣交好,更是当今声势最盛的三皇子的至交好友,身份之尊贵,就是他们的老爹都比不上。

    若是能抱上这么一条大腿,飞黄腾达当真指日可待啊,想到此处,他们的眼光立刻也变了。

    李子峰也是微微张嘴,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人的名树的影,吟月公子这么响亮的名头,他自然也是听说过的。

    “诸位就这么站着不累么,都坐下来吧。”黄奇伸手邀请道。

    楼歌与李岩两人原本打算来结识一番黄奇后,将黄奇邀请到他们那边的圈子去一起玩乐,现在听了黄奇的话,连忙拘谨地坐了下来,也不提邀请黄奇去众人那边玩乐的事了。

    无他,吟月公子身份尊贵,刚刚还亲口说了喜好清净,作为官宦子弟,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

    只有楼南琴两颊绯红地告了个不是,先行离开了一会儿处理私事,随后才再次回到了这处。

    “好!”

    一众热烈的叫彩声自一楼大厅传了上来,却是一名年轻俊秀的书生对出了一个绝对(对对子),被中间那名绝美的女子当众赠了一杯饮了一小口的美酒,酒杯上还印着浅浅的唇印。

    在一片叫好声与女子钦慕的眼光中,那书生红着脸,对着那边唇印将美酒一口饮下,顿时又是一片喧闹之声。

    “那位乃是碧烟轩的紫萱姑娘。”见黄奇的目光在那女子身上停留了片刻,李岩立刻笑道:“黄兄若是有意,我今晚便能……”

    李岩还未说完,就被楼歌打断道:“你胡说什么呢?黄兄可不是你这种舞刀弄枪的粗人,脑子里整日只会想那些勾当。”

    随后笑着对黄奇道:“不过紫萱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洞箫技艺更是海州一绝,听闻黄兄也颇好曲乐,到时候不如与那紫萱姑娘相互探讨一番,传出去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同样是献女,楼歌说出来却比李岩委婉了许多。

    黄奇摇头轻笑道:“不必了,君子不夺人所好,那紫萱姑娘此刻明显心系在那位公子身上,黄某可不愿意做那恶人,坏了人家的美事。”

    楼歌有些不甘心,聊到了现在他都没把握到黄奇的兴致爱好,现在有了个难得的机会,他当然不愿意放过了。

    “佳人配才子乃是天经地义,那书生不过是刚刚出了点风头,所以才得紫萱姑娘如此青睐相加罢了,若是她知道黄兄在此,恐怕任他人的诗词再美,也一点都听不进去了。”

    楼歌说的倒是实话,黄奇成名之后每次来到诗会这些场合,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楼兄不必多说了,今夜黄某只想与诸位一醉方休。”黄奇直接举起酒杯,堵住了他的话语。

    楼歌无奈,唯有举起酒盏与黄奇对饮一杯,旁边的李子峰笑而不语。

    “你们先玩,我有事离开一下。”

    几人正玩着侍从送来的投壶,李子峰突然站起身来说道。

    黄奇目送着李子峰走到楼梯处,与一名刚刚抵达云鹤楼的年轻人汇合在一起,向着上面走去。

    楼歌注意到了黄奇的目光,在一旁插嘴道:“之前听李兄说过了,今晚要招待几个同乡,因为他的那几个同乡身份有些卑微,所以将他们安排在了顶层阁楼处。”

    李岩摇头道:“李兄此人就是太过于客气,直接拿出一些银子打发走他们便是了,还如此特意招待,哎。”说到最后,他长长叹了一口气。

    身份卑微?黄奇轻笑不语。

    刚刚与李子峰一同上去的那人,虽然穿着打扮确实看起来有些简朴,一点都不如他们华丽,但是衣领内的一个特殊标记告诉他,这看似简朴的一身衣物,却有着连他们这些世家子弟都不一定舍得买的高昂价格。

    因为那标记正是出自他家的一个产业,专门坑...不对,专门为那些真正的有钱人服务。

    能穿的起他黄家衣服的,能是一个身份卑微的人嘛?

    没有过多久,又有三个人陆续进入了云鹤楼,在护卫的带领下向着顶层阁楼走去。

    这三人中有男有女,而且黄奇还发现,他们的目光中都隐藏一股淡淡的超然之意,带着一种莫名的优越感。

    这些人愈发的让黄奇感兴趣了。

    不过在他的神魂感知之中,这几人上去后就各自做着自己的事,仅仅是刚刚到的时候点头示意了一番,随后就没有一点交流的意向,似乎在等人到齐。

    一旁的黄真在上面待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早就与杜老跟胡大力一起出了云鹤楼,跑去娘娘庙那边玩耍了。

    时间逐渐流逝,很快就到了午夜时分,期间李子峰下来过两三次,不过很快便上去了,而楼歌看出自家妹子对黄奇的意思后,便随便找了个理由拉走了李岩,让黄奇与楼南琴两人独处。

    此刻下面的诗会虽然已经散去了不少人,但是气氛依然炽烈,来自碧烟轩的另一名小花魁,正带着几位姑娘在下面热舞,她脸罩红纱,上身仅仅穿着一件火红色抹胸,下身则是一条火红色的皮质短裙,柔软的腰肢和修长的大腿完全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中,引得一片口水吞咽之声。

    “红姬的舞蹈可是海州一绝。”楼南琴顺着黄奇的目光,看着下方正在热舞的那名小花魁,轻笑道:“不过她与紫萱姑娘不同,红姬是李子峰的禁脔,还从未听说有哪个能做她的入幕之宾,公子若是对她有意,就要看李子峰愿不愿意割爱了。”

    李子峰的禁脔?黄奇神色一动。

    既是禁脔,为何还将此女留在碧烟轩这种地方?

    排除李子峰有某些特殊的爱好之外,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是红姬自己的选择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也并不是楼南琴所认为的那样。

    这名红姬恐怕也大有问题。

    “公子若是觉得清冷无趣,不若寻个安静之处,南琴正好有些问题,想要与公子讨教讨教。”楼南琴突然脸上染满了红霞,低头轻声说道。

    黄奇微微一怔,随后轻轻摇头。

    他知道楼南琴的意思。

    此刻云鹤楼众多紧闭的房间内,有不少房间中都在传出着细微的喘息呻吟之声,被他强大的听力尽收耳底。

    其中有不少都是楼南琴这样有着才女名号的大家闺秀。

    对此黄奇只有四个字想说:贵圈真乱。

    最起码他在江南这么多年,还从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

    被黄奇婉拒之后,楼南琴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也没有过多纠缠,能够主动开口说出这种话,已经把她仅有的那点勇气耗光殆尽,说出那句话的当时就后悔了。

    (楼南琴啊楼南琴,你怎么就突然说出这种话了,完了完了,吟月公子一定会认为我轻浮,会看不起我的。)

    她脑海里胡思乱想,脸色羞红,正欲张口转移话题掩饰尴尬,眼睛却突然看到地上一件东西。

    “咦?”楼南琴轻咦一声,弯腰捡起那件东西道:“这不是李子峰的那件玉坠吗?他一直贴身佩戴,何时落在了此处?”

    她手上拿着的正是一件穿着红绳的吊坠。

    “玉坠?”黄奇转头望向那被楼南琴拿在手中,在他眼中分明是由一小块黑铁粗制滥造而成的简易吊坠,上面雕刻着一张布满恐惧表情的简易人脸。

    他可以肯定,不久前那里绝对是空无一物,这个吊坠竟然能瞒过他那恐怖的感知,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那里。

    有点意思。

    “能给我看看么?”黄奇轻声说道。

    楼南琴连忙将吊坠递给了黄奇,触碰到黄奇的手的时候,脸上又是一阵绯红。

    黄奇轻轻摩挲着吊坠仔细打量,他发现,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吊坠上的那对眼睛似乎都在盯着他,透露着一股莫名的诡异感,但是他知道这完全是因为一种雕刻的技术,任谁看过去都是如此。

    依然没有任何发现,除了在他眼中与常人不同外,似乎就是一个普通的吊坠而已。

    “将这吊坠给李公子送去吧。”黄奇实在看不出什么名堂,便挥手召来站在远处随时等着召唤的侍从,吩咐道。

    他还是等下直接从李子峰他们那里寻求答案算了。

    侍从从他手中接过吊坠,便向着楼梯处走去。

    “嗯?”那名侍从却是向着楼梯下方走去,并没有按他所交待的那样,通知李子峰来拿回吊坠。

    黄奇微微皱起了眉头,难道是此人见财起意,所以想直接带着玉坠溜走?

    他正准备起身喊护卫前去拦住那名侍从,却一下子就愣住了。

    黄奇将手伸进自己的怀内,一件系着红绳的吊坠就被他从怀中缓缓拖了出来。

    吊坠在他的面前来回摇晃,样式与刚刚那件分毫不差,完全一样。

    “咦?”楼南琴看到他手上的吊坠后,惊讶道:“这不是李子峰的玉坠吗?他对这个玉坠宝贝的很,向来不离身,现在怎么到了公子手里?”

    言语间,竟似完全不记得刚刚她从地上捡了个一模一样的吊坠。

    那名离开的侍从也很快走了过来,手上还拿着一个果盘,他走到近前将果盘放下后恭声道:“公子,您要的水果。”随后再次退到了一边。

    黄奇望着果盘上被切好的新鲜水果,再望向还在他手上不断摇晃的吊坠,嘴角慢慢勾起了一个弧度:

    “有意思...”